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纷纷追随 心生醋意
    柔软湿润的土地上,风白幽幽醒来,神色迷茫,看了看四周,干涩的嗓子里冒出一句沙哑的话,“我……我没死?”

    身旁,一位少年噗嗤笑出声,“风白,你没事了,是夏姑娘救了我们。”风白呆呆愣愣地,还没弄清楚情况,重复了一句,“夏姑娘?”

    少年靠近了风白几分,眉飞色舞地将方才的事情说出,原本几句话就能说完的事情被少年说的跌宕起伏,时不时地手舞足蹈,语中尽是对夏清和狂热崇拜。

    少年的话虽然颇长,好在详细无比,风白静静听完后,明白了怎么回事,远远的看了一眼夏清和,双唇紧抿,眼中情绪复杂。

    他和那些京城子弟不同,他出身贫寒,无父无母,从小便尝尽人间艰辛,后来一路摸爬滚打,凭着自己较高的天赋和从小练就的坚毅忍耐的性格,进入了群秀比,后来在群秀比中费劲千辛万苦胜出,这才有了机会进入试炼之地。

    可人与人终究不同,他虽进入试炼之地,京城的那些少年却是从不正眼看他,偶尔的交流也是带着高傲和疏离,想要与他分隔开来,他是被孤立的那一个,身边也仅有一个尚且不错的朋友。

    可这有什么?他自小尝尽人情冷暖,也猜的出京城这些人的做派,所以,他们的冷淡疏离,他一点也不在意,只是,这次他没想到,夏姑娘那样实力高强,身份不凡的人,竟然会给他渡灵力,出手救他。

    生平第一次,他感受到关心,那种不掺杂算计的纯粹的关心。

    风白阖上眸,遮住眸中的种种情绪,良久,挣开双眼,眸中情绪一清,双手紧握成拳,面上闪过坚定之色,好似下了某种决心。

    那边夏清和刚与三位长老交谈完,察觉到有人过来,稍一转身,看到了抬步走来的风白。

    风白见夏清和看过来,握成拳的双手紧了紧,一鼓作气地跑到夏清和身前,单膝跪地,双手重合,低头说道:“夏姑娘救命之恩,风白铭记于心,从此愿追随夏姑娘,希望夏姑娘不嫌弃,收下我。”

    夏清和先是被风白这番动作弄的一愣,继而听到风白的话,挑了挑眉,他要追随她?

    看面前垂头的少年,夏清和微思,她现在的确是需要人培植实力,有人愿意投靠再好不过,不过她一向都是宁缺毋滥,风白贸然前来,她还未曾了解过他的身世秉性,现在自然不能答应。

    夏清和正在微思,周围的人却是炸开了锅,经过这两次变故,他们心中早就对夏清和崇拜景仰不已,正想找个机会感谢一番,表达他们狂热的情感,却没想到被风白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小子抢先,还出口惊人,说自己想要追随夏姑娘。

    众人内心都是愤愤,一边暗恼风白抢先他们一步,一边冷嘲风白的痴心妄想,夏姑娘何等人物,又怎么看上他这个出身低下的无父无母的孤儿。

    三位长老捋着胡子,看着跪地的风白,心中一笑,这小子脑袋倒是灵光,清和这丫头定然不是池中物,他若是能追随她,以后可少不了一场大造化。

    地上,风白垂着头,紧咬着唇,背后隐隐出汗,感受到众人的视线,心底有些难过,良久,见夏清和还未出声,心底自嘲,嘴角有些苦涩,看来自己还是妄想了,自己这身份又有谁看得上呢?

    风白双合的手掌动了动,打算起身,不再自取其辱,这时一个清冷的话音传来,“收下你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人都收。”

    风白大喜,瞬间抬头,看着夏清和,眸中毫不掩饰激动的心情,他本以为夏姑娘看不上他,没想到峰回路转,他竟然还有机会。

    风白当即激动道:“夏姑娘,您说,我一定可以的。”夏清和颇为神秘一笑,清冷的气息散去几分,“那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这是要考核他了,风白大喜,高声喊道:“是。”

    周围的人早已被这番变故弄得一愣,他们没听错吧,夏姑娘不但不嫌弃风白那小子,反而还要考察他?

    众人心中震惊不已,又看了看风白那激动喜悦的脸,众人撇撇嘴,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本来他们都看不上风白,没想到他现在竟然搭上了夏姑娘,若是让他成了,他以后便可名正言顺地待着夏姑娘身边了。

    当然,一众懊恼的人里,也有机灵的,比如:叶辰。

    叶辰见了方才的一幕,转了转眼珠,突然从人堆里跑出,径直来到夏清和身前,像模像样地学起来风白,单膝跪地,双手重合,难得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低头恭敬说道:“夏姑娘,我叫叶辰,我也想追随您。”

    此话一出,众人一愣,还带这样玩的?

    夏清和则是闪了闪眸,内心起了心思,京城这些子弟之中,倒是有几个她看得上的,叶辰若是想追随她,倒是有可能,夏清和心思百转,出声道:“同风白一样,通过考核即可。”

    叶辰一喜,亦是高声答道:“是。”

    说完,站起身来,浑身荡漾着喜意,步伐轻快的回到了队伍里,众人见此,暗骂几句,叶辰向来心思活跃鬼主意多,这次竟然反应如此快,在夏姑娘面前露了脸。

    不得不说,这群少年都是把夏清和当成了自己的恩人,榜样,对她的都是狂热崇拜不已,一个个忠实拥护夏清和,看到风白和叶辰如此行为,才都会暗暗羡慕嫉妒。

    不过,二人的行为也让众人心思活络起来,一个个盯着夏清和,眼底狂热,感受到众人的视线,夏清和微微一愣,有些无奈。

    而一旁三位长老看到这群孩子如此神态,不知怎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事实证明,他们的感觉没有出错。

    只见,人群里秦墨寒、沈敛白突然走出,对着夏清和,亦是表明自己想要追随的态度,接着,不等夏清和回答,一群少年呼啦而上,仿佛商议好一般,齐齐喊道,声音震耳欲聋,“吾等亦愿追随夏姑娘。”

    站在夏清和身旁的三位长老面色齐齐一黑,这可都是他们西泽的少年英才,如今竟然都要追随她,那他西泽日后该如何?

    夏清和瞄到三位长老黑沉的面色,轻轻一咳,她可没想过挖墙脚,奈何这墙角自己送上门来,这可不能怨她。

    “胡闹!”白老面色通红,花白的胡子翘起,大声斥道。“你们是西泽未来栋梁,如今都投靠夏姑娘,西泽要如何?”

    众人被白老一吼,缩了缩身子,想要站起,却看到前方秦墨寒、沈敛白纹丝不动的身形,顿了一下,咬了咬牙,继续跪地。

    这下好了,全场这么多少年,被白老训斥一番后,竟然没一个站起身来的,白老见此,怒火顿时升腾,指了指这群少年,身子都被气的抖了抖。

    夏清和见此扶了扶额,避免白老再一次爆发,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日后会有考核。”

    众人喜笑颜开,精神抖擞,站起了身。

    白老听见此话,顿时双眼瞪大,夏姑娘不会真的想要收下这群孩子吧,那可不行,张了张嘴,刚想劝说,夏清和就微微转身,给了白老一颗定心丸,“白老放心,我的考核可不是那么容易过的,这群少年多数还是西泽的。”

    白老闻言,提着的心稍稍放下,“那就好,那就好。”若是真都被清和这丫头撬走了,那他哭可都没地儿哭。

    毕竟是这群西泽孩子自愿追随清和这丫头的,他能如何?还能硬拦不成?

    白老感叹完之后,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男人是怎么进来试炼之地的?

    一开始事情紧急,大家都忙着注意瘴魅,后来又担心瘴毒,倒是没注意到那个男人,现在事情一了,他突然想起,这可是试炼之地,那男人是怎么进来的?

    白老心思转了转,眼神隐晦地打量了一番不远处仿若隐身一般的顾君华,心中警惕。

    此时,顾君华低垂的眼眸轻抬,暗沉的眸子扫了一眼白老,那一眼极为平静,眸中并无其他多余情绪,有的只是淡淡,随意,平静至极。

    可偏偏就是这样平静的一双眼,却让白老心中陡然一寒,浑身紧绷起来,快速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好可怕的男人!

    白老心中发怵,方才,自己甚至没感受到他身上的威压,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他心惊胆战,这男人好可怕的实力!

    白老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

    同时,白老亦是疑惑,这样强大的男人似乎与清和丫头相识?

    想了想,白老眉头紧锁,还是将心头的疑惑压下去,没有多问。

    *

    西泽京城,酒肆临立,行人众多,路上吆喝声不绝,一如往日的繁华热闹,皇宫内,茹贵妃处,茹贵妃身着云锦秀裙,外套了一件大红织金云霞外衫,头上三千青丝翠玉环绕,一根金色嵌红宝石簪子尤为醒目。

    茹贵妃此时神色颇为慵懒地靠在贵妃榻上,一旁,以为侍女低低俯身,以手覆耳,在茹贵妃耳边悄悄言语了几句。

    茹贵妃慵懒的神色顿时一变,双眼一凝,透露出几分凌厉,“你是说,皇上好像查到了什么?”

    “是,当初那人潜逃,我们的人没追上,还留了一个活口。”侍女声音微颤。

    茹贵妃眼神眯起,一丝狠意闪过,“去,现在去打探清楚,本宫不留无用的人。”

    “是。”侍女点头,急忙出去。

    贵妃榻上,茹贵妃神色莫测,她下毒之事如此隐晦,千万不能被皇上查出些什么,否则……想到这茹贵妃神色神色一狠,娇媚的脸上透着恶毒。

    星移斗转,月落日升,几日时光匆匆而过。

    试炼之地中,白老带着一群人缓缓行走,夏清和顾君华跟在队伍里,这几日,他们在试炼之地里遇到了不少危险,大家也都挂了不少彩,不过好在都是小伤。

    值得一提的是,众人对顾君华这个突然到来的男人好奇不已,一个个暗暗惊叹顾君华的尊贵的气度和那俊美无俦的样貌,是以,来了几日众人都未敢和顾君华说话。

    不过,此时顾君华却是心情微恼,目光暗沉的看向前方。

    “清和,那日我们离开后,空间通道内发生了什么?”祁云则手拿一把折扇,温润出声,带着淡淡关切。

    “那日空间壁即将合上,空间通道又坍塌了,我便趁机借助法器快速逃跑,我运气好,赶在通道坍塌前到了试炼之地。”夏清和缓缓出声,隐藏了几分事实。

    春日的阳光明亮而不刺眼,泛着暖意,轻轻照在地上,夏清和一截玉白的脖子上淡淡阳光照耀,莹莹生辉,雪白夺目。

    祁云则点点头,看着夏清和,清澈的眸子晃了晃,一丝惊艳闪过。

    身后顾君华见到这一幕,本就暗沉的双眸更为幽深起来,那些少年只觉周身温度突然下降,一抹冰冷寒意袭来,抖了抖身子,暗道,都快至夏日了,为何还有寒风。

    前方,祁云则又低低说了两句,二人继续攀谈起来,顾君华从身后看,夏清和唇角微弯,漾着浅浅的笑意,清冷的面上是他不曾见过的柔和随意。

    见此,顾君华玄色袖袍下的大掌骤然攥紧,面色黑沉下来,快速上前两步,一把拉住夏清和的手,夏清和一惊,转头,微怒道:“你干什么?”

    顾君华牙一咬,和他说话便是恼怒,对着祁云则就是柔和随意,她就那么讨厌他?

    顾君华沉着脸,也不回答夏清和,大手用力,将夏清和带入怀中,接着飞身而起,穿过片片树林,就这样抱住夏清和,将人带走了。

    “清和……”祁云则反应过来,足下轻点,想要去追夏清和,岂料,白老眼疾手快地一把按住祁云则,阻拦道:“他们是旧识,夏姑娘无事。”

    祁云则皱起眉,面上一抹浮躁之色显露,看了看早已失去踪迹的两人,叹了口气,不再去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