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曌灵一出,万兽俯首
    小白团吱吱的笑了起来,夏清和看着怀中白白的一小团,“你可有名字?”

    “吱吱,没有。”

    “没有,那我替你取一个如何?”夏清和摸了摸怀中的团子。

    小白团乌溜溜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晶亮的眼睛眨啊眨,用力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夏清和将小白团放到面前,仔细地打量,“你又白又小,整只兽像一个白面团子一样,不如就叫你……团团?”

    “团团……”小白团的爪子抖了抖,有些不乐意,它虽然现在小小一团,可本尊可是威武霸气,团团这个名字太蠢了,一点也不符合它,它不要!

    “不要!”小白团声音传入夏清和脑海中,奶声奶气的同时还带了嫌弃之意。

    夏清和嘴角微翘,玉指点了点小白团肉乎乎的小身子,眸光闪过一丝恶趣味,语意蔫坏,“就它了,以后就叫你团团了。”

    小白团滴溜的黑眼睛顿时瞪大,有些懵了,自家主人不是人美心又善的吗?面前这个笑的无良的女人是谁?

    不但不善良,还蔫坏,欺负兽,特别是自己这么可爱的兽都欺负!小白团一本正经地抱怨着。

    不得不说,这只小兽虽然外表萌化人心,但内心戏却丰富。

    小白团有些嫌弃起自家主人了,小身子在夏清和手上调了个头,将屁股对着夏清和,一副我生气,快来哄我的样子。

    夏清和眼中满是笑意,动了动手,将小白团拢在自己的怀里,怀里的小白团感受到自家主人的动作,有些傲娇,这是要来哄它了?哼!它可没那么容易哄好!除非…,除非给它吃的!

    这样想着,小白团挺了挺身子,一副坐等被哄的模样。

    想象是美好的,而现实却是,夏清和将小白团揽入怀中后,就没再管它,而是看向了殿中缩着身子,低低垂下头的圣兽。

    夏清和心中思忖,目光移到空中的曌灵至尊鼎上,抬手一动,曌灵至尊鼎瞬间漂浮而至,来到了夏清和面前,夏清和看看圣兽,又看看丹鼎,长睫低覆,陷入思索,

    这一思索,怀中本来坐等的小白团就不满了,说好的哄它呢?怎么还不来?小白团低了低头,不会是它的主人看着它不好哄,就不理它了吧?

    其实…它也挺好哄的,小白团撅起嘴,心里的气泄了一半,腹诽道。

    又等了一会儿,夏清和还是没有动作,这下小白团急了,有些沉不住气,小身子在夏清和怀中扭动,想要拉回夏清和的注意力。

    夏清和回神,看着小白团急切的小模样,故作不明,笑道:“团团,怎么了?”

    小白团转过身子,看着自家主人,听见团团这个名字,越发不忿,口中吱吱,“我生气了!”夏清和轻笑,摸了摸小白团,“团团,乖。”

    “我正想着事,你乖一些。”夏清和又道了一遍。

    小白团也懂事,立即乖巧了下来,眨巴着眼睛,“主人,你在想什么?”

    夏清和见小白团喊她主人,纠正道:“从今以后,我们便是同伴了,你叫我清和就行。”

    小白团用力点了点头。

    见小白团点头,夏清和满意了,回到刚才的话题,指了指丹鼎,“我在想这曌灵至尊鼎为何能震慑圣兽。”

    顺着夏清和的手,小白团看到了悬在面前的曌灵至尊鼎,小身子立即一僵,身上少了些萌动可爱,多了几丝认真。

    注意到小白团的不同,夏清和秀眉轻挑,心中涌上猜测,她本来只是随意一说,没想到团团竟然如此神色,难不成,团团知道这曌灵至尊鼎?

    “你知道这丹鼎?”夏清和问出声。

    小白团看了一会儿,身子放松下来,点点自己的小脑袋,“这是曌灵至尊鼎,可炼万丹,鼎藏衍紫焚天焰,是让炼丹之人为之疯狂的绝世至宝!”

    夏清和颇为惊讶,曌灵至尊鼎可炼就万丹这事不稀奇,可团团竟然连丹鼎中藏有衍紫焚天焰都知道,着实令她惊讶。

    压下心中的疑问,夏清和道:“那这曌灵至尊鼎为何能震慑住群兽呢?”

    “因为曌灵至尊鼎鼎身上的兽纹。”

    “兽纹?”

    小白团伸出爪子,指了指曌灵至尊鼎身上的纹路,“此纹形状怪异,乍一看无章法可寻,但实则是兽纹。”

    夏清和轻点了点头。

    小白团继续说道:“这兽纹看似寻常无比,实则蕴含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对兽有极大的压制力,别说是圣兽,就算是更高级别的兽,也得在这丹鼎下俯首称臣。故此,曾有人言:曌灵一出,万兽俯首。”

    夏清和微微张开嘴,心中惊骇,这鼎竟然如此霸道,曌灵一出,万兽俯首,该是何等的威力?

    小白团感受到夏清和心中的震动,“此鼎可以说是万兽克星,但也不是万能,受契约人实力所限,若是契约人实力太弱,此鼎也只能震慑一些中阶灵兽,中阶灵兽之上,即使拿出这曌灵至尊鼎也是枉然。”

    夏清和颔首,心中渐渐明了。

    小白团又说道:“清和可是在契约丹鼎时看到了万兽虚影?”夏清和身形一震,“不错。”不只是看到,当初她契约时还受到了这些虚影的阻拦。

    “那都是上古时期的兽,威力巨大,就算是此等级别的兽,也会被曌灵至尊鼎所镇压,契约后,虚影会附在鼎身上,为契约人所用。”

    夏清和眸光轻动,“你是说,这曌灵至尊鼎不仅可以震慑住群兽,而且还可以让灵兽为我所用?”

    小白团点了点毛绒绒的小脑袋。

    “是呀,灵兽在曌灵至尊鼎的威慑下,生不出半丝反抗的念头,这时候清和你运用精神力,很容易就能契约灵兽了。”

    夏清和眸光一亮,看着殿中缩成一团的圣兽,按照小白团的说法,她此时契约这些圣兽简直是易如反掌。

    思及此,夏清和移动丹鼎,脚步缓缓,靠近了离她最近的一只圣兽,随着夏清和的越发靠近,那只圣兽身子更加蜷缩起来,整个身子瑟瑟发抖。

    夏清和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圣兽如此害怕,一半来自于她身边的曌灵至尊鼎,一半来自于她怀中那只看似毫无攻击力,雪白可爱的小团子。

    夏清和在那只圣兽面前站定,这只圣兽狮子一般大小,毛发火红,形似如同天银踏空马,只是身上长着两只赤红的翅膀。

    此时,这只圣兽感受到夏清和的到来,丝毫没有动作,头颅低垂到了极点,夏清和见此,心中稍定。

    “这是火翎泽兽,等级在圣兽三品,攻击力极强,擅于用火,可飞翔。”小白团解释道。

    夏清和心中喜悦,伸出手,小小翼翼地将手放在火翎泽兽头上,精神力缓缓而出,进入火翎泽兽的脑中,火翎泽兽精神力极弱,见夏清和入侵,没有丝毫反抗。

    夏清和操纵着精神力,不久,夏清和与圣兽的脚下陡然冒出一束亮光。

    “主仆契约,成!”

    夏清和为主,火翎泽兽为仆。

    趴在地上的火翎泽兽身子震了震,主仆契约如同一个烙印打进了火翎泽兽的体内,刚刚瑟瑟发抖的火翎泽兽顿时乖顺下来,无比温和。

    与此同时,夏清和也感受到与火翎泽兽的一丝联系,一种可以掌握生死火翎泽兽生死的联系。

    这便是主仆契约的威力,仆死主可活,主要仆死,仆必死无疑。

    夏清和唇边绽放出一抹笑,如同春风吹拂,一树雪白梨花乍然开放,缀着柔白清雅的枝桠摇曳,清丽绝美,风姿无二,美得让人心悸。

    契约完火翎泽兽,夏清和又移步到其他兽前,如法炮制,一一契约了圣兽,期间圣兽没有一丝反抗,契约顺利无比。

    过了一会儿,殿中的圣兽被夏清和契约大半,夏清和停下脚步,目光在殿内扫视一圈,看着剩下的十余头圣兽,心念一动,精神力涌泄而出,笼罩住剩余几只未被契约的圣兽。

    怀中,小白团眨了眨眼睛,清和这是要集体契约?

    不得不说,这个行为十分大胆,却十分妥切,云荒之人精神力皆是一般,灵兽精神力又极为庞大狂躁,所以,云荒大陆很少有人能契约的了灵兽。

    不过夏清和不同,她身为五品炼丹师,精神力本就庞大,这些虽是圣兽,在丹鼎的压制下,精神力已经变得极弱,集体契约也未尝不可。

    “唰——”,殿中光芒大炽,十余道白色光芒一同亮起,接着一道道光芒化为一个个白色光点飞入圣兽体内。

    “主仆契约,成!”

    夏清和收回精神力,看着已被自己契约的圣兽,心中愉悦。

    小白团眨巴着双眼,清和好庞大的精神力,自己的这个主人怕是不简单。

    “团团,现在该如何做?”夏清和看向怀里的小白团,问道。

    “它们都是圣兽,已经可以幻化成虚影,附身在曌灵至尊鼎身上了,必要时可幻化成虚影,也可凝成实体,替你战斗。”小白团认真道。

    夏清和颔首,心神一动,满殿乖巧的圣兽便凝成虚影,在空中闪过几道白光,附到曌灵至尊鼎上去了。

    此时,曌灵至尊鼎的兽纹隐约活了起来,夏清和凝神看去,见兽纹微动,泛着古老神秘的光泽。

    此时,夏清和像是想到什么,“那些圣兽都惧怕曌灵至尊鼎,你不怕?”

    小白团小身子动了动,身子站起,自以为霸气凛然地说道:“哼,区区圣兽兽怎么能和我比。再说了,就算它们都怕那丹鼎,我也是不怕的。”

    小白团语气昂扬,本来是霸气凛然的话,却被那小小的身子和奶声奶气地语调,硬生生打了折扣,让人看了只觉萌化人心,傲娇可爱。

    夏清和轻笑出声,已经明白了自家小团子傲娇又显摆的属性,无奈地摇了摇头。

    伸出手,在空中淡淡一挥,曌灵至尊鼎被收入空间内,就在曌灵至尊鼎进入空间的一瞬间,小白团突然激动起来,吱吱地叫个不停,“清和,你有生命空间?”

    夏清和一愣,看着小白团,没有承认,她的空间只是能装人,但是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灰蒙蒙地,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想到这,夏清和依实答道:“只能进入人,没有其余生命。”

    小白团沉默一瞬,随即激动的挥挥手,“清和,我要去进去看看。”

    夏清和点头,抱着小白团,进入了空间,刚一进入空间,小白团便被灰蒙蒙荒芜的一片惊讶到,随即,小白团不知看到了什么,一蹦三尺高。

    它…它看到了什么!这里…这里竟然有混沌之气!小白团激动地从夏清和怀里跑出,撒着欢儿的在地上跑了几个来回,心中激动不已,这里有混沌之气!

    原地,夏清和看着小白团欢快激动到极点的模样,轻摇了摇头,不如管它,打算等它平复下来再问它发现了什么。

    这边,一人一起兽欢快的紧。

    暗色宫殿的另一隅,白老一行人却是身心皆惫,他们跌落在这宫殿里已经两三天了,本以为能很快走出去,没想到走了两三日,依旧在这宫殿里。

    此时,一行人走到路口处,看着面前的四条岔道,心中吐血,这宫殿究竟有多大,路多,房间多,他们走了那么久,还是感觉永无尽头,就好像被这座宫殿死死困在里面。

    “啥时候是个头啊?这破宫殿别的没有,鬼东西但是一大堆。”队伍里,一人压低声音愤愤出声。

    前方,白老听见此话,微微叹了口气,这一次的试炼之行,真是状况百出,和往年相处比差别很大,他们三位长老都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心中虽这样想着,白老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着威严,带领着众人继续在宫殿里行走着。

    *

    空间内,撒着欢的小白团跑了几圈过后,终于停了下来,来到夏清和面前,语中难掩激动,“清和,这几年有混沌之气!”

    夏清和也不吃惊,她如今也看出来了,这小团子非同一般,方才能道出曌灵至尊鼎的秘密,现在看出来空间内有混沌之气也不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