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殿中圆月
    京城这几日热闹了起来。

    京城清韵楼大堂内,客满盈桌,人声鼎沸,酒香缭绕,跑堂的小二肩担白巾,在这宽敞的大堂里招待客人,忙的脚不沾地。

    大堂里喧闹的很,三五个人坐在一起,喝着酒,嘴上议论个不停,“这三国大比快到了吧?”

    “是快到了。”

    “对啊,我听说四皇子最近正忙着接待其他两国的事宜呢。”

    “那倒是,云耀国和朝凤国据说已经到了咋们西泽国境内,过不了多久就能到京城来了,难怪四皇子最近忙的很。”

    整个大堂里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大堂里西南角的一张酒桌上,一人眉毛飞起,对着桌上的其他人,状似神秘道:“你们还记得四皇子府上的那个妾侍吗?”

    酒桌上的另一人放下酒杯,“哪个妾侍?”

    那人眨了眨眼,眼中意味深长,“你说还有哪个妾侍?”

    “噢,我懂了。”那人压低声音,“你说的是沈国公府里那个不知羞耻的女儿沈雨绯吧。”

    对面的男子点点头,“我听说最近她最近可是过得有些惨。”男子转了转眼睛,向着大堂内四处张望了一下,又复低下头,对着酒桌上的几人。

    悄悄说道:“我有个亲戚,在四皇子府里侍候,她说啊,这沈小姐在四皇子府的日子可是难过的紧,四皇子成天没个好脸色,她又是个张扬跋扈的,这一开始啊,还有人忍受,后来啊,那些人见沈国公府没什么动静,胆子就大了起来,开始合起伙来欺负沈小姐了,沈小姐原来如花似玉的脸,如今都变得蜡黄蜡黄的。”

    “啧啧”一人啧啧两声,“当初沈小姐可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没想到现在不但沦为了妾侍,日子还过得那么苦。”

    一人嗤笑一声:“谁让沈小姐不知羞耻呢,在御花园里和四皇子做那种事。”

    众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来来来,喝酒。”一人举起酒杯,气氛热络起来。

    一人喝了酒,口中咂咂两声,“说起这四皇子啊,我可听说,最近四皇子和赵尚书走的挺近的。”

    一人点头,“那可不是,赵尚书位高权重的,家中嫡子又天赋异禀,小小年纪突破了灵师,四皇子自然得拉拢。”

    一人轻嗤,“赵尚书嫡子是好,可若论天赋异禀,还要属赵尚书家的二子,那才是真正的天赋异禀。”

    “是啊。”一人扼腕,“当年赵家二公子赵煦在的时候,那可真是天赋异禀,要我说,这偌大的京城,也只有三皇子才能和赵二公子分出个高下。”

    “唉,你们都别说了,赵家那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赵二公子天赋已废,一生修为都只能止步灵徒,成了废物,早就被赵家抛弃了,如今恐怕已经死了。”

    听见此话,一桌人垂首,心中叹了叹,这赵家也是个心狠的,十二岁的孩子说抛弃就抛弃,更忘了以前赵二公子给赵家带来了多少荣耀。

    *

    试炼之地,暗色宫殿。

    白老一行人正走在宫殿内,他们本想找个出口出去,没想到这宫殿好似封死了一般,他们一行人找了许久,连入口都很没找到。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继续带在这宫殿里面,兜兜转转的,希望能够走出去。走了大半日,队伍里有人出声,颇为急躁:“这都走了大半天了,怎么还没看见入口。”

    “是啊,这什么破地方,走了这么长时间,咋们怎么还在里面。”

    队伍里,叶辰戳了戳面无表情的秦墨寒:“墨寒,你说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这里面东西奇怪的很,一路走来也没有什么危险。”

    秦墨寒冷冷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叶辰抽了抽嘴角,得,他就知道会这样。

    “哎,”叶辰摇了摇头,叹息道:“要是老大在这就好了,老大在这儿,我们这会儿肯定能出去。”

    秦墨寒面无表情的脸动了动,一贯冰冷的语调上扬,“老大?老大是谁?”

    叶辰眉飞色舞,顿时兴奋起来:“老大就是夏姑娘啊,自从我们决定跟着她的时候,我们私下里都是这么喊她的。”

    “我们?”

    “是啊,我们这些人。”叶辰眨了眨眼,眸光扫向一整个队伍,接着,亮晶晶的眸光看向秦墨寒,好似再说:这下你懂了吧?

    秦墨寒颔首,垂下眸子,这个称呼倒也不错。

    *

    暗色宫殿里的另一处,黑漆漆的一个角落里,一抹白色身影靠在暗色的墙壁上,静靠了一会儿之后,缓缓站起,白色的裙摆扫过暗色地面上,发出细微的摩挲声。

    夏清和举着夜明珠,继续行走,宫殿很大,道路四通八达,如同一道迷宫,夏清和不徐不疾地走着,穿过一条小道,来到一个入口处,入口内,面前的道路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夏清和敛着眸,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道路,蹙起秀眉。

    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夏清和随意选了一条极不起眼的小道,她不知道这宫殿的构造,索性随意走一条,走到哪算哪。

    沿着这条路往前走,七转八拐的来到了一扇门前,门很大,用黑色石块制成,上面嵌了几颗黑亮亮的珠子,整个门显得厚重古朴,带着历史尘封的气息。

    夏清和上前,双手覆在石门上,手臂用力,“轰——”石门应声而开,里面依旧黑漆漆一片,不见任何气息,夏清和站在门口,手上夜明珠明亮的光芒透进殿内,夏清和微微动了动身子,殿内的一切映入眼帘。

    入眼,一个极为宽敞空旷的大殿,大殿内整洁无比,四周一扇扇相同大小的石门横列,如同一个大宫殿里建了一排排的小房间,夏清和抬步入内,仔细打量了一眼殿内,发现里面除了门之外,并无其他后,挑了挑眉,走到距离大殿门口最近的一扇门前。

    刚要推开门,殿内突然出现了一道灵力波动,夏清和瞬间抬眸,宽敞的殿中央,空中缓缓浮现几个金色大字:“殿中宝物自取,一人可拿一扇门后之物。”

    金色大字在空中慢慢浮现后,停顿了几秒,金光渐渐消失,金色大字消散在空气中。

    “唰——”金光消失的一瞬间,一排排石门依次亮了起来,周围泛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夏清和拿着夜明珠的手微紧,思忖了一瞬,看着面前的石门,抬起手,手掌用力,推开了门。

    开门的一刹那,一道金色刺眼的光芒瞬间照射出来,夏清和抬起胳膊,素色的光袖挡住了迎面刺眼的金光,掩在袖后的眼睛不适应地眨了眨,一两秒之后,夏清和放下胳膊,看向门内。

    只见,还算宽大的室内堆满了金银珠宝,黄金、翡翠、珍珠、玉石放的乱糟糟的,堆的到处都是,一个个闪着光,房间内显得金碧辉煌。

    夏清和面色不变,走入室内,打量了一会儿,发现里面的珠宝皆是当时罕有之物时,心中惊讶,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珍宝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夏清和心中浮现淡淡疑问,对这座宫殿的来历产生了好奇。

    缓缓抬步,夏清和丝毫未取门内一物,径直出了门。

    刚刚踏出门,“嘭——”背后的石门自动合上,夏清和转身,石门上的蓝色光芒霎时熄灭,整个门一团漆黑。

    夏清和愣了一瞬,快步走到那扇门前,双手用力,那扇门与一开始的一推即开不同,这扇门任凭夏清和手下如何用力,仍旧纹丝不动,如同被封死一般。

    夏清和使了一会儿力,放下手,心中越发对这座宫殿的警惕起来。

    转身移到下一扇门前,静静推开门,门中灵石随意堆放,夏清和轻轻抬眸,有了上一个做对比,此时倒也没有多少惊讶,看着这一地的灵石,夏清和一眼扫去,门内竟然都是极品灵石,就连上品灵石也没有出现过一个。

    夏清和微微感叹,这殿内主人,好大的手笔。

    感叹完,夏清和又踏出了这扇门,未取殿中一块灵石。

    不出意料的,刚一踏出门,刚刚大开的石门一关,石门上蓝色的光芒黯淡下来,夏清和来到下一扇门前,推开门。

    门内,放着一瓶瓶丹药,落心丹,破障丹,解毒丹……,皆是三品以上丹药,甚至于,夏清和还看到了不少七品丹药。

    夏清和眸光微动,脚步踏出,出了门。

    接下来,夏清和依旧推开门,门里面有有堆满法器的,有放置各种珍稀石料的,有各种高阶功法的,每推开一扇门,里面的东西都是绝世稀有的好物,随意一件儿都能引发外界腥风血雨。

    这里面的东西夏清和依旧一件也没有拿,不是她不贪,不是她不心动,只是她谨慎看的透彻,这宫殿诡异的很,情况未明,谁知道拿了这些东西会出什么样的变故?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有命拿,就怕没命享受。

    所以,她丝毫动里面的一样东西。

    夏清和就这样一扇一扇的推开门,一扇门一扇门的出来,最后,来到了最后一扇门前,此时,前方的门都已变得黯淡无光,黑漆漆一片,唯有这扇门还闪着蓝色的光。

    照例推开这扇门,夏清和抬眸扫去,门内,空无一物。

    见惯了珍宝的夏清和有些惊讶,这个殿内竟然与众不同?

    怀着好奇之心,走入殿内,殿内空荡荡的,夏清和目光晶亮,一寸寸地扫过,在殿内的一个墙角处停住,墙角处,被破开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口子。

    夏清和上前,走了几步,朝那道口子望了望,这一望,瞬间惊讶,那道口子下,竟然是一层层的台阶,台阶也是由暗色的石头铺就,一直延伸的很远。

    难道这地下还有东西?

    夏清和眸光动了动,蹲下身子,抬起脚,身体微缩,进入那道口子里,踩着台阶,一层一层的向下走去。

    起初,这一层层台阶极窄,夏清和走的很缓慢,渐渐的,空间渐渐宽敞起来,夏清和沿着台阶走了许久,接着下了台阶,走在了一条平坦的路上。

    这一路时而冒出两个岔路,时而遇到墙壁阻拦,夏清和沉心定气,越发深入,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了一处入口处。

    夏清和看着面前的场景,心中说不出的震撼。

    面前是一座极大的宫殿,周围装饰无一不精,脚下是极品灵石铺就而成的地面,墙壁上冰蓝一片似由冰雪筑成,殿内几条柱子亦是冰蓝透亮,由莹白凝石制成的架子上,坠满了亮晶晶的东西。

    整座宫殿豪华高贵无比。

    夏清和走了进去,“来这儿。”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夏清和心神顿时紧了起来,眼神扫向四周。

    “来这儿。”声音依旧缥缈至极。

    夏清和只觉心中无端有了一丝牵引,仿佛什么在召唤着她一般。

    “来这儿。”那道声音继续响起。

    夏清和感受着心中那丝牵引,抬步在这座宫殿里走着,穿过了一道道墙,路过了无数的房间,那道牵引虽然微弱,但无比清晰地牵引着夏清和。

    走啊走,不知过了多久,夏清和在一处门前停下。

    牵引断了,隔着一扇门,夏清和心的心却剧烈跳动起来,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着对她极为重要的东西。

    轻轻呼出一口气,夏清和推开门。

    “嘭——”夏清和背后猛然出现一股力道,将夏清和一把推入殿中,而后,背后那道门瞬间紧闭,夏清和被推的一个趔趄,刚刚站稳身子,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感觉面前一股寒气传来。

    夏清和猛然向前看去,面前,一个白色透亮的泛着清冷的柔和的光如同玉盘一样的东西正挂在墙壁上。

    与此同时,那个玉盘正腾腾冒着寒气,整个殿内如同冰窖,夏清和看着这个诡异至极的东西,这东西乍一看不知道是什么,但若是细细一看……倒…倒像是天上的一轮圆月!

    极圆极大,中间亮晶晶地,泛着清冷的光,这简直就是空中月亮的放大数倍之后的形状!

    这个认知让夏清和倒吸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