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入京 何方势力云动
    这一兴奋,众人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夏清和靠在树下,闭目养神,气息清冷,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

    一片窃窃私语声中,突然有个少年抬头看向夏清和:“老……”“大”字还未吐出,少年急忙认识到自己的口误,舌头一转,“夏小姐,我们追随您的事,您有何想法?觉得我们哪个能入眼?”

    夏清和睁开眼,目光轻扫,看到周围的少年们各各都是眼神晶亮,眼中带着渴望期待之色,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在观看几日。”

    听了此话,众人眼神虽有失望,但也心里也清楚,试炼之地的这几日,夏姑娘与他们鲜少待在一处,对他们了解还不够深入,现在不能下决断也是常理之中。

    方才那位少年开了个头,当下,又有一个姑娘问道:“夏姐姐,您现在是几品炼丹师啊?”

    夏清和会炼丹的事他们在当初中瘴毒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只是那时太过慌乱,后来又没有一个好时机,众人就一直把心底的好奇压了下去,如今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们当然要好好问一问。

    夏清和也不隐瞒,“三品炼丹师。”

    “喝——”众人倒吸了口凉气,三品丹师!

    他们没听错吧?

    云荒大陆上,三品丹师屈指可数,他们的老大竟然是三品丹师?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即便他们早就猜测,也知道自己老大炼丹手法娴熟,能解瘴毒和绿藤食人虫的毒液,可他们也仅仅估计老大是个二品炼丹师。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超过二品,是一位三品炼丹师。

    众人心底的惊讶不断扩大,可看着夏清和那张淡然随意的脸,心头苦笑道,姑奶奶,这可是三品炼丹师,不是大白菜,您能不能不要这么随意不在乎。

    众人心中感叹,又左右扭头看了看同伴脸上合不上的下巴,心下稍稍安慰,看来大家都一样,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自家老大那样的,是妖孽!

    想到这,众人心中平衡的同时,又暗暗叹息几次,恐怕这就是自己与他们老大之间的差距吧。

    “清和丫头啊,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三品炼丹师,真是不得了啊。”白老捋了捋自己的长胡子,脸上既高兴又感叹。

    未等夏清和回答,有一个少年接过话,语气莫名带了五分骄傲,“那可不,夏小姐自然是顶厉害的。”

    少年身旁,一个绿袍男子抬起手,啪地一声打在了说话少年的头上,“这还用你说,咋们夏小姐可是咱们未来的老大,当然厉害了。”男子说完又撇了撇嘴角,“在厉害也是夏小姐厉害,你骄傲个什么劲儿。”

    此话一出,众人默默抽了抽嘴角,你让别人不要骄傲,可你这语气也是骄傲的很啊。

    一片无语中,又有人感叹,大声道:“我算是知道了,那个朝凤国公主朝颜玉算什么,夏姑娘才是真正的绝世天才。”

    “没错,这话说的没错。”众人附和,他们以前觉得朝颜玉天赋高的很,如今看来,根本比不上他们老大,不但比不上他们老大还四处显摆,真是虚荣的很。

    一片喧闹声中,白老三人对看了一眼,接着,吴老咳了咳嗓子,“清和啊。”

    夏清和听见这声话,秀眉一挑,吴老这语气,听着怎么有些怪异呢。

    吴老看着夏清和,语气真挚又带了几分诱导:“清和啊,我相信你也知道,咋们西泽国前两次三国大比,比赛结果可都是不尽人意啊。”

    夏清和点点头,心中有些明白了吴老的意图。

    吴老继续道:“所以此次咋们西泽,定然要在三国大比中获得的一个好名次,不说第一,第二起码是要能拿到的,否则的话,咋们西泽可就在云荒三国里真正抬不起头了啊。”

    说到这,众人沉寂下来,心中有些发堵,他们西泽国已经输了两次,此次西泽输不起,也不能输下去了!

    吴老脸上也有些难受:“清和丫头,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你这次能不能代表西泽参加三国大比?”

    说到最后,吴老言辞越发恳切下来,接着吴老站起身,目光凝视住夏清和,“你若能参加,你要什么,我们西泽定会竭尽所能帮你拿到。”

    吴老的眼中真挚又带着丝不确定,众人也看向夏清和,眸中期待无比,老大若是能参加大比,他们西泽的胜算可就多了三成啊。

    夏清和站起身,嘴角绽开一抹笑,语气带了几分轻松,“吴老言重了,我身为西泽之人,自然会参加三国大比,此事我早有意向,根本不用吴老费心开口的。”

    吴老听了此话顿时喜笑颜开,哈哈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是我多想了。”

    “哈哈。”吴老又是一笑,接着,白老和孙老也开怀大笑,众人也跟着笑出声来,面带愉悦之色。

    看着夏清和,心中自豪,腹诽道:吴老的确是多想了,他们的老大,他们所要追随的人,定然是个心中系国,为国着想的人,参加大比是一定的,根本不用吴老多此一举。

    喧闹过后,众人起了困意,纷纷睡下。

    夜,又恢复了宁静。

    翌日一早,众人精神饱满的醒来,今日他们便要回到京城了。

    “出发。”白老朗声道。

    踏着朝阳,伴着清晨树枝上未干的露水,众人怀揣着好心情,出发了,行了十几里路后,众人踏出森林的最后一抹绿地,发出阵阵欢呼声,“我们出了末霄之森了。”

    白老面上染笑,摇了摇头,看着众人的笑脸:“走吧,走过这一段小路,咋们就能到京城了。”

    “好!”众人高声应了一句。

    此时,隐藏在暗处的几批人马确认了众人的身份后,运起身形,快速奔向京城,将消息传回自己的主子。

    京城里,皇宫御书房、四皇子府邸、驿馆中云耀国住处、朝凤国住处、包括风云拍卖行、千叶赌坊,都一一收到了几日回京的消息。

    皇宫中,皇帝大手一挥,“小李子,即刻出宫,叫上四皇子,御林军,文武官员,随朕一起去迎接我西泽的勇士。”

    驿馆云耀国丞相房间内,一位青衣男子如玉修长的两指捏着墨棋,周身气质平和,眉眼如画里透着江南烟雨的朦胧雅致,看上去不似谪仙,反而似超脱红尘外的淡泊清雅之人,似乎不在意凡尘任何俗事,心如止水,万物皆不入眼。

    谁能想象,云耀国百官之首的萧封辞,看上去没有丝毫官场之人的狡诈如狐,反而是如此淡然平和的人。

    萧封辞眸子轻垂,听了探子地汇报,如玉修长的两指将墨棋轻轻放下,站起身,出了门。

    朝凤国房间内,摄政王朝久歌坐在黑色雕花大椅上,眉目冷峻,霸气天成,同样站起身,出了门。

    西泽少年们从试炼之地回来,他们自然要看看这次西泽国的实力,此时便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千叶赌坊,“主子,夏小姐出了末霄之森,此时正朝着京城而来。”

    榻上慵懒地男子瞬间张开双眸,嫣红的唇一勾,透露出欣喜,从榻上起身,妖红的裙摆在空中划过一抹艳艳的弧度,凤倾绝语气带笑:“走,去看看这狠心的小清儿。”

    风云拍卖行内,月半潋同样收到了消息,语意妖娆,又带了几分佯怒埋怨:“主子这个甩手掌柜可算是回来了。”

    不过,话虽是这样说,月半潋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起身出了风云拍卖行,朝着清韵楼而去。

    清韵楼,京城数一数二的酒楼,贵客云集,大堂内日日客满,今日,常年封闭的清韵楼顶楼几个房间内,却一一入住了贵客。

    这些个贵客不是别人,正是云耀国丞相萧封辞、大皇子百里卿,朝凤国摄政王朝久歌、公主朝颜玉,凤三公子凤倾绝以及风云拍卖行明面上的管事月半潋。

    可以说,西泽京城中的顶级权贵都汇聚于此了。

    凤倾绝房间内,一把大椅放在窗边,凤倾绝神态慵懒地靠在椅子上,一双长眸懒懒,偶尔地流转一番,便是风流妖艳,妖孽天成。

    此时,凤倾绝抬眸看向窗外,窗外的景象尽收眼底:一条笔直宽敞的大道,路边几个摊贩张开嘴吆喝。

    凤倾绝的眸中闪过一丝不耐,“小清儿怎么还没到。”

    隐在暗中的暗卫抽了抽嘴角,腹诽道:“主子,您这刚坐了片刻,怎么就着急起来,夏小姐她们还没有那么快呢。”

    而此时,被凤倾绝念叨着的夏清和,跟着众人来到了城门口。

    城门口,两旁黑甲士兵持盾而立,皇家独有的明黄旗帜扬起,两排鼓手抡起胳膊,鼓手点点,奏出激昂的乐声,祁苍立于马上,右侧四皇子负手而立,文武百官立在其后。

    圣上亲临,百官相迎,鼓声喧响,声势浩荡。

    如此殊荣,也仅有这些少年勇士们才能有了。

    夏清和一行到了城门口,众位少年行礼,齐声道:“我等不负圣上所望,进末霄,入试炼,历经磨炼,平安归来。”

    皇帝从马上跃下,看到少年身前,亲自扶他们起身,口中感叹“甚好,甚好,你们都是我西泽的勇士。”

    “我们不敢当。”众人齐声答。

    皇帝大笑出声,转头看着身后的文武官员,“你们的这些儿子,一个个可都谦虚的很啊。”

    文武官员垂着头,面上挂着自豪的笑意。

    “走,迎我西泽勇士入京!”皇帝喊了一句,声音震天。

    皇帝跃上马,接着,数匹天银踏空马来到少年身上,少年们对看一眼,眸中灼亮,意气风发,一个个翻身上马。

    皇帝驾着马走在前方,几十位少年驾着高头大马,跟在身后,背后,文武官员紧随,两旁,黑甲御林军一路保护。

    皇家威仪,尽显于此。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在京城大道上,路旁,百姓瞻仰,尊敬以待,少年们意气风发,心中激动亢奋。

    “这便是我西泽的勇士栋梁啊。”一个人感叹道,进群秀比,入试炼,避过重重危险,平安归来,无论是哪一样,都值得他们称赞。

    一行人渐渐行至了清韵楼下,此时,四位房间里的贵人都齐齐垂眼,目光扫视着那几十位少年。

    天银踏空马上,夏清和敏锐地察觉到四道视线齐齐扫过队伍,接着都在自己的身上停下。

    感受到其中最炽热的一道目光,夏清和抬头看向清韵楼顶楼窗边。

    入眼,一个妖眸漾着笑意,身上锦绣着曼珠沙华的锦红色衣袍,衬的妖艳无双。

    是他?凤倾绝?

    顶楼中,凤倾绝见夏清和看过来,唇边笑意越发扩大,模拟出口型,无声道:“小清儿。”

    夏清和扶额,颇感无奈,没去管凤倾绝,而是看着清韵楼顶楼的其他三个窗边,心中思忖,方才有四道视线,除去凤倾绝那道,其他三道又是谁呢?

    顶楼中间的一个房间中,出尘雅致的萧封辞想着刚刚的一幕,心中惊异,那女子好敏锐的感知力,他打量的如此隐晦,竟然一瞬间就被她发现了。

    而且……,萧封辞眯起眼,他打量的那一瞬间,也没有看清那女子的修为,难道说,她实力在他之上?

    生平第一次,萧封辞如同止水的心泛起波澜,心中涌起了好奇,“去,查查那女子的来历。”

    对面的大皇子百里卿见此,问道:“怎么了?”

    萧封辞敛着眸:“此次西泽人选,有些异样之处。”

    百里卿微惊,此次西泽情况竟然不同以往?

    另一个房间内,朝久歌亦是垂眸深思,那女子…恐怕不一般。

    “来人,去查查她。”

    二人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与二人不同的是,窗边的另一人朝颜玉则是面色阴沉,她朝颜玉能笑傲云荒大半女子甚至男子,靠的就是自己的美貌与天赋。

    可方才她看到什么?竟然有人比她还要美?这不可能!

    仅仅是一眼而已,朝颜玉就已妒火腾腾,心中的毒蛇正吐着红信,欲要人命。

    朝颜玉涂着藕荷色的指甲伸出,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这等美貌不知毁了,还美不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