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诡异的悬崖
    一夜无话。

    清晨,一缕阳光升起,暖暖的阳光照在翠绿的叶子上,绿色的叶纹清晰可见,整个绿地带着清晨独有的清新怡人的气息。

    夏清和从修炼状态中退出,纤细卷翘的睫毛颤了颤,阖上的双眼睁开,映入眼帘的就是顾君华那双俊美绝伦的脸。

    顾君华如墨黑眸氲着柔意,见夏清和醒来,眼尾微翘,周身凌厉霸道的气息一收,“清儿,你醒了。”

    夏清和看了看顾君华,问道:“你一夜没睡?”

    顾君华不答,他本应该昨夜就离开的,如今被拖到今日清晨,为的就是想看看她,是以昨夜彻夜未眠。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眼眸深处透着隐隐透着不舍,“清儿,君隐界出事,我必须离开了。”

    夏清和愣了一瞬,“什么时候离开?”

    “即刻。”

    夏清和长睫微颤,这么快?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低沉的声音无比认真,“我走了,你不许和其他男人走的太近,尤其是祁云则。”说完,又顿了顿,继而补充道:“女的也不行。”

    夏清和眉心一跳,心底竟然也不排斥,只觉一向尊贵雍华的男子如此一本正经地说这些话,实在是让人好气又好笑。

    顾君华见此,长眉蹙起,声音沉了两分,“清儿。”

    夏清和见着顾君华严肃正经的模样,敛了笑意,“好。”她清冷的性子向来与人走的不太近,他既然执着,就答应罢了。

    此时的夏清和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开始纵容顾君华这些无理取闹的要求了。

    顾君华见夏清和应下,红唇勾起一抹弧度,俊美的脸上一抹笑意缓缓展开,墨色眼眸中透着亮光,如同魔界黑色曼陀华盛开,危险惑人,如妖似魔的脸勾人心魂,周身雍华尊贵。

    夏清和眼神晃了晃,一抹惊艳闪过,顾君华见此,唇边笑意更浓,到最后低笑出声,声音酥麻低沉,撩动人心。

    夏清和顿时回神,敛着眸,清冷的面上看不出丝毫尴尬,顾君华眼神微移,落在那一截玉白中透着粉红的纤脖上,眼神深深,如同深潭里飘落一片花瓣,荡起微澜,漾着细密的笑意。

    夏清和轻咳了一声。

    顾君华敛了眸中笑意,缓缓站起,“我走了,勿念。”夏清和睨了顾君华一眼,倒是皮厚,谁会念着你?

    夏清和出声直言道,“走吧,不会念着你的。”

    顾君华闻言也不在意,深深看了夏清和一眼。周身灵力运转,飞身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夏清和看着空空如也的地方,怔愣了一会儿,心中竟然有些怅然若失。

    日头微移,阳光温暖,洒下来的阳光映出斑驳树影,一行人先后醒来,人声喧闹,打破了林中的寂静。

    “出发。”白老喊道,休息了一夜,一行人精神抖擞,听见了此话,一一起身,神采奕奕地出发了。

    一行人渐行渐远,日头已经移到了正中央,众人额间汗珠滴落,皆是有些疲惫。

    又走了几里路,一路寂静无比,三位长老一双眼扫向四周,神经不自觉的绷紧,这一路走来,看似平静如常,他们亦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可就是这份平静无常才是最大的反常,试炼之地,魔险之森,危险重重,他们安然了一路,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身后,夏清和,祁云则对看一眼,心中升起警惕。

    一条坎坷不平的小道,两旁生长着高大茂密的树林,一行人脚步缓缓,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沓沓的脚步声。

    一路警惕无比,一行人绷着神经,突然,为首的三位长老面色凝重起来,脚步顿停,身后,一行人愣了愣,探头向前方看了看,见到前方之景时,惊呼出声。

    前方,一条小路突然消失,如同被人切掉一般,淡淡云雾缥缈,透着神秘诡异。

    “这…这是悬崖?”一人不确定道,试炼之地亦叫做魔险之森,可一路走来,他们见过森林,见过山涧,见过空地,现在好了,此次遇到了悬崖。

    “长老,前面没路了,我们是不是要折回去?”队伍里,一个娇俏的姑娘出声。

    白老站在原地,看着前方略显诡异的悬崖,神色严肃了几分,沉声道:“我们原路返回。”众人点点头。

    转了一个方向,上前走了一步。

    “唰——”

    “啊——”

    刚要抬步离开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周围瞬间变化的景色惊呼出声。

    三位长老面色瞬间凝重,夏清和眸中冷然,扫向四周,心神无比警惕。

    周围,就在他们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路旁的树木突然齐齐倒退,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面前的道路突然消失,原来的道路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

    现在,他们如同站在一处高耸入云的大石上,周围只剩他们脚下的一亩三分地,身后是悬崖,面前也是悬崖。

    一行人心脏砰砰直跳,看着这突然其来的变故,心中透着寒意。

    “大家注意,此处随时都有危险。”白老凝重的话落下,前后情况不明,自己脚下的地也说不准什么时候消失,他们现在随时都有危险。

    白老小心翼翼地上前一步,看着面前白雾笼罩的悬崖,眉头紧锁,锐利的眼中闪过几缕精光,蹲下身子,捡起身旁的一块石子,朝着悬崖扔了下去。

    石子被抛出,直线坠落,良久,悬崖下毫无反应。

    白老脸上更添一份凝重,他本来以为此处不高,方才一番试探,却出乎了他意料,他敢断定,前方的悬崖少说也有少千丈高。

    如此一来,前方的路就行不通了。

    身后,夏清和看着白老的一番动作,明白了他的意图,眼神轻闪,陷入了沉思。

    白老转过身,身后众人屏息凝神看着白老,白老面无表情,下拉的嘴脸角透露出他此时凝重的心神。

    “千丈悬崖,深不可测。”白老吐出一句话。

    “啊?”当即有人叫出声,惊慌在人群中蔓延,看着周围之景,身后是悬崖身前也是悬崖,他们…无路可走了?

    风白面色微白,看了看低头沉思的夏清和,靠近了一两分,原本有些惊慌的心稍稍定了下来。

    慌乱的人群中,三位长老紧蹙着眉,不断看向四周,思索对策,少年里,祁云则等为数不多,尚且存有理智的人低头,亦是在寻找解救之法。

    突然,人群边缘的夏清和往后退了一步,转过身,看着面前被云雾笼罩的悬崖,清澈通透的眼眸凝了凝,视线下移,看了一会儿,蹲下身子,捡了一块小石子,冲着前方扔了过去。

    小石子落入白色云雾里,被浓厚的云雾笼罩,看不见了。

    不过几秒,“啪——”一声清脆的石子落地声响起。

    夏清和眸光瞬间一亮,前方居然有路。

    “白老,前方有路。”夏清和转过头对着白老说道。

    白老眼中迸发喜意,慌乱的众人也被此话拉回了神智,纷纷看向夏清和。

    白老来到目力可及的最边上的石头上,先是如法炮制地扔了一块石头,听见落地声后,嘴角一抿,抬出一只脚,小心翼翼地往前方被云雾笼罩的地方试了试,脚尖微抬,在空中缓缓落下。

    一脚落地。

    白老悬着的心放下,前方确实有路,只不过是被云雾遮盖住了,他们一时之间没有发现,误以为前方是悬崖了。

    白老松了口气,冲着夏清和笑了笑,“多亏清和机敏。”

    夏清和笑了笑,没有答话。

    此时,身后的一群人也稍微放下了心,有路总比没路好,心底感叹了一句,又看向夏清和,心中又佩服又汗颜。

    不愧是他们要追随的人,临危不乱,沉着镇定,同时他们心中也是汗颜,方才一遇到事他们就乱了阵脚,可看看秦公子叶辰他们,同样是追随夏姑娘的人,他们就是临危不乱,如此一对比,唉,众人叹了一口气。

    “我和孙老上前带路,吴老压后,你们跟着我,切忌要小心。”白老威严的话响起,此处说不准还有什么危险。

    众人凝了凝神,跟在白老身后。

    白老走一步试探一步,走的极为缓慢,一行人彻底笼在白雾中,渐行渐远。

    白雾中,众人睁开眼,走的越远,云雾越浓,他们甚至看不清前方人的身形,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也只有白老走一步说一步的话:“走。”

    跟着白老的指令,一行人又走了几步。

    “走”白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跟在白老身后的夏清和抬起步伐,下一秒,原本平坦稳实的道路霎时凹出一个口子,夏清和一脚踩空。

    夏清和猛然察觉到不对,踩在原地的左腿瞬间一动,想要稳住身形,然而,背后一位看不清路的少年突然上前,无意地撞了夏清和一下,接着从凹口出陡然传来一道吸力,夏清和身形不稳,瞬间跌落。

    一阵失重感陡然袭来,下方凌厉的风呼呼地吹着夏清和的脸,一阵一阵的,刮的脸生疼,感受到自己的身子正极速降落,夏清和脑中转过百种念头,体内灵力疯狂运转,极力控制住身形。

    现在空间是不能进了,否则出了空间还是会来到这个地方,根本无济于事。

    夏清和凝神,周围升起了一层淡淡的灵力光罩,在空中艰难的翻了个身,然而下降的速度依旧不减,风呼呼地刮,强大的气流乱舞,不知过了多久,“砰——”夏清和陡然落地。

    地上裂出道道缝隙,灵力光罩陡然破碎,夏清和喷出一道鲜血,面色苍白如纸,整个人昏迷过去。

    月上中天,周围零落着几个幽蓝的星星,这片天地静谧无声,一如千万年以前。

    地上,紧闭双眼夏清和睫毛颤了颤,费力地睁开沉重的双眼,眼中雾蒙蒙的,夏清和眨眨眼,眼中迷蒙之色散去,看清了周围环境。

    “嗯——”夏清和支起胳膊,最近忍不住的发出一道闷哼,惨白的面容不见一丝血色。

    那么高的悬崖跌落,若不是她自小淬炼体魄,加上修为颇深,如今恐怕早就摔成肉泥了。不过,她此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肋骨断了三根,灵力近乎枯竭,五脏六腑更是受伤严重,微微呼吸都带着极为强烈的痛感。

    夏清和双眸半阖,她身受重伤,这地方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还是进入空间比较稳妥,想着,心神一动,进了空间。

    空间内依旧是荒芜一片,夏清和瘫在地上,空间内浓郁的混沌之气自发向夏清和涌来,化为星星点点的灵力光芒,飞入到夏清和体内,夏清和凝神,缓缓吸收混沌之气。

    时间慢慢流逝,空间外,夜色渐渐过去,清晨暖阳升起。

    两仪镯内,夏清和惨白的脸恢复了几分颜色,不过仍然是苍白无比,往日红润润的唇色透着浅浅的白,经过一夜调息,伤势都被蕴养起来,虽然依旧虚弱,但比起昨日好了许多。

    夏清和伸出手,心随意动,两个丹药瓶就这么出现在手中,拽开瓶塞,拿出几粒丹药放入口中。

    这两瓶丹药一为续骨丹,一为益血丹,药效极好,治疗她此时的伤势再好不过。

    服下了丹药,夏清和微眯着眸,想起了昨日的一幕,白老行走时无比小心,而且分明是试探过有路可走的,偏偏她一脚踏空,跌入这里。

    纤细的玉指轻敲,她们昨日到底是入了什么地方,不但原有的路瞬间消失,她跌落时那道突然从底下传来的一股力道也是诡异的很。

    会是什么东西把她拉下来的呢?

    夏清和蹙了蹙眉,陷入沉思。

    夏清和不知道的是,昨日,在她跌落悬崖后,白老一群人脚下的路亦是突然消失,剩下的所有人都纷纷跌落,不过,与夏清和不同的是,他们没有跌落在此处,而是跌入了另一个地方。

    也幸亏那地方较高,他们跌落时间不长,一行人凭着自身灵力,护住了身体,没有被跌成肉泥,只是受了一些伤,不然,若是同夏清和一般,跌落时间如此之长,恐怕粉身碎骨便是他们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