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情根深种
    顾君华揽着夏清和,在空中跃过一层层葱翠山林,渐渐远离了队伍,空中,夏清和清冷淡然面上染上一层寒霜,水涧幽谷般的声音氲着冷然,“放开。”

    顾君华嘴角紧抿,如夜的墨色眼眸中幽深深的,如同万里深渊,幽深黑暗不见底,望之只觉阴冷幽诡,一眼生畏。

    顾君华听到怀中人儿冷然的话,幽深的眸子沉了沉,一言不发,依旧飞身前行。

    夏清和面色更冷,见顾君华沉默,倏地扬起手,变手为掌,运起灵力,拍向顾君华,凌厉的掌风打在顾君华身上,顾君华仿若未觉,面沉如水,看上去毫发无伤,唯有那一瞬间微白的面色暴露了几分受伤的事实。

    他逆转时空后,伤势时好时坏,夏清和灵宗修为的一掌,虽然威力尔尔,却是一掌打在伤处,顾君华面色一白也是正常。

    夏清和看着顾君华瞬间微白的面色,一怔,没想到他竟然不避不闪,硬生生的受了这一掌,眼中怔然,方才的一掌还未收回,掌心隔着玄色衣衫,贴在顾君华温热的胸膛上,夏清和感受到掌心的温热,顿时清醒,闪电般地收回手掌。

    夏清和玉手轻缩,眼看就要收回手掌,一道风声传来,手腕被握紧,夏清和抬头,翦水的美眸对上顾君华幽深暗沉的眸子,顿时怔愣,那黑沉沉的眸子如同一个幽深诡异的深谭,漩涡缓缓转动,夏清和的整个心神都被吸入进去。

    二人就这样对视良久,眼中仿佛只有彼此。

    时间翩然而过,二人缓缓下降,夏清和落地,感受到脚下坚硬的土地,夏清和回神,移开双眸,不去看顾君华那双情绪莫测的眼眸。

    在顾君华怀里挣了挣,想要挣脱,这下顾君华没有阻拦,双臂卸了力,松开夏清和,夏清和感受到两臂的禁锢不在,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顾君华,冷声出口:“顾君华,你究竟想干什么?”

    顾君华眸中沉沉,一切情绪都被掩藏,低沉的声音响起,没有回答夏清和,而是问道:“你就那么喜欢祁云则?”

    夏清和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

    顾君华骨节分明的大掌攥紧,顾君华周身气息压抑无比,暗沉沉地,心中嗜血的**被死死压制,沉默地走上前一步,低头,一字一句道:“你就那么喜欢他?”

    夏清和心中一紧,敏锐的直觉告诉她顾君华现在很危险,夏清和瞬间神经绷紧,“我和他只是朋友之谊,不是你想的那样。”

    周围的压抑的气息一松,顾君华眼底一丝猩红散去,整个人如同在地狱边缘被拉回来的魔神。

    一念成佛,一念渡魔。

    方才一句话,将一个即将走在地狱边上的疯魔的人拉了回来。

    顾君华神色缓了缓,低声说道:“别和他走的太近,他心怀不轨。”

    夏清和秀美的眉毛蹙起,望着顾君华,无比认真地再一次问道:“顾君华,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顾君华张了张嘴。

    夏清和眉目透着冷意,语气重了几分,“第一次,在灵雾山巅你起了杀心,最后却突然放了我,还要让我替你在云荒扩张实力,依照你谨慎的性格,让一个刚见过一面的陌生人替你如此行事,你不觉得,此番举动太过怪异吗?”

    顾君华沉默不语。

    “第二次,你赠我丹鼎,我不信你不知道那丹鼎的珍贵之处,可以却偏偏送了我,一面之缘,就要送如此至宝,谁信?”

    顾君华垂眸半敛。

    “第三次,你让我替你寻找灵植:菩提神果、阴阳两生花,这两株灵植,根本不存在这个世界,对吗?”

    顾君华眸光轻闪。

    “第四次,你让墨北就在云荒助我,可是,这些天来,为何墨北从未提及过扩张势力一事。”

    “再后来,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疑点”,夏清和沉声,向着顾君华走了一步,语气深重,声调拖长,微微扬起,“这些,你怎么说?”

    夏清和此番话不是鲁莽之语,而是经过冷静思考后才决定说出的话,她早就发现了这些异常,本想按耐住,看看顾君华究竟所图为何,但顾君华最近行事却越发诡异,所以今日,她也就捅开这层窗户纸,直言不讳地问问顾君华,他究竟目的为何?

    顾君华抬头,看着夏清和清冷凝霜的脸,缓缓一笑,如同佛陀拈花,笑中悠然,亦如同魔神嗜血,血腥诡谲,岁月不敢夺其风华,如画山河沦为陪衬。

    低沉的声音响起,“第一次,我若直接放你,你定会起疑,怀疑我另有所图,所以我让你为我扩张势力,打消疑虑,因为,我心悦你。”

    顾君华缓缓上前,缱绻温柔的声音响起:“第二次,我知道那丹鼎是至宝,但我想送给你,因为,我心悦你。”

    “第三次,我让你找两颗根本不存在的灵植,这样我们的联系就能久一些,我就能徐徐图之,谋你的一颗真心,因为,我心悦你。”

    顾君华步履缓缓,越靠越近,声音低沉酥麻,撩动人心,“第四次,墨北就在云荒,名为助你,实为护你,因为我不想你受伤,更因为,我心悦你,。”

    顾君华已至夏清和身前,二人距离仅有一寸之地,顾君华侧过头,温热的气息洒在夏清和莹白的耳根处,一字一句,情深无比,“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心,悦你。”

    夏清和僵住身子,眸中闪过种种情绪,有震惊有恍然有无措有呆愣,这……这便是顾君华的目的,顾君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几日前山洞内,顾君华也曾说过他喜欢她,只不过那时太过突兀,她存有防备,对顾君华的话半信半疑,可如今,顾君华将一切的事情都摊开,明晃晃地告诉她,他就是喜欢她,他的处心积虑,他的诡异行为,他的费尽心思,都是因为,他喜欢她。

    夏清和震惊了半晌,活了十四年的她第一次有些无措。

    顾君华说完那番话后就陷入了沉默,夏清和张了张口,亦是不知道说什么。

    二人相对而站,亲密无比,时间仿佛静止,偶尔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这方天地静谧而美好。

    良久,夏清和侧过头,看向顾君华,嗓子干涩,说道:“灵雾之巅你不过是第一次见到我,为何就突然喜欢上了?”

    顾君华起身,站直了身子,看向夏清和,眼底满是缱绻柔意,傻清儿,寻寻觅觅十四年,情根早已深种,又怎么会是突然喜欢。

    不过,顾君华眸光轻闪,上一世的事情,于她来说已是云烟,他亦不想让她知道过往,这一世,她只需要知道,她与他相爱便好。

    顾君华修长的手指抬起,撩起夏清和耳边的秀发,声音温柔,回答了夏清和的疑问,“是啊,一见钟情。”

    不是情根深重,而是一见钟情。

    夏清和平静无波的心湖荡起点点涟漪,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虚化,唯有顾君华高大的身形和耳边缱绻深情的话。

    灵魂深处,夏清和晃了晃神,这一幕好熟悉,这感觉也似曾相识,仿佛……从前顾君华对她说过一般。

    怔愣地看向顾君华,夏清和捂住心口,有些迷惘。

    今天的一切都超过了她的预料。

    怔然间,顾君华双手抬起,握住夏清和的两肩,低声问道:“清儿,你喜欢我吗?”

    顾君华平静的话语中带着小心翼翼,微微用力的双手透露出几丝紧张。

    夏清和的心跳动一下,她喜欢他吗?她好像不喜欢。

    先前她防备他,怀疑他,从来不曾有过对他有过心动的感觉,夏清和张了张嘴,“我……”

    我喜欢他。

    灵魂深处,一道声音穿过了时空,跃过了十四年的岁月,对她悄悄说道。

    夏清和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

    顾君华的大手顿时用力了几分,感受道这股力道,夏清和内心无故有些慌乱,伸出手一把推开顾君华,身形跃起,落荒而逃。

    原地,顾君华垂着头,良久,扯开嘴角,无声微笑,后来,顾君华的胸膛震动起来,愉悦的声音从声腔里传来,笑声惊动了林中的鸟儿,闪着翅膀,扑棱棱飞起。

    *

    夏清和仓皇跑出后,脚下如风,行了数十里路,在一处水涧旁停了下来,坐在水边,望着水中青石,听着悦耳舒缓地水声,一颗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夜色渐渐覆盖了天空,幽蓝的星光闪烁,无边璀璨,水涧旁,渐渐笼起淡淡白雾,在皎洁的月色下,显得朦胧缥缈,清寒一片。

    水声清越,望着这仙境一般的水涧,夏清和回了神,往日冷静沉着的思绪回归,心中波澜不惊,看着这无边月色,夏清和起身,灵力运转,向着白老一行人的方向而去。

    水涧半日,她也想明白了。

    人活一世,随心而已。

    不去刻意纠结,不去刻意改变,顺其自然,若是喜欢便接受,若是不喜则远离,如此而已。

    这便是她夏清和,随心而为,潇洒肆意。

    *

    京城。

    风云拍卖行内,孤狼坐在包间内,看着面前妖娆玲珑的女子,“主子说了,这些东西留暂时不拍卖,等到其他两国到来的时候,在举行拍卖会。”

    妖娆玲珑的女子手上拿了一把小巧的精致团扇,手腕动了动,语意妖娆,“我知道了,主子可有什么其他吩咐?”

    “主子让我们暗中查查仙云宗的底细。”孤狼板着一张脸。

    月半潋拿着团扇的手一顿,面上有几分难色,却还是点点头,“我会通知千杀门,让他们去办。”

    事情一了,孤狼站起,腰身挺直,一身黑色男装衬得他如同出鞘的利剑,“我走了。”说完,一个人出了房门。

    月半潋见此轻笑一声,妖娆的声音响起,“主子从哪找来的人,面无表情看上去不解风情的。”

    皇宫,勤政殿,皇上祁苍手拿朱笔,批阅奏章,李总管从侧门匆匆而入,在皇帝耳边低语几句:“皇上,皇后娘娘的那件事的确是茹贵妃下的手。”

    “啪——”祁苍手中的朱笔应声而断,祁苍面色大怒,一双眼充斥着怒火,嘴中吐出两字:“毒妇!”

    李总管惴惴着心,试探地问了一句,“那皇上您要……?”祁苍面色更怒,大掌拍向面前的案桌,咬着牙,“忍,三国大比在即,不能出岔子。”

    李总管点点头,心里明白了皇上这是要等到大比过后,才会动茹贵妃,毕竟茹贵妃背后可是有四皇子和沈国公府作倚仗。

    三国大比在即,京城这潭深水也渐渐暗流涌动。

    *

    试炼之地,夏清和赶回来时,一行人正在原地,打坐修炼,夏清和环顾一周,眉头一挑,他不在?

    “清和,你没事吧?”祁云则看到夏清和,担忧了半日的心逐渐放下。

    “无事,只是路上有事耽搁了一会儿。”夏清和摇摇头。

    “那就好。”祁云则放下了心。

    距此处几里外的一处空地上,皎洁的明月将顾君华背影拖的长长的,顾君华腰间的风绯玦一闪一闪,绯红的光在暗夜的跳动着。

    大掌取下风绯玦,一道灵力闪过,墨北焦急的声音传出:“君隐有变,君上速回!”风绯玦绯红的光亮熄灭,顾君华面无表情,唯有嘴边悄悄低垂的嘴角,泄露了丝丝不虞。

    收了风绯玦,顾君华向前走去,不过须臾,来到了队伍里,顾君华到来的一瞬间,夏清和便立即感受到了。

    抬眸,视线落在顾君华身上,眼神坦荡荡的,不见一丝慌乱。

    顾君华眉心动了动,清儿这是想明白了?

    顾君华来到夏清和身旁,眸色带着难得的缱绻温柔,“清儿,如何?”

    夏清和望了一眼顾君华,“随心。”

    听见此话,顾君华眼角溢笑,轻轻颔首,随心?的确符合清儿的性子。

    二人相处的无比自然,淡淡温馨流转,一切的隔膜消失,两颗心贴近不少。

    一旁,祁云则看着二人,眉头轻皱,仅仅是半日而已,一些东西好像在悄然发生变化。

    ------题外话------

    这章修修改改的……写了很久,希望你们能喜欢。

    清和重来一世,记忆皆无,但是刻在灵魂深处的爱意是存在的,她这一世对顾君华便是有这种爱的熟悉与悸动。

    好了,就这么多

    另外,祝你们小年快乐(虽然已经晚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