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鹤发老人(二更)
    城门口,两旁士兵肃然而立,祁云信等大臣站在城门下,静静等待。

    日头渐移,已至晌午,被炽热的阳光晒了半晌,祁云信等人面色通红,额角细密的汗水透出。

    众人脸色皆是不虞,朝凤国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今晨便会抵达京城,如今都到了正午却连个人影都没有,他们还在这像个傻子似地等了半晌,这简直就是**裸地下了他们西泽国的面子。

    众人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无人到来,此时,祁云信的脸完全阴沉下来,对着一个侍从招了招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去,到城外看看朝凤国那群人可是路上遇到了什么事,不然怎么晚到了如此久!”

    祁云则面色略有狰狞,将‘如此久’三字咬地格外的重。

    “是。”侍从点头,刚要骑马出城门,就看到城门外不远处,一支队伍浩浩荡荡而来,华美威威严,尽显皇家风仪。

    前后上百只天银踏空马开路,马上皆是坐着黑色轻甲的男子,身形挺拔,衬得整支队伍威武不凡。

    队伍中央,几辆马车极大,马车由万金难求的暗红色乾檀木制成,车上刻着几只翱翔的凤凰,栩栩如生,正是朝凤国的守护神兽。

    队伍很快行驶到了城门口。

    城门下,祁云信面上收敛了几分阴沉之色,带领几人上前几步,刚想说几句,岂料,队伍里的那辆马车内率先传来一道女声,声音如同黄鹂一般婉转动听,不过口中的高傲之气也毕露无疑:“我们行至途中,有事耽搁了一会儿,西泽国素来大度,应该不会介意这些吧。”

    祁云信面色霎时扭曲了一瞬,又很快恢复过来,拳头紧握,面上地笑几乎要维持不住,“自然,我西泽国大度,不会介意这些。”

    那辆马车内,一位女子勾了勾红唇,嘴角划过一道不屑,西泽皇子,也不过如此。

    口中冷淡了几分,“那便好。”

    见状,祁云信眸中闪过一道冷厉,“各位请随我来。”

    说完,转身上马,带着身后的队伍朝着京城驿馆而去,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在京城街道上,路旁,行人驻足停留,口中窃窃私语。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拿着粉红帕子捂脸,指着马车,兴奋道:“这里可是坐着朝凤国摄政王,朝久歌,听说摄政王生的天人之资,脸如刀凿斧劈,举手投足都透着皇家尊贵之风。”

    这是女子的私语声,而男子则是一个个眼冒红心,心神荡漾,三国大比颜玉公主也会来,颜玉公主可算的上是云荒一种年轻女子的翘楚了。

    身份尊贵样貌极美,两年前成为二品炼丹师,后又拜入仙云宗,成为仙云宗长老的入室弟子,这天下的男子大半可都景仰爱慕不已,将颜玉公主奉为心中仙子。

    如今,颜玉公主就坐在马车里,他们如何能不激动。

    京城的人大多兴奋起来,当然,也有极少数保持清醒的,“摄政王朝久歌和颜玉公主都来了,三国大比上,咋们西泽国可是多了两位劲敌。”

    “是啊,他们可不是好对付的。”

    ……

    一路上吵吵闹闹,等到快至驿馆时才安静下来。

    祁云信来到驿馆中,驿馆之人早就做好准备,妥帖地安置好了朝凤国一行人,祁云信见安置妥当,上马向着皇宫而去。

    御书房,祁云信垂首:“父皇,朝凤国一行人已安排妥当。”

    皇上靠在大椅上,语气淡淡,“我听说,朝凤国那些人迟到了许久,害得你们白白等了一上午?”

    祁云信面色不满,“父皇,朝凤国那群人分明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皇上眸色稍冷,“朝凤国这几年却是有些张扬了,不过……”皇上话锋一转,“三国大比在即,云耀国也快到了,仙云宗亦是即将到来,这段时间尽量不要生事,能避则避。”

    “是。”祁云信点点头。

    “父皇,不知白老他们什么时候从试炼之地出来?”祁云信问道。

    说起这试炼之事,按理说祁云信也应当参加,可他早揽了接待两国的事,心中不大愿意去试炼之地,便顺水推舟,没有去参与试炼。

    而如今这样问,也不是担心白老等人的安危,而是害怕一群人待得久了,实力提升太快,他这个西泽皇子落了下风。

    皇上轻飘飘地眼神看了祁云信一眼,“白老他们论日子也快了,估计几天后就能回来。”

    祁云信点了点头,心中有了底。

    京城风云拍卖行内,仆从匆匆而过,近日他们忙了许久,听说到时候等朝凤国,云耀国,仙云宗齐聚京城的时候,月管事会举办一场拍卖会,届时邀请三国一宗和京城权贵们前来参加,到时定会是一场拍卖盛宴,是以,他们这段时间忙的脚不沾地。

    驿馆内,一位女子对着铜镜,那女子柳眉弯弯,肌肤白玉凝脂,腮边略施粉黛,朱唇未点,却嫣红无比,身上蓝衣楚楚,腰间白色衣带紧紧缚住腰身,纤细的腰肢展露无疑。

    女子拿起梳妆台上一支碧色蝴蝶簪,将其插入云鬓中,凭添一分柔美,女子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红唇轻勾,流转的眸子透露出几分自得,浑身自带高傲之色,这副姿色,天下女子,恐怕也唯有自己才有吧。

    这位骄傲自得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朝凤国公主,朝颜玉。

    朝颜玉慢悠悠地起身,“走,随我去摄政王那处看看。”

    朝颜玉穿过几扇门,来到朝九歌房前,室内,“主子,颜玉公主来了。”

    榻上的男子身姿慵懒,脸如刀削,鬓如斧裁,浑身带着上位者的威严,长眉不怒自威,听到此话掀起眼皮,“让她进来。”

    朝颜玉入内,坐到金丝垫椅上,倒了一杯茶,语中拘谨不少:“西泽国皇子如今也见过了,不知摄政王有何打算?”

    朝久歌眼神不动,吐出四字:“无需你管。”

    朝颜玉脸僵了一瞬,朝凤国上下哪个对她不是尊敬有加,就连她那个兄长也因着她仙云宗长老弟子的身份,对她笑脸相迎,唯独这个摄政王朝久歌对她冷言冷语。

    朝颜玉心中略有不满,不过朝久歌积威深重,她也不敢反驳,撇撇嘴,没敢说话。

    *

    试炼之地,暗色宫殿。

    一处室内,极为宽阔,周围没有多余的装饰,整个室内幽黑空旷,静谧的诡异。

    夏清和昏倒在地上,地上的小白团急得抓耳挠腮,它们当初出了那殿内,就被一道白光席卷,接着,她们就来到了这个地方,清和更是无缘无故地就昏倒在地上。

    小白团使劲扯着夏清和的衣衫,企图唤醒夏清和,地上,夏清和依旧一动不动,毫无醒来的迹象。

    良久,这方天地倏地一亮,整个室内被突然乍起的亮光照的明亮无比,此时,躺在地上的夏清和动了动,长睫颤了颤,掀开了眼帘。

    小白团注意到夏清和细微的动作,顿时一喜,“清和你醒啦。”夏清和起初有些迷蒙,接着看清室内场景,双眼霎时凌厉,快速站起身,抱着小白团,警惕的目光扫向四周。

    “发生了什么事?”夏清和问道,好好的,她怎么会来到这儿?

    小白团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们突然就到这儿了。”

    夏清和蹙起秀眉,走到室内唯一一个摆设石桌上。这石桌极为粗糙,桌上也只放了一张泛黄的羊皮纸。

    夏清和伸出手,刚一碰到羊皮纸,羊皮纸便突然破碎,化为了细灰,这时,空间突然传来一道灵力波动,原来羊皮纸消散的上方,一个人形缓缓显露而出。

    夏清和瞬间警惕,看着这个人影,语中冷凝,“你是谁?”

    那抹人影逐渐凝成了一个鹤发的老人,老人一袭长袍,气息凌厉,内敛深藏的威压收了几分,此时面容带着笑意,看着夏清和。

    “好孩子,别怕。”那位鹤发老人轻言道。

    夏清和也察觉到了几分不对,皱着眉:“你是……”

    鹤发老人眼角带笑,“我是谁不重要,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缕神念罢了。”

    “神念?”夏清和喃喃道。

    “不错,我临死前开辟这片空间,作为传承之地,如今只留下一缕神念。”

    夏清和心头一震,注意到老人话意,惊诧道“这片空间是你开辟的?”

    鹤发老人点点头,“近千年前,我遭人暗算,我耗尽心血,打伤他后,拼着将死之躯,开辟了这片天地。”

    夏清和心头震动,开辟空间,那该是何等的修为?云荒大陆破开空间都是难事,更何况是开辟出一个空间?

    鹤发老人看着夏清和,继续解释道:“我原本是西泽国人,后来被仇家追杀,开辟这方天地,一来是为了为西泽造福,二来也是留有私心。”

    夏清和眸光一凝,知道关键之处来了。

    “什么私心?”夏清和问道。

    *

    暗色宫殿的另一处,白老一行人缓步走着,殊不知危险正在悄无声息地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