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相约比试
    一旁的侍女连忙扶起朝颜玉,又小心地喂了朝颜玉一颗丹药,丹药入腹,朝颜玉煞白无人色的脸缓了几分,透出正常的血色,此时正被两名侍女慢慢从地上抬了起来。

    朝颜玉撑着侍女的身子,挽好的发髻散了大半,乱蓬蓬的,嘴角带着血迹,半边脸肿的像包子一样。

    朝颜玉内伤好了些,撑着身子,半边完好的脸时红时白,对着凤倾绝,眼睛瞪大,还未缓过神来:“凤倾绝,我可是朝凤国公主,你竟然为了这一个卑贱的女人出手伤我?”

    朝颜玉声音尖锐到了极致,嗓子里还带了些震破喉咙的嘶哑。

    凤倾绝听见了“卑贱”二字,心中又是一股怒气翻涌,冷眸狠厉,大掌轻动,眼看又要再次挥出。

    “等等。”夏清和清冷的声音传来。凤倾绝抬起的大掌一顿,众人看着夏清和。

    “我的事还是不劳烦凤三公子插手了。”夏清和先对凤倾绝说了一句。

    围观的百里卿眉头高挑,有凤三公子为她亲自出面撑腰,换做别的女人恐怕早就欣喜若狂了,没想到这夏清和却眉目淡淡,不但没有欣喜若狂,反而还让凤三公子不要插手此事,真是稀奇。

    同时,百里卿也有些看好戏的意味,毕竟凤三公子如此好意却被人拒绝,依照凤三公子乖戾的脾性,恐怕不会放过夏清和。

    至于萧封辞则是眉目清淡,如同蒙了层薄薄的烟雨水雾,让旁人看不清内心所想,只觉平和悠远。

    祁云则此时微微挡住夏清和几分,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中却为夏清和的行为捏了把汗,生怕凤倾绝恼羞成怒下动起手来。

    凤倾绝皱了皱眉,朝着夏清和走了夏清和几步,接着——下面的一幕让众人大吃一惊。

    只见,凤倾绝方才的冷肃霸道全然不见,嘴里甚至带了些熟稔埋怨:“小清儿,我这是在替你出气。”

    百里卿的身子几不可见的晃了一下,就连一向最淡然清雅的萧封辞嘴角都是轻抽。

    “小清儿?”众人腹诽。

    凤三公子什么时候这么肉麻了?还有,这个称呼,凤三公子这个七尺男儿竟然说的如此自然,没有一起丝违和感。

    相比于众人的无语,夏清和倒是平静的很,毕竟叫得多了,她已经免疫了这个称呼。

    对着凤倾绝,夏清和语气清淡:“相比于别人替我出气,我更喜欢自己动手。”

    这句话清清淡淡的,可偏偏一出口,便给人一种心底发寒,毛骨悚然之感。

    听了此话,凤倾绝乐了,“好好,就知道小清儿你不是个能忍让的,不过……。”凤倾绝话锋一转,“小清儿自己动手可以,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别人。”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起了心思,难不成凤倾绝和夏清和两人有什么关系?

    夏清和听着这皮厚无耻的话,倒是晃了晃神,无端端地,她想到了顾君华。

    试炼之地里,午后金黄的阳光漫洒,顾君华挺拔高大的身子晕着细碎柔和的阳光,如同寒涧水般的身音荡着暖意:“清儿,我不是别人。”

    “呵。”朝颜玉的嗤笑声传来。

    夏清和飘远的神思被拉回,下意识的蹙了蹙眉,方才她怎么会想到顾君华?

    朝颜玉冷冷一笑,半肿的面庞显得可笑无比,“你算什么东西,还妄想自己出手,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夏清和轻扯嘴角,“那颜玉公主可要看清楚了。”

    朝颜玉正了正身子,昂着头,高傲道:“既然你如此笃定,本公主就给你一个机会。”

    夏清和看着朝颜玉,静静等着她的下文。

    朝颜玉趾高气扬,“你我比试一场如何?”夏清和接话,“比什么?”

    朝颜玉自得一笑,如同一只开屏的孔雀:“就比炼丹。”

    众人闻言,心中不屑,比炼丹?谁人不知朝凤国颜玉公主最精炼丹,两年前便已是一名二品炼丹师,后来更是因炼丹天赋被收入仙云宗,可以说,云荒中与朝颜玉年纪相差无几的炼丹师,炼丹之术都比不上朝颜玉。

    如今朝颜玉要和夏清和比炼丹,只能说一句无耻了。

    在场的几位男子,看了看夏清和,除了祁云则之外,心中已经预想到夏清和会断然拒绝了。

    “谁人不知你炼丹……”凤倾绝的声音响起。

    “好。”清越的女声传来,沉静淡然,不慌不乱,干脆利落。

    凤倾绝嘴边的话一停,众人目光惊异,他们方才听到了什么?夏清和说“好?”

    夏清和难道是被朝颜玉气的神智不清,竟然反应这样的比试?

    在场的男子心中涌起怀疑,就连朝颜玉可是眨了眨眼,她本来还想用激将法逼夏清和就范,没想到夏清和竟然直接答应了。

    还是如此痛快,如此干脆利落的答应?

    祁云则嘴角溢出淡淡的笑,衬的公子如玉,清和的炼丹之术他是知道的,他敢肯定,这局,清和必胜无疑。

    “好,方才你可是应下了此事,在场之人都能作证,你可不能反悔。”朝颜玉扬声,迫不及待中又带了掩饰不住的骄傲喜悦。

    “自然不会反悔,不过若是比试,自然要有彩头。”夏清和依旧是淡淡的神色,身边的祁云则看了夏清和一眼,无奈轻笑,清和的腹黑狡诈他也算了解几分,今日朝颜玉恐怕会大出血了。

    朝颜玉发出一句冷哼,“当然要有彩头,这场比试,你若输了,你的这条命便归我。”

    “若是你输了,我要一千万上品灵石。”夏清和语调森冷。

    朝颜玉又是不屑而笑,“笑话,我会输?”说罢,又看了看夏清和,“既然你如此异想天开,本公主就勉强答应,一千万便一千万。”

    朝颜玉声音低了低,无情嘲笑:“反正,到最后你一个也拿不到。”

    夏清和嘴角划过清浅笑意,不在言语。

    二人几番话下来,便订下了如此豪赌。

    夏清和对着在场几人说道:“各位既然在场,不妨做个见证?”

    祁云则第一个开口,“好,方才之赌,我祁云则为证。”

    话落,凤倾绝和朝久歌也一同开口,为此事做了见证。

    百里卿和萧封辞对看一眼,也应下了。

    这时宫门口,一个太监步履匆匆,看着距宫门口不远的几位贵客,愣了愣快步走了过来,“各位贵人,皇上见各位许久未入宫,特派老奴来寻,还请各位贵人入宫。”

    祁云则点点头,他们也耽搁了许久,难怪父皇会着急,转身对着众人说了句:“诸位,随我一同入宫吧。”

    众人点点头,朝久歌吩咐了一声,几位侍女带着朝颜玉先行整理仪容去了。

    李总管这才看到几步外狼狈无比的朝颜玉,心头跳了跳,颜玉公主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祁云则顺着李总管的目光看去,神色不变,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李总管,入宫吧。”

    李总管点点头,压下心中的疑问,领着众人入了宫。众人身后,朝凤国与云耀国的其他几人跟上前去。

    披灵殿,殿头上盘绕着金色的蟠螭,大殿四翼翘起,殿身漆着金粉,棱角分明,远远一观便是大气磅礴,极为恢宏。

    众人入了殿,殿中极为宽敞,四根金色雕龙大柱子耸立,金色饰物随意可见,殿中上首放了一把空荡荡的金椅,整个殿内金壁辉煌。

    这时西泽皇宫最为庄严的一座宫殿,平日里鲜少打开,唯有西泽发生大事之时才会开此殿,以示庄严郑重。

    几人踏入殿中,入眼不是金壁辉煌的饰物,而是两行排列整齐的黑压压的西泽大臣。

    西泽大臣们各各正着衣冠,后背微弯,头颅低下,站成了一条直线,感受到一群人入了殿,微微行了个礼,整个大殿投着一股肃然庄严之感。

    大臣前方,几把黑色大椅静置,祁云则招待了几人入座,至于其余几人则是站在自家主子的身后。

    祁云则坐在右侧,身旁坐了祁云信,凤倾绝,夏清和。对面上首坐了云耀国的百里卿,萧封辞,下首则是坐了朝凤国的朝久歌。

    众人饮着茶水,无人出声,大殿里静悄悄地。

    静等了一会儿,朝颜玉珊珊而至,此时,朝颜玉面上的红肿之色已经完全消退,脸上肌肤白皙细腻,头上乱蓬蓬的发髻变回了原样,身着蜜合色锦妆裙,裙摆绣了几朵莲花瓣,走起路来更显优雅贵气。

    朝久歌看着朝颜玉,随意一指身旁位置,朝颜玉翩然坐下,对这身装扮喜欢的紧。

    落座没多久,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皇帝仪仗至,背后跟着两位护国长老。

    “参见吾皇。”众臣垂首行礼。椅子上的众人纷纷起身,行了一个简单往来的礼节。

    皇帝坐在金色大椅上,“众卿平身。”看了看最跟前的几位人中龙凤,摆了摆手,颇为客套:“云耀国和朝凤国果然人杰地灵,几位皇子公主都是人中龙凤啊。”

    闻言,众人亦是客套了一番。

    大殿看上去一片其乐融融。此时,朝颜玉倒也难得的没有出幺蛾子,只是颇为安静地坐在位上。

    只是,原本只是寒暄客套的话,却有人将话头引到了夏清和身上。

    只见,萧封辞神色淡淡,状似无意的提起宫门外的那一场豪赌。皇上当场愣了愣,心底浮现淡淡担忧,夏小姐的实力他不怀疑,只是朝颜玉背后的仙云宗可是个麻烦。

    殿上文武百官同样也有些担忧,夏小姐此番在试炼之地多次相救他们家中的小辈,他们是知道的,对夏清和也是感激敬佩,可今日却遇到了朝颜玉,这……

    上首,皇上掩饰住心中的担忧,哈哈一笑,四两拨千斤:“她们二人年少气盛难免有些冲动,仙云宗将至,这些事情咋们暂且不谈。”

    萧封辞轻点点头,这一页就此翻过。

    众人又寒暄了几句,接着,李总管俯在皇上耳边,说了几句。

    皇上脸上的客套笑意一收,对着殿中之人朗声说道:“诸位,随我一同去迎接仙云宗。”

    整个大殿瞬间激动起来。

    皇帝率先下了台阶,出了披灵殿,朝外走去。背后数十宫女太监相随。接着祁云则、祁云信、朝久歌、萧封辞……等人一一跟上。

    在其后,诸位大臣和其他两国使臣护卫一同跟上前去,整个队伍浩浩荡荡,威仪尽显。

    行了不远,众人在皇宫正门口停下。

    正门口宽阔的很,地上为坚硬石块铺就的石子路,纤尘不染路旁亦没有装点的绿草红花,只有持矛而立的护卫,整个地方威严大气,让肃穆森严。

    时间悄悄过去,一刻钟后,辰时到。

    空中掀起一阵风。夏清和立即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

    只见,湛蓝天空中,一片白色轻羽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白色轻羽此时正逐渐靠近下降。

    “喝——”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心中震骇,仙云宗之人竟然都是自空中而下。

    云荒大陆,相传只有灵尊之上才能御空而飞,今日才得见,仙云宗有如此飞行法器,能载百数之人,御空千里。

    队伍中,朝颜玉高傲地昂首,看着空中,骄傲至极,这便是她的师门,被万人景仰的仙云宗,

    随着白色轻羽的缓缓降低,仙云宗之人面目越来越清晰,接着,白色轻羽落地,化为了一道流光,隐入不见。

    “喝——”又是一道轻呼声响起。

    三国之人看着仙云宗众人,目光再一次惊讶。

    仙云宗都是一袭白衣飘飘,手中都是拿了把长剑,男潇洒女娇俏,极为养眼。

    为首的是仙云宗掌门,自号临渡,一头鹤发,面上却是童颜,看上去仙风道骨。

    掌门身后站了三位长老,分别是负责修灵院、驭兽院、药院弟子们的教习长老。

    一掌门,三长老实力都是内敛深沉,看不出修为,但无形之中的压迫却是深而重。

    三位长老身后,一男子格外出众。

    男子没有穿着仙云宗的统一宗服,而是身着了一件云白衣裳,衣裳领口处绣着红色纹路,看上去精致而高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