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宫门变故
    两方人队伍里都是赤金车马,极为庞大,朝久歌看了看只能容纳一个队伍的街道,抬了抬手,“云耀先行。”

    萧封辞点点头,也不推却,云耀为云荒第一国,自然要先行。

    转了身,踏上了赤金绣云纹马车,车夫驾着马,朝皇宫方向而去。

    等到云耀国浩浩荡荡的队伍都开始出发时,朝凤国的威仪也跟随而去。

    三皇子府邸内,孤狼待在暗处,怔忪着眼,心底迷茫,昨日从主子那离开后,他就明白了,主子一定是知道了他的身世。

    恐怕从那一日皇宫夜宴开始主子就察觉到了什么,孤狼自嘲的笑了笑,主子那么聪慧,即使他在夜宴上百般掩饰,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未看向那一家人,主子也依旧会感受出了不对劲儿。

    孤狼神思恍惚,想着昨日主子的话,有仇必报,无需隐忍。

    垂在两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是啊,他是该报仇了,凭什么那一家人现在春风得意,美满幸福,他却要一个人独自饮恨,他们于他,不过是仇人而已,早已无需顾念什么血缘亲情。

    孤狼迷惘的眸子顿时清醒,如同一道闪电劈过,劈散了迷惘怔忡,回归了一片清明。

    紧抿着唇,孤狼面上浮现出一道坚定之色,踏步去找夏清和了。

    来到夏清和的房前,用指敲了敲门,“进。”清冷的女声传来。

    孤狼推开门,快步走到夏清和面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拱了拱手,语气决绝:“主子,您说的对,有仇必报,有仇快报,无需隐忍,无需顾虑。”

    夏清和见此,勾起嘴角,孤狼果然没让她失望:“看来你是想清楚了。”

    孤狼点点头,“孤狼想清楚了。”

    夏清和意味深长地道:“若是以后有棘手之事,尽管开口,毕竟你不是外人。”

    孤狼心一暖,“好。”

    主子面上冷心冷情,可只有了解她,才会明白,主子性子是十足十的护短,会为自己人讨回公道,会为真心为他们着想。

    此生,他孤狼能遇到这样一个主子,何其有幸。

    孤狼一向冰冷的面上浮现动容之色,夏清和看了,无奈轻笑,站起身,“今日仙云宗会来,我要随云则一同入宫,此番你不宜去,就待在这儿吧。”

    孤狼颔首。

    今日非同寻常,闲杂人不得入宫,他是知道的。

    站起身,孤狼出了房门。

    夏清和亦要出门,刚走了一步,便停下步子,看了看自己身上这身素白的衣裙,今日仙云宗来京,这身素白衣裙虽没有什么不好,但一身白,太过随意,到时落人口舌,给西泽皇室添麻烦就不太好了。

    想着,夏清和折回去,顺手拿了一件青色的对襟长裙换上,这身衣裙也是素雅的紧,素白底裙,上面绣了朵朵绿萼梅,看上去少了几分随意,行走间多了分飘逸潇洒。

    出了门,夏清和正打算去寻祁云则,沿着石子路走着,尽头,一个转角处,夏清和稍微移了移脚,正打算转身,这时祁云则突然出现。

    祁云则看着突然出现的夏清和,眸中闪过惊艳之色,路两旁,常青的矮树中簇拥着朵朵灼灼的艳色之花,然而,比花中艳色更美的是路旁乍然出现的清丽女子。

    夏清和乌发如云,头上三千青丝仅有一根碧玉簪子束着,面上不施粉黛,肤如凝脂,一点朱唇成了面上最艳的一抹色,白底绿萼梅的裙子不显随意,更添风流,一双清澈通透的眼,无波无澜,天姿国色的面上初绽风华。

    如今只是随意的站在此处,便是眉眼清丽,般般入画,路边翠绿青树灼灼艳花是画,如厮美人,亦是画。

    祁云则愣了几息。

    “云则。”夏清和唤了一句。

    祁云则从惊艳中醒来,看着夏清和清丽的脸,有些尴尬,轻咳了一下,耳根处晕染了朵朵红云,“清和,我刚想去找你,没想着在这儿遇到了你。”

    “入宫?”夏清和问道。

    “对,是时候入宫了。”

    夏清和点头,二人朝着大门走去。

    大门前,管家已经备好了马车,二人一同坐上了车,马车上,祁云则方才的尴尬散去,开口道:“清和,今日云耀、朝凤也会到来,到时同我们西泽一起来等候仙云宗。”

    夏清和颔首。

    祁云则有些不放心,继续说道:“其他人倒好说,不过这颜玉公主听说是个不好相与的,到时若起了冲突,我也知道清和你不是能容忍的性子,不过还是忍让一些较好。”

    夏清和眸子看向祁云则,祁云则叹了口气,“若颜玉公主也只是个公主倒也不足为惧,只是这朝颜玉还是仙云宗长老的入室弟子,不得不忍让三分。”

    夏清和扬眉,“仙云宗势力就如此可怕?”

    祁云则声音低了几分:“父皇曾私下说过,仙云宗势力深不可测,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夏清和眸光轻闪,此话倒是颇有深意。

    祁云则声音越发低了:“若只是个大宗,即便里面人才辈出,高手如云又如何?三国合力,集云荒之力,汇天下枭雄,虽然困难,但将仙云宗连根拔起也绝非不可能。”

    夏清和眸中深深,可偏偏仙云宗没有被三国剿灭,还屹立上千年,如此看来,这其中定有隐秘。

    祁云则轻声说道:“父皇曾无意说过,仙云宗的根基极深,合三国之力,不能动摇半分。”

    闻言,夏清和玉手轻点,垂下眼睫,挡住眸中翻涌的神色。

    合三国之力,不能动摇半分?

    那是何等的背景,何等的实力?

    马车中陷入沉默。

    三皇子府邸距皇宫不远,行了一刻钟,马车在宫门口停下。

    掀了车帘,祁云则最先跳下马车,转身,祁云则刚想扶夏清和下马车,那边,正对宫门口的一条平坦的正道上,脚步声夹杂着马车轱辘的声响传了过来。

    祁云则抬头一看,云耀国率先而来,队伍后,隐隐还有朝凤国队伍的身影。

    此时,夏清和从马车上一跃而下,转头看向声响处。

    行走的声响越来越近,到了宫门口,前方的护卫停下脚步,马夫拽了拽缰绳,中间的三定顶赤金顶雕云纹青乾木马车停了,为首的第一辆马车率先撩开车帘,接着马车内跳下来一位男子,男子银色缎面衣袍,袖口处绣着蟒纹。

    云耀国大皇子,百里卿。

    祁云则带着夏清和走了过去,西泽为东道主,他们在此遇到了其他两国之人,自然要寒暄一番。

    马车里,又有一双大手掀开车帘,那双手如玉修长,在日光照耀之下泛着莹莹的光。接着,一人下了马车,那人一袭青色衣袍,看上去极为简朴,可偏偏男子眉目如画,透着江南烟雨的朦胧俊雅,即便是青色的下摆在空中划过一抹随意的弧度,也衬的整个人淡泊雅致,静入沉水又飘逸如风。

    三皇子和夏清和来到了二人身前,祁云则笑颜与二人寒暄几句,接着指了指百里卿:“清和,这是云耀大皇子百里卿。”

    夏清和出声,淡淡地说了句:“幸会。”

    祁云则又指了指萧封辞,“这是云耀丞相萧封辞。”夏清和眸光移向萧封辞,几不可见的打量一下,他便是萧封辞,云荒三杰之一?

    萧封辞也同样打量着夏清和,天姿国色、清冷淡然,萧封辞顿了顿眼神,修为……亦是深藏不露。

    萧封辞心中的好奇越发大了起来,这些天他也见过了不少英才,譬如朝久歌,譬如朝颜玉,譬如现在身前的祁云则,他们这些人,他都能隐约察觉到他们的修为,没想到,如今却看到一个身上毫无半丝灵力波动,修为如此内敛的人。

    “初次见面,幸会。”萧封辞主动开了口。身旁,百里卿抬了抬眼,心中惊讶,萧丞相竟然主动开了口,真稀奇。

    夏清和点点头,“幸会。”

    此时,朝九歌和朝颜玉也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萧封辞和百里卿站的较近,因为位置的原因,二人将祁云则和夏清和挡住了大半。

    身后朝久歌和朝颜玉只看到百里卿和萧封辞面前站了两人,却他们的看不清模样,等走的近了,二人才看清面前是谁。

    此时,二人反应截然不同,朝久歌是淡淡意外,没想到在此恰好碰见了三皇子和夏清和,朝颜玉则是看着夏清和绝色完好的容颜,眼中露出怨毒愤恨之色,她果然没事。

    夏清和感受道这如同刀子的一般的视线,抬眼望去,正好看见朝颜玉眼底**裸的怨毒,夏清和秀眉轻挑,一瞬间便想到了那晚刺杀她的黑衣人,她原本打算让人好好查一查,现在看来,也不用查了,幕后指使之人定然就是这位朝凤国公主,朝颜玉了。

    朝颜玉见夏清和看来,心头先是一惊,后来也不收敛自己的情绪,眼里带着明晃晃的恶毒之色,不屑地看向夏清和。

    夏清和淡淡的眸子对上,虽是淡淡眸子深处却是一片幽深,看得朝颜玉背后陡然一寒。

    在场都是观察入微,心思缜密之人,自然察觉到了夏清和与朝颜玉之间的暗波汹涌,祁云则眉心微拧,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没想到摄政王和颜玉公主也在。”

    说完,祁云则继续说道:“在下祁云则”接着指了指夏清和,对着四人说道:“这是夏清和,夏小姐。”

    “呵。”朝颜玉口中发出一声轻嗤,“夏小姐?不知这位夏小姐是个什么身份?”

    众人视线移到朝颜玉身上,朝颜玉随意的拂了拂衣袖,高傲而轻蔑:“若不是个公主娘娘什么的,那就自觉些,好好跪地行个礼。”

    此话一出,朝久歌眉头一皱,朝颜玉此番行为有些过了,至于百里卿和萧封辞倒是冷眼旁观,没有插手之意,甚至于,萧封辞冷眼旁观之中还带了一丝兴趣。

    祁云则有些愠怒,“清和她……”

    “呦——,好热闹啊。”一道雌雄莫辨的男声传来,带着看好戏意味的同时又带了丝不易察觉的愤怒。

    四人纷纷看向声远处,只见,平坦纤尘不染的宽敞路上,由八个车夫抬起的大红色的华丽轿子格外的显眼,接着一阵风吹过,嫣红的轿帘被吹来,红轿子里飞出一个妖孽的红衣男子。

    男子红衣飘飘,眨眼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朝久歌看着男子面上的金色华丽面具,“凤三公子?”凤倾绝勾唇一笑,艳色绝伦,“不错,我就是凤三公子。”

    这倒是热闹了。

    祁云则、萧封辞、朝久歌、大皇子百里卿,颜玉公主朝颜玉,夏清和齐齐聚此,现在又来个性情乖戾,阴晴不定的凤三公子,这皇家宫门,热闹的紧。

    凤三公子一身妖魅红衣,黑曜石般的细长双眼上扬,妖冶自成,对着朝颜玉说道:“方才你在说什么?”

    朝颜玉也是知道这凤三公子阴晴不定的性子的,是以,回了一句:“我方才只是让尊卑不分的人跪下,好好反省反省而已。”

    话音刚落,凤三公子双眸浮现一抹冷意,接着毫无征兆的甩手,对着朝颜玉挥出一道灵力。

    “啊——”朝颜玉瞬间倒飞出去,摔出了几步远,口中喷出鲜血。

    众人被这场变故惊呆了。就连夏清和也是闪了闪眸,看了看凤倾绝,有些意外。

    “凤三公子这是何意?”朝久歌冷下脸,凤倾绝的动作太突然,他毫无防备,方才没有阻拦下来,现在必须要好好追究一番,否则,他朝凤国的颜面往哪搁?

    岂料,朝久歌是一脸严肃,凤倾绝却连个眼神都未给他,只见,凤倾绝看着远处正躺在地上呻吟着的朝颜玉,斜飞入鬓地眉毛扬起,妖冶的红唇吐出一句霸气轻蔑的话:“你且记着,夏清和可不是你能欺辱的,今日我打便打了,若再有下次……。”

    凤倾绝冷笑森森,“你的这条命也别要了。”

    宫门陷入一片寂静,众人心中讶然,一是没想到凤三公子竟然如此在乎夏清和,二是没想到凤三公子说出手就出手,毫不顾忌朝颜玉背后的仙云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