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傲娇小白团
    殿中挂着这轮如同圆月的发光玉盘,整个殿内柔和而明亮,带着清冷的色彩。

    夏清和盯着这轮圆月,盯着盯着,这圆月似的东西越发白亮了起来,夏清和脑袋只觉有些眩晕,清澈通透的眼神渐渐涣散,接着,身子一软,眼看就要倒地之时,心中猛的惊醒,银牙咬上舌尖,刺痛感袭来,涣散的眸子陡然清醒。

    这圆月有古怪!

    夏清和稍稍移过眼,不去看它,心中已经警惕到了极点。

    这殿内静悄悄地,被圆月照射的暗色殿内,显得惨白诡异,无端有几分渗人之感。

    圆月中央白亮亮的,忽然,圆月白亮亮的中央部分,开始缓缓扭动,扭动中隐约透出几丝血色,在皎洁白亮的月亮中央,诡异而可怖。

    夏清和脚步轻动,后退了两步,圆月中央依旧在缓缓扭动着,越扭动,中间的血色越发清晰,到最后,血色缓缓显现而出,中央白灿灿的部分已经被血色完全占领,如同白云染上鲜红的晕色,美的心颤,美的心惊。

    “吼——”空中毫无征兆的响起兽吼。

    声音巨大,轰然响起,威压凌然,如同万兽齐吼。

    “噗——”夏清和被这吼声震的心神一跳,体内气血翻涌,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好狂暴的吼声!

    夏清和倒退一步,面色煞白。

    此时,殿中那轮带着血色的圆月开始又发生变化,中间血色部分越发扭曲,当那团血色扭曲到极致时,空中一阵灵力波动,血色被破开,刹那间,风云变色,封闭的殿中无端刮起大风,整个圆月迸发出剧烈的光芒!

    夏清和被光芒晃的眼睛一疼,反射性地闭上了双眼。

    刺眼极亮的光线中,血色破开一道裂口,无数黑压压的东西一窜而出,带着震耳欲聋的吼声,宽敞的殿内霎时被这些给黑压压的东西所占满。

    这是灵兽!实打实的灵兽!

    不是灵兽虚影,而是实体灵兽!

    夏清和刚一睁开双眼,就看着无数灵兽占满了殿内,清亮的瞳孔瞬间放大,这么多灵兽!

    夏清和双手霎时紧握成拳,心中震撼无比,一息之后,夏清和凝神定睛,仔细看了看这些堆满殿中的灵兽。

    周身灵力磅礴,个个威压深重,殿中空气仿佛凝固,这是……

    “靠!”一向清冷的夏清和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这些灵兽竟然都是圣兽!

    圣兽!

    云荒大陆,灵兽有九阶,一阶九星,一至九阶统称为灵兽,一至三阶为低阶灵兽,四至六阶为中阶灵兽,七至九阶为高阶灵兽。

    灵兽之上还有三个等级,圣兽、半神兽、神兽!

    而云荒大陆,灵兽大多都是皮坚肉厚,力大无比,甚至有不少带有与生俱来的天赋神通,所以,即便是低阶灵兽,在一般的修士眼里也是特别不好对付的,但也幸好,云荒大陆灵兽虽然成千上万,中阶灵兽却已是颇为少见,高阶灵兽更是罕见无比,除非深山险地不可遇。

    至于圣兽,地域万里,修士万千的云荒大陆,被人熟知的,也只有两三只而已。

    可偏偏,夏清和运气“好”到了极点,如今在这殿内遇到了一群圣兽!

    一群圣兽!

    若是一群高阶灵兽,她还有一战之力,可面前竟然都是圣兽,以她目前的修为,定然毫无反击之力,进了圣兽群,恐怕会被圣兽一爪拍成肉泥。

    夏清和皱着眉,手心紧紧握着,清冷的面上凝重到了极点,这一群圣兽,恐怕将会是她十四年来最大的生死危机!

    夏清和心里虽警惕无比,面上却露出一抹笑意,看上去毫无攻击力,指了指紧闭的石门,对着一群紧盯着自己的圣兽道,“我误入此地,这就离开。”

    夏清和不傻,若是能避免这场斗争最好不过,若是不能的话……夏清和低垂下来的眸子陡然一冷,清冷绝色的容颜隐隐透着锋利的杀机。

    不能,便杀!

    那群圣兽心智已开,看着毫无攻击力的夏清和,凌厉的兽眼闪过嗜血杀意。

    “吼——”殿中数十只圣兽齐齐跃起,朝着夏清和扑来,站在原地的夏清和墨发飞舞,数十只圣兽的威压陡然压来,周围的空气一沉,夏清和只觉身上压力突然重了起来,原本灵活的身体变得沉重许多。

    夏清和咬着牙,艰难的拿出千音笛,放于嘴边,气息微动,精神力源源不断的冒出,论灵力,她要和圣兽对上,只有送死的份儿,可若论精神力,会有一线生机!

    如今她要用的千音诀便是以精神力为主,灵力辅助的功法。

    千音诀三式:杀,驭,渡!一式九重。

    这群想要她命的圣兽自然不能驭和渡,如今她要做的,便是——杀!

    以音之力,灭杀圣兽!

    暗色殿内,一袭白衣,眉眼清丽,般般入画,却是凌厉杀机必露!

    笛声响起,不同于以往的悠扬,一开始便是急促尖锐!精神力四散而出,道道音波极速飞去,如同闪电,挡住飞跃而来的数十只圣兽。

    数十只圣兽被这锋利的音波袭击,在空中飞跃的身子一停,耳朵微动,随后不适的摇了摇自己的硕大的兽头,口中发出低吼。

    夏清和眉眼越发冷酷,气息不断,精神力不断涌泄而出,千音笛的声音越发急促尖锐,空中都带起了一阵阵罡风。

    随着笛声愈发急促,数十只圣兽身上渐渐涌起暴戾之气,整个兽越发狂暴起来,身子低伏,兽头在地上蹭了蹭,张开了血腥大口,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兽吼,“吼——”

    吼声震天,巨大的威压爆发,一股强劲的力道飞出,整个空间震了震,铺天盖地地朝着夏清和扑来!

    夏清和握着笛子的手一紧,嘴边气息不停,笛声产生阵阵气波,朝着兽吼而去,刚一碰上那巨大的吼声,笛声的威力瞬间就被压倒,吼声扑向夏清和。

    “嗯……,”夏清和被震的倒退几步,口中发出一声闷哼,惨白的嘴角上溢出一丝殷红血迹。

    不愧是圣兽,千音笛也只能堪堪挡住几息时间。

    如今她精神力渐渐不足,灵力也耗费的不少,在这样下去,她必死无疑,夏清和小脸凝重,下一瞬,那数十只圣兽飞跃而起,窜向夏清和。

    速度之快,威力之大,根本不是夏清和所能承受得了的。

    夏清和一口银牙紧咬,神念一动,想要闪身进入空间。

    神识刚打开空间,空间内的曌灵至尊鼎极速转动起来,隐隐想要破出空间,朝着殿中飞去。

    夏清和心中顿时惊讶无比,她与曌灵至尊鼎契约,心中有了一丝感应,曌灵至尊鼎从未如同今天一般,如此急切的显露情绪,夏清和闪身的动作一顿。

    感受到飞奔而来的圣兽,心中一狠,“曌灵至尊鼎,出!”

    曌灵至尊鼎瞬间飞出空间,飞奔而来的圣兽脚下一停,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脚下紧急刹住,不敢在上前一步。

    空中的曌灵至尊鼎体型一动,“砰砰砰——”几声巨响过后,倏然变大几倍。

    曌灵至尊鼎悬在空中,三足双耳,通体乌黑,在皎洁明亮的有些过分的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古老而神秘,鼎身深厚,鼎腹宽阔似能吞炼万千事物,鼎身铭刻繁复的纹路,似兽纹又似百草,一眼望去便觉气势磅礴隐隐有洪荒之气。

    此时,殿中鸦雀无声,刚刚还趾高气扬、威风凛凛的圣兽正低下身子,乖巧的如同随意逗弄的萌宠,若是细细看去,这一群乖巧的圣兽身子还带了细微的颤抖,似乎极为害怕曌灵至尊鼎。

    曌灵一出,万兽皆寂!

    夏清和白着一张脸,脑中冒出这一句话。

    同时,心中满腹疑问,曌灵至尊鼎难道不是炼丹至宝,为何能震慑群兽,难不成,这曌灵至尊鼎有什么她清楚的地方?

    夏清和思绪翻飞,心中绕了几道弯。

    这时,一片寂静的殿中又发生异变!

    殿中圆月,中间一抹被破开的血色裂洞中,有一团东西动了动,圆月的光线被这团东西微微遮住,地面上投下了几片阴影。

    殿中光线一动,夏清和立即回神,朝着圆月看去,圆月中央,血色晕染处,一团东西跳了下来。

    夏清和凝神一看,地上那团东西,通体雪白,浑身毛绒绒的,面上一双黑溜溜的眼,灵动无比,四肢都是小小的,精致可爱,见夏清和看了过来,雪白的小脑袋轻轻扬了扬,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夏清和,一眨一眨的,萌化人心。

    夏清和眸光柔化了几分,整个人少了几分清冷之气,白团眨巴着眼,似乎感受到夏清和气息的变化,轻轻地迈出自己的小腿,一摇一晃地朝着夏清和走来。

    小腿较短,踩在暗色的地面上,白乎乎一团的身子歪歪扭扭的,整个兽萌翻了的同时,又令人忍不住地发笑。

    夏清和眉眼弯弯,笑出了声。

    地上,那只小白团听到夏清和的笑声,猛的扬起小脑袋,白白的小兽脸上似乎有些忿忿,“吱吱——”

    接着,小兽缩起四肢,整个兽变成了雪白小小的一团,然后,整个身子一用力,整个兽如同一个白球,在空中划过一道白色残影,接着滚到夏清和的怀里。

    夏清和看着怀中小小的一团,目光惊异,这小东西走的如此慢,没想到滚的极快,刚刚她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怀中的小白团伸出小脑袋,看着夏清和,目光欣喜,毛绒绒的小脑袋扬的老高,仿佛再说:“人家这次快吧,区区这点路能难得住本兽?”

    看着怀中小兽那傲娇得意的小模样,夏清和腹黑属性隐隐冒头,玉指点了点小白团的小脑袋,“一点路而已,这殿里面的哪一只圣兽都比你跑的快。”

    “吱吱——”小白团顿时炸毛,小身子动了起来,嘴里吱吱两声,“吱吱,它们那些东西能和我比?”

    夏清和挑了挑眉,微有不解,她不通兽语,这会没猜出来小白团想要说什么?

    小白团看着夏清和一脸不解的模样,顿时急了,伸出小小的前肢,开始比划起来,那努力认真的模样看得夏清和嘴角轻扬,发出一声笑意。

    这一声笑顿时惹急了小白团,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前肢更为灵活的比划起来,夏清和看着小白团这么努力的模样,又是一笑,摸了摸小白团的头,“知道了,知道你最厉害。”

    夏清和嘴角轻笑,此时的模样与其说是真正认同小白团的话,还不如说是纵容中带着一丝轻微敷衍。

    果然,小白团看到夏清和这番模样,更加着急了,小身子在夏清和怀里动个不停,良久,见夏清和还是不理解它,更加着急,白绒绒的小脑袋一低,靠近夏清和的手,看似有几分恼意地张嘴一咬,夏清和手上顿时冒出一丝鲜血。

    夏清和秀眉一蹙,看着手的鲜血,抱着小白团的手一松,想要放下它。

    小白团察觉到了夏清和的心思,四肢紧紧抱住夏清和,这时,夏清和脑中突然传来一道古老悠远的声音。

    “以汝之血,解吾之印,从此,血脉相连,命运相系,天地为证,血契成!”

    一道血红的光芒降下,夏清和脚下浮现出一个古老神秘的图案,图案呈圆形,血红之色,泛着红光。

    一息之后,红光闪动一下,脚下那个古老神秘的图案消失了。

    夏清和心神一动,感受到自己与小兽多了一份牵引,心灵相通之感传来。

    方才,那是血契?

    看了看小兽,感受到体内那缕联系,夏清和面色微黑,她竟然与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兽结了契约,还是血脉相连,命运相系的血契!

    “吱吱——,主人你是嫌弃我吗?我很可厉害呢。”小白团童稚的话语在夏清和脑海中响起。

    夏清和叹了口气,看了看怀中的小兽,血契已成,它算是她第一个契约兽,她也不嫌弃它了,好歹是只可爱的小团子。

    想到这,夏清和面上染笑,“不嫌弃,从此以后我们便是同伴了。”

    ------题外话------

    这个萌萌哒的一小只就是清和以后的萌宠啦

    既萌又傲娇会很腻害的哦

    不过,在其他人面前小白团可是霸气又蔫坏,和它主子一样一肚子坏水,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