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法则之珠(一更)
    “这空间是两仪镯内空间,发现空间之时就有混沌之气,如今过去了几年,混沌之气依旧磅礴浑厚,生生不息。”夏清和感受着空间中的混沌之气,缓缓说道。

    小白团看了看四周,小脑袋摇晃着,略有困惑,嘴里小声念叨,“两仪镯…两仪镯…,这名字好似在哪听过,好熟悉。”

    小白团念叨了许久,对两仪镯的熟悉感越来越重,可到了最后,依旧没能想出来自己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唉。”小白团叹了口气,趴在地上,小脑袋耸搭下来,整只兽都是无精打采的。

    夏清和见状,轻轻摸了摸小白团,“想不起来也无事,我一开始进入两仪镯时,镯内空间曾显示,两仪镯是太古之物,太古时期镯内地广物丰,只不过如今亿万年过去了,广阔的地域缩小了不少,镯内生机尽散,除了混沌之气外,一片荒芜。”

    听见此话,小白团像是想起什么,拱起身子,方才失落懒洋洋的情绪一扫,“这空间现在毫无生机,除了储物,保命外便没有其他用途了。”

    夏清和颔首,除了借助混沌之气修炼,两仪镯便只剩储物保命了,除此之外,倒没有其他用途。

    小白团眨了两下眼,试探说道:“清和,你有没有想过将两仪镯复原到原始模样?”

    夏清和眸中闪过流光,“原始模样?你是说原来那地域广阔,镯内存有生机,可以孕育生灵的样子?”

    小白团直起身子,点点头,语气严肃了几分,“两仪镯内既然有过如此情景,现在混沌之气亦是存在,两仪镯未尝不可复原到最初的模样。”

    夏清和心动了一瞬,“你说说看,要如何复原?”

    “拿云荒大陆作例,云荒大陆能孕育生灵,靠的不是其他,而是天地灵气,而两仪镯内的混沌之气乃是天地之初,最本源最精纯的灵气,自然也可以孕育生灵。”

    夏清和挑眉,她素来聪慧,听到此话,问道:“可两仪镯内有混沌之气,却无生机,难道说缺了什么东西?”

    “不错,云荒有灵,其根本是因为有法则的存在。”小白团正色,“法则才是万物之源,有法则才蕴生灵气,才有世间万物。”

    夏清和了然,静思了一会儿,又道:“两仪镯内既然有混沌之气,就说明曾经有法则的存在?”

    小白团顿了一下,有些纠结,“应当是如此,只是不知道为何这镯内法则已经消散,混沌之气却依旧生生不息。”

    夏清和玉指轻点,心中略有若思,看来这空间内秘密不少。

    不去纠结这些,夏清和继续问道:“如何能让空间内有法则的存在?”

    “法则之珠!”小白团说出四个字,语气肃然,“法则之珠,赋天地法则,生万物灵气,孕无尽生灵!”

    法则之珠,真正的天地本源!

    夏清和一震,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副古老悠远的画面,天地伊始,灰蒙一片,死寂荒芜,直到,法则之珠横空而出,至此,天地分,混沌现,金光笼罩天地,无尽生灵孕育而出。

    亿万年过去,大陆生机盎然,群雄迭起,灵兽众多,成了如今的模样。

    半晌,夏清和平复了心中的震荡,呼出一口气,看向小白团,“法则之珠,如何才能得到?”

    小白团眼睛一眨巴,气势弱了几分,“这个我…我也不知道。”

    对于这个答案,夏清和倒是不意外,法则之珠如此神物,若能轻易知道下落,恐怕云荒早就腥风血雨,永无宁日了。

    小白团又断断续续说道:“法则之珠,极为难得,据说……”

    “据说什么?”

    小白团闭上眼,一口气说道:“据说亿万年来,也没人得到过法则之珠,所以,很多人以为,法则之珠只是虚构,世上根本不存在法则之珠。”

    根本不存在?夏清和一愣,感受到周围的磅礴灵气,神思飘远,不知怎的,她就是莫名相信,法则之珠是真正存在的,不仅存于世上,还存在过这片空间中。

    想了一会儿,收回飘远的神思,夏清和心中有了计较,这法则之珠她会留意,寻得到是机缘,寻不到她也不会强求,不过,看着地上小白团别过脸,颇为尴尬的模样,夏清和心中起了捉弄之意,佯怒道:“所以,说了这么多,法则之珠是不过是谣传,你方才是在拿我寻开心?”

    地上的小白团缩了缩身子,偏过头,不自然地笑了笑,声音提高几度,努力掩饰住自己的心虚,“本兽…本兽才没有呢,本兽那是想帮你。”

    夏清和清澈的眸子里染上笑意,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夏清和是故意促狭,只可惜小白团心虚,别过头,没有看见夏清和此时的样子。

    夏清和继续佯怒,口中愤愤,“帮我?法则之珠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这是在帮我?”

    小白团撅起嘴,心中也有些气闷,转过头,想和夏清和争执一番,谁知,抬眼便看到夏清和促狭的模样,小白团先是愣了一瞬,随即明白了夏清和是故意捉弄他,猛地跳到夏清和怀里,小白爪挥舞,瞬间炸毛,语气不满:“你欺负兽!”

    夏清和抱住小白团,“是是是,我欺负你,可是……”夏清和语气拖长,语中无耻腹黑,“你能怎么样?”

    小白团听了此话,更加炸毛,“我不管,我生气了,你要哄我!”

    夏清和见小白团浑身毛发竖起的模样,收了手,不在继续逗弄它,轻笑道:“好,我哄你。”

    小白团竖起的毛发微软,口中轻哼,这还差不多,随后,在夏清和怀中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傲娇地伸出自己的白爪子。

    夏清和看着面前白爪子,一愣,这是干什么?

    小白团黑溜溜的眼珠扫向夏清和,心中嫌弃,这么明显了都看不出来,真不上道,想到这,小白团一副大爷模样,“下回记得,哄本兽的时候记得拿上吃的,合本兽心意,本兽就原谅你了。”

    夏清和见小白团馋嘴,却死不承认的傲娇的模样,心中发笑,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免得惹急了它。

    不过,说起吃的,她除了干粮就只剩下丹药了,想到这,夏清和意念一动,空间中的几个白面馒头霎时飞了过来。

    这馒头是御厨所做,在空间中也没有发黄变硬,卖相玲珑,散着白玉馒头的清香,不过,在好吃,也是个白面做的。

    小白团将头凑近几分,先是嗅了嗅,后来又碰了碰,接着试探的咬了一口。

    “如何?”

    小白团摇了摇头,这东西食之无味,口中嫌弃:“不好吃。”

    夏清和嘴角微抽,看来还是只追求美味的小兽。

    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挥手,几个丹药瓶飘飞而来,怀中的小团子眼睛霎时一亮,扔下手边的馒头,伸出爪子,一把抱住丹药瓶,随后,自己的兽嘴一咬,拔出丹药瓶塞。

    整个动作无比自然顺畅,看的夏清和都是一愣,这小白团第一次看见丹药,动作竟然如此熟练。

    此时,小白团已经倒出一粒丹药,一手抱住丹药瓶,一手拿着丹药,小爪子一动,一粒丹药就进了小白团的嘴里,接着,许是尝到了丹药的味道,黑溜溜的眼睛晶亮,嘴巴动了越发的快,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出一句话,“好吃,好吃。”

    吃完了嘴里的丹药,小白团动作越发的快,抱着丹药瓶,将瓶口对准自己的嘴,一粒粒丹药霎时倾倒而出,落入了嘴里,小白团又接着欢快地吃了起来。

    那模样简直生动诠释出馋嘴吃货四个字。

    夏清和拂了拂额,看来自己是养了一只小吃货。

    许久,小白团吃完了几瓶丹药后,整只兽都愉悦起来,满意的在夏清和怀里蹭了蹭,方才的傲娇神态全然不见。

    不过,口中却是依旧端着:“这东西不错,以后可以常喂。”

    见此,夏清和轻笑一声,抱着小白团出了空间。

    殿中,那轮圆月早已消失,夏清和敛了心中的惊讶,扫了一眼宫殿,抬步轻移,来到了殿中石门前。

    手掌轻动,原本紧闭的石门被轻易推开,夏清和对这诡异的事早就见怪不怪,平静地踏出殿内。

    “唰——”一道白光闪过,夏清和消失在了原地,只剩黑魆魆的宫殿。

    时间匆匆而过,殿中不知昼夜,外界却已过了几日。

    这天,西泽国格外热闹,京城里人来人往,繁闹不已,街道上,往来的人皆是热闹讨论,看样子兴奋不已,路上,时不时出现一队长矛士兵,看样子修为颇高,整支队伍威严凌厉,四处巡逻,京城驿馆更是早早的作了准备。

    四皇子祁云信一早便出了府,穿上朝服,偕同其他几位重要官员来到了京城城门口。

    今天,是朝凤国入京的日子。

    往来是客,即使三国内里暗涌汹涌,表面功夫还得做足,是以四皇子亲自负责迎接,也算以礼相待,给足了朝凤国面子。

    ------题外话------

    先奉上30字,还有30字会在深夜上传。

    小可爱们,看文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