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接受传承
    暗色宫殿常年没有光亮,一行人举着夜明珠来到了宫殿的一角。

    东北角是一处空地,天空湛蓝,飘着白云,周围景物和皇宫禁苑差不多,脚下也不同于宫殿里坚硬粗糙的石面,而是一粒一粒的鹅卵石铺就而成的石子路,小石子路旁,是松软芬芳的泥土,地上,亭台水榭错落有致,拐角处,一座假山挺立,假山顶上几条长蔓攀爬上去,为灰扑扑的假山添了几分绿意。

    众人来到这儿,看到头顶湛蓝的天空,兴奋起来,“我们这是出去了?”

    白老四处打量着,看到高大耸立的宫墙,分析道:“我们应该还在这里面,去那边看看,能不能翻墙出去。”

    说着,白老用手指了指尚有一些距离的路旁的宫墙,跟在白老身后的一群人迫不及待地点点头,这几日他们都快被这鬼宫殿逼疯了,幽黑诡谲不说,还时不时的发生一些奇异的事,阵法,食人花,灵兽攻击,都被他们遇见了。

    现在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灰扑扑的,整个人风尘仆仆,身心皆疲,没有多余的精力了。

    众人跟着白老来到宫墙处,白老站定,气息一沉,整个人腾空而起,霎时飞到三米高的宫墙上,白老抬眼向前看去,顿时眉头紧锁。

    宫墙外,不是他们所预想的正常试炼之地的风景,而是一层层黑压压宏伟巍峨的宫殿。

    白老落地,看着这一群颇为期待的脸,冷静说道:“宫墙外还是宫殿,我们出不去。”一行人两色瞬间就跨了下来,生平第一次,他们体会到宫闱深深的含义。“

    ”唉,“顿时有人唉声叹气起来,整个队伍愁云惨淡。

    白老见此,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开口训斥,走了一路,他们如今失望泄气也是正常,好好发泄一次,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原地休整一番,明日我们在上路。“白老发了话。

    听见此话,一行人稍微放松下来,寻了一处地儿,坐在地上。

    同样在暗色宫殿的另一人,夏清和则是凝神听着那位鹤发老人的话。

    鹤发老人苍老的声音响在这个空旷的殿内,语中颇有沧桑喟叹之感,慢慢回忆道:”我生在西泽皇室,是皇后的嫡二子,身边兄弟众多,上头还有一个嫡亲哥哥,我出生时那些哥哥们很亲近我。

    “可是后来,一切都开始悄然变化,我渐渐长大了,我的修炼天赋也逐渐展露,世人都说我是云荒第一天才,就是那个时候,我的那些兄弟们却开始渐渐疏远我了。”

    老人的声音继续响起,“那时候,我难过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天真的想,是不是隐藏了天赋,那些兄弟们就还愿意继续和我亲近?我这样想着,后来慢慢隐藏了天赋。”

    “几年过去了,曾经的云荒第一天才早就泯然众人,天赋一般,修为寻常。可我那些兄弟依旧没有亲近我,明里暗里斗个不停,从父皇春秋鼎盛之时斗到了父皇年迈,一斗斗了几十年。”

    “这几十年,我也想明白了许多事情,厌倦了尔虞我诈的生活,所以,在夺嫡的关键时刻,我决定,放弃西泽二皇子的身份,去看看西泽,去踏遍云荒。”

    “我向母后辞别,母后那时正忙着替皇兄拉拢人才,没有理会我这个早已泯然众人的第一天才,于是,我用金蝉脱壳之计,离开了皇宫。”

    听到这儿,夏清和静静开口,“后来呢?”

    鹤发老人笑了笑,“后来我游历云荒,得到了一个大机缘,实力突飞猛进,一举突破了灵王。”

    夏清和眉心微动,灵王?云荒大陆的最高境界。

    “突破灵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踏入了那片大陆……”老人眼神飘远,“踏入那片大陆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强者云集,什么叫作真正的修炼圣地。”

    “我燃起了斗志,在那片大陆摸爬滚打,几年后,我遇到了月儿,那片大陆,三阶九域,八大家族,十二宗门,而她便是八大家族中的水家家主之女,水心月。

    ”月儿她温柔善良,我们逐渐相爱,后来,我们欲成婚之际,月儿父亲发现我们的恋情,震怒不已,整个水家都在反对这门亲事。“

    老人苦涩一笑,”那时我实力虽然不差,但是毫无背景,水家自然不同意将她嫁给我。“

    夏清和接过话,”后来亲事没成?“

    老人一笑,”成了,我和月儿与水家抗争了一年,后来水家虽然依旧不满,但还是同意把月儿嫁给我。“

    说到这,老人满面笑容苦涩起来,”我和月儿本来应该幸福生活下去,可偏偏因为一件事,水家招来了祸端。“

    夏清和声音平静,”何事?“

    老人说了许多,声音有些虚弱,将视线移向墙角处,声音低缓,”孩子,西南墙角下有个木盒,你去取来。“

    夏清和站起,来到西南墙角处,坚硬锋利石头铺就的地面,毫无缝隙,整个地面宛如一块整体。

    夏清和手掌蓄力,一道灵力从掌心破出,”嘭——“墙角坚硬的地面被灵力震成一块块碎石,胡乱堆在地面上。

    夏清和拨开乱石,内里,显现处一角漆黑,夏清和伸出手,捏住那黑色的一角,一整块黑色木盒被夏清和拿了出来。

    拿着木盒,夏清和来到了老人的神念虚影前,老人缓缓道:”打开它。“

    ”啪——“,夏清和手中使力,打开了木盒,漆黑的木盒里,放着一块形状奇怪的帛纸,上面隐隐有着灵力波动。

    夏清和凝神看去,入眼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纹路,还未细看,夏清和神识震荡一瞬,脑中刺痛,霍然转过头去。

    这时,夏清和猛然想起,青山镇倚宝节上,自己曾买下一个锈色小壶,壶中亦藏着一块同样的帛纸!只不过那时她不清楚帛纸为何物,便放在了空间中,时隔已久,没想到今日会在此处看到又帛纸。

    夏清和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却依旧不露声色。

    合上木盒,看向老人。

    老人看着这木盒,眼里悲痛,”就是这帛纸为水家招来了祸患。“

    ”这帛纸是我外出时偶然得到的,当初见它上面有灵力波动,觉得不凡,便留了下来,起初我收了这帛纸,过了一段安稳的时间,后来有人开始暗中针对起水家来,水家更是连续几次招窃。“

    ”一开始我还不明白,以为只是水家对手做的无耻之事,后来岳父让下令彻查,可奇怪的是,我水家居然查不到丝毫蛛丝马迹,岳父渐渐觉得不对,觉得此事背后就像有一只无形的黑手一样。

    “水家开始警戒起来,我们过了一段安稳时间,只是好景不长,背后之人开始行动起来,水家势力受到攻击,整个水家风雨飘摇。”

    “危机之时,岳父派我外出彻查,我过了许久也没弄清,到底是谁人在背后要害了我水家,直到那一日,我在山中行走之时,突然有人从后窜出,直袭我的命门。”

    “我与他激战许久,两败俱伤,最后我们在打斗之时,无意中预见空间乱流,我们二人被席卷到了云荒大陆。”

    “来到云荒大陆后,他依旧不肯放过我,继续想要取我的命,最后关头,我佯装重伤,这才从他嘴里套出来他们针对水家的原因。”

    老人面容悲戚,似有悔恨,“原来,他们针对水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我偶然得到的那块帛纸。”

    一块帛纸,害了水家满门!

    老人悔怒交加。

    夏清和略有感触,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块偶然得到的帛纸,竟也引发了一场祸患。

    老人心情渐渐平复,继续说道:“得到答案后,我拼尽心力将他灭于掌下,后来在耗尽心血开辟了这片空间。”

    “开辟这空间,一来是念着我曾是西泽皇子,开辟此处,只要是借助西泽皇室独有的蟠螭之力,就能打开空间,提升修为。”

    “这二来……”老人激动起来,眼中带着凶光,模样有几分癫狂,“二来,是因为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因为我,整个水家风雨飘摇,数千人无辜枉死!这笔账,我要一一讨回来!”

    老人抬眼,看着夏清和,眸中露出希望,口中激动:“数千年来,无数人掉进这里,可唯有你,一路安然无恙,收服了圆月中的圣兽,来到了这里,你便是我的救星!”

    夏清和眉头一蹙,神色冷淡了几分,“你这是何意?”

    老人面上浮现哀求之色,“我开辟这片空间,留下这缕神念,就是希望找到一个传承之人,传承我的毕生灵力修为和其他一切财富。”

    “然后,好替水家报仇?”夏清和接过话,面上倒无嘲讽之色。你情我愿,拿了别人东西,替别人办事,没有什么好不屑嘲讽的。

    老人点点头,他费了如此大的心血,为的就是报仇!

    夏清和语气如常,“我虽不知道水家势力,但能成为那片大陆的八大家族之一,恐怕势力也不容小觑,水家都对付不了的人,我如何能对付?”

    老人扯出一抹笑,“我信你,能来到这儿的人,定然可以对抗背后之人。”

    夏清和深思起来,老者能开辟这方天地实力定然不弱,若能得到他的传承自然是好处颇多,可相应的,暗害水家的那个的庞然大物也棘手的很,这笔买卖,如何权衡,全看选中人如何权衡了。

    须臾,夏清和垂下的眸子闪过一道流光,说道:“我若是不同意呢?”

    老人嘴脸扯出一抹神秘的弧度,“孩子,你会的,你既然来到了这儿,说明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夏清和一愣,这老人似乎话里有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神秘一笑,不再多言。

    夏清和眸光轻闪,看着老人神秘的模样,应下了,“这件事我答应了,等我去到那片大陆会替水家报仇。”

    夏清和答应此事,不是因为老人神秘的话中意,而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敌人。

    别忘了,背后之人既然能因为帛纸对水家下手,日后,也同样会对她下手,毕竟,她也有一张相似的帛纸。

    既然迟早是敌人,那早点准备,先发制人,总归没错。

    老人望着夏清和,“我全部的传承之力都蕴含在这道神念中,我会处理一切,你只需静神,接受我的传承之力便是。”

    夏清和颔首,盘膝而坐,凝神静气,抱元守一。

    老人见此,神念迸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射向夏清和,夏清和周身笼罩在白光之中,白光蕴含了极为老人一生的灵力,如此猛烈的灌向夏清和,夏清和面色瞬间通红,裸露在外的肌肤更是红通通一片。

    白光依旧在源源不断的灌入到夏清和的体内,夏清和的头顶上,三朵七彩莲花缓缓漂浮,正在慢慢转动着。

    那三朵七彩莲花是传承的象征,有人接受传承之时会自动显现。

    “嗯——。”夏清和额间大滴汗珠滴落下来,嘴里发出一道闷哼,面目痛苦的狰狞起来,四肢百骸被一股股精纯的灵力挤压,整个骨头都仿佛移位重组了一般。

    经脉内,磅礴的灵力不断冲击着经脉,不断扩大,挤压,最后灵力流动的越发缓慢,整个经脉都仿佛被撑破一般。

    夏清和咬着牙,抱元守一,努力控制住体内的灵力,慢慢的化为己用。

    良久,随着神念虚影的越来越淡,白光也暗了不少,夏清和痛苦的神色缓和几分,就在白光越发黯淡之时,夏清和头顶上的三朵七彩莲花霎时往中间靠拢,接着三朵七彩莲花合并成一朵精巧的七彩莲,下降漂浮着落入夏清和头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白光亦是消散。

    传承之事,毕!

    夏清和此时修为暴涨起来——灵宗六品!灵宗七品!灵宗八品!灵宗九品!

    灵宗九品巅峰!

    盘膝而坐的夏清和浑身灵力陡然一沉,接着方才还是灵宗九品巅峰的修为一变,变为了灵宗九品!

    压制实力,以免修为暴涨,而导致根基不稳,这点夏清和向来谨记。

    ------题外话------

    新年快乐哈

    你们的蠢作者给你们码完字,发现自己错亿,蓝瘦香菇

    要你们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