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灭瘴魅
    “火焰?”瘴魅闻言,先是害怕了一瞬,随即好似想到什么,倨傲道:“若只是普通的火焰,我劝你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我瘴魅活了这么多年,区区普通的火焰可伤不了我。”

    夏清和斜睨了一眼瘴魅,寒冷的声音如同沁在天山冰雪里,“那你就好好看看,这火能不能伤的了你。”

    说罢,伸出右手,指尖轻动,一簇火焰从玉白的指尖冒出,缓缓跳动,霎时,周围空气都是一热,温度提升不少。

    瘴魅神色紧了紧,声音沉了几分,“丹火?你是炼丹师?”

    夏清和眉头轻挑,没有答话,冷然的双眼看着瘴魅,飞升而起,玉白的指尖火焰晃动,向着瘴魅而去,瘴魅神色颇为凝重,缓缓飘起,手心中黑煞之气涌动而出,拦住那道火焰。

    夏清和悬在半空中,白裙翻飞,一只手臂伸出,指尖金黄的火焰泛着灼热,与黑煞之气正面袭上,瘴魅亦是浮在半空中,掌心里的黑煞之气源源不断地涌出,看上去势均力敌。

    下方,一群人乌黑着脸,神色紧张的看向夏清和,心中忧虑,夏姑娘的丹火能斗得过瘴魅吗?

    正在众人心思浮动之时,上方战场猛然发生变化,瘴魅扭曲着一张脸,浑身青烟与黑煞之气暴涨,手中猛的用力,黑煞之气瞬间变为一团浓黑,带着阴冷之气,扑向夏清和,夏清和神色不变,指尖火焰晃了晃,下一瞬,黑煞之气涌来,指尖火焰闪动一下,竟然——灭了!

    夏清和眉头颦蹙,足尖一动,猛然翻身,柔软的腰肢轻扭,迎面而来的黑煞之气贴着腰身而过。

    瘴魅看着夏清和,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怪声怪气地说道:“丹火?也不过如此,这么轻易的就灭了。”

    下方,众人心底一凉,夏姑娘的丹火竟然也斗不过瘴魅,难道他们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众人心底笼上一层绝望。

    祁云则却是看着夏清和,虚弱的面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远处,顾君华气息稍冷,看着祁云则担忧的面孔,狭长冷漠的眸中氲着丝丝不快。

    夏清和落地,看着玉白的指尖,蹙起秀眉,没想到瘴魅身上的黑煞之气竟然如此浓郁阴森,普通的丹火竟然奈何不了它。

    夏清和抬眸,看着瘴魅那得意的笑容,略一思索,眸光轻动,突然缓缓笑了起来,霎时,仿佛清丽的白花悠然绽放,摇曳生姿,风华无双。

    如斯笑靥,顾君华晃了晃神,几秒后,顿时清醒,看着周围面上的惊艳之色,面色顿时一沉,周身释放出寒气,霎时,温度陡然降至冰点,众人蓦然感受到一股寒意,抖了抖身子,清醒过来。

    瘴魅见到夏清和那抹笑,呆愣了一瞬,桀桀问道:“你这个女人,死到临头了,你居然还笑的出来?”

    夏清和睨了一眼瘴魅,翦水般的眸子里意味深长,瘴魅被那眼神看的浑身一冷,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神色警惕的盯着夏清和,难不成她还有后招?

    夏清和再次伸出手,指尖如同方才一般,飘出一簇火焰,瘴魅一愣,神色放松下来,桀桀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招数呢?没想到还是这丹火。”说完,又是不屑一笑。

    下方,已经瘫在地上的吴老皱着眉,声音虚弱,“这丹火不是没用吗,清和这丫头怎么又使出来了?”

    白老眼神微思,“不知道,她不是愚钝之人,这么做一定有原因,我们且看看。”

    夏清和看着指尖的丹火,金黄的火焰跳动,除了火芯中一点微弱几不可见的极紫之色,在外人看来的确没有什么不同。

    普通丹火既然奈何不了瘴魅,那生于太荒、孕于混沌的万火至尊,衍紫焚天焰呢?

    不过,衍紫焚天焰不宜暴露人前,她便借普通丹火掩饰一二,现在看来还不错,众人皆没有发现其中的端倪。

    夏清和灵力运转,黑发随风舞动,指尖火焰瞬间变大,浮在掌心中,接着双手结印,手中火焰化为一团火球,带着炽热的能量,携万钧之势,飞向瘴魅!

    瘴魅嘲讽一笑,神色随意,掌中运起黑煞之气,迎上那团火球,瘴魅面上一片不屑,仿佛已经预见了那团火球被扑灭的下场。

    只是,现实往往都是出人意料。

    只见,浓浓黑煞之气扑向火球,火球速度不变,隐藏在中间的极紫之色迸发出一道强烈的灼热能量,那团黑煞竟然瞬间湮灭于无形!

    瘴魅神色惊骇,眼中带着不可置信,下一瞬,火球横飞而来,扑向瘴魅。

    “啊——”瘴魅凄厉的声音响起,众人闻声抖了抖,只见,那火球跗在瘴魅身上,变为一团烈火,瘴魅整个身子都燃烧在烈火里,黑雾之气翻涌,却被烈火灼烧化为道道白烟,消散于无形。

    熊熊烈火正无声灼烧。

    “饶了我,饶了我……”瘴魅痛苦的声音响起,青烟般的身体在烈火的灼烧下,已经变成淡淡白色,越发透明起来。

    夏清和眉目清冷,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动容。

    此时,随着瘴魅的身体越发透明,整个林子里的黑雾也缓缓散去,没过多久,瘴魅凄厉的声音彻底湮灭,整个身子已经化为缕缕白烟,消散在了天地间,林中的黑雾也彻底褪去,恢复清晰明净的模样。

    尚存清醒的一些人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喜悦传递开来,一个个看着夏清和,眸光又是激动又是感激,还带着狂热的崇拜。

    众人心中喜悦,然而,他们的喜悦没持续多久,就被一声惊慌的叫声打断。

    “风白——”一个少年伏在地上,看着旁边一个瘫倒在地的人,大喊出声,众人抬眼望去,瘫在地上的那位少年正浑身抽搐,整个裸露在外的肌肤全是乌黑的,嘴角更是流出大量乌黑的毒血,看上去命悬一线。

    夏清和神色一紧,快步走上前去,蹲下查看,一人声音带着哭腔:“夏姑娘,我们这群人都中了瘴毒,风白修为最弱,没能压制住瘴毒,瘴毒发作了,他是不是快要死了。”

    此话一出,其余之人也伤感起来,瘴魅灭了又怎样,他们身中瘴毒,除非现在就有解药,不然他们是撑不到走出试炼之地,回到西泽国求医的。

    想到这,周围一片愁容,一些女子甚至小声啜泣起来。

    夏清和眉头一蹙,清冷的声音如同溪水划过山涧,“安静,他还有救。”众人一愣,三位长老率先反应过来,顿时激动,“清和丫头,你能解这瘴毒?”

    夏清和是三品炼丹师的事他们也略有耳闻,但是那位三品炼丹师炼出的解毒丸却是毫无用处,如今夏清和说她能解毒,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能解。”夏清和凝神,两指并拢,纯白的灵力缓缓输入到风白体内,风白抽搐的身体渐渐平稳下来,唇边的黑血也慢慢止住。

    众人见此,眼睛一亮,心中燃起希望。

    “风白中毒太深,我先为他渡一道灵力,护住他的心脉。”说完,夏清和扫了一眼周围瘫倒在地的少年,叹了口气,“中毒的人太多,解药不足,我先炼制解药。”

    众人点点头,一双眼感激又期待的看着夏清和。

    夏清和也没走远,在众人附近选了一处空地,拿出一个普通丹鼎,指尖弹出一道火焰,开始炼制起来。

    这是众人第一次见夏清和炼丹,夏清和动作随意自然,药材一个接着一个的凭空出现,不断落入鼎内。

    剔除杂质,剥离药材,提纯药性,融合成丹,素白的两手飞舞,动作行云流水般自然连贯,期间没有丝毫慌乱无措,就连神情也都是云淡风轻,仿佛不是在炼制救命的丹药,而是做着饮酒赏花的雅事。

    清冷淡然,般般入画。

    众人不约而同的想起这句话。

    敛住自身气息的顾君华看着这般模样的夏清和,有些出神,上辈子清儿从洪荒底层中摸爬滚打,心思极重,心肠也是颇为冷硬,如同刺猬,防备无比,让人难以靠近,这一世,清儿虽然看似冷心冷情,但心中却是柔肠百转,愿意相信他人,愿意出手救人。

    重来一世,有些东西已经悄然变化。

    良久,丹鼎剧烈震动起来,夏清和眸光一凝,一股灵力挥出,精神力凝成一股股白色丝线,缠绕住丹鼎。

    丹鼎渐渐稳住,一股清香飘出,众人闻之,只觉身上轻松不少,瘴毒的痛苦竟然也减缓了一两分。

    夏清和素手拍向丹鼎,一颗颗玉白光滑的丹药瞬间飞出,乖顺无比地落入夏清和手上的木盒中,一行一列,排的整整齐齐。

    众人大喜。

    夏清和拿着木盒,一一分发丹药,率先走到三位长老处,分发好后,又来到祁云则身边,玉手拿出丹药,刚要递给祁云则,谁知,一旁一直敛息的顾君华突然抬步走来。

    众人看着突然出现的顾君华,纷纷一愣,先是惊艳了一瞬,后来眨眨眼,满头雾水,这人从哪冒出来的?

    夏清和也是惊讶,没想到顾君华会突然出现,顾君华却是没管那么多好奇不解的视线,无比自然的从夏清和手中接过木盒,柔声道:“这样太累了,我来。”

    夏清和一愣,还没想清楚这话的意思,就看到顾君华随手一挥,数十个洁白如玉的丹药腾空而起,仿佛有意识般地飘到每个尚且清醒的中毒之人身前,其中,也包括了祁云则。

    夏清和抽了抽嘴角,睨了一眼顾君华,不知道他是吃错什么药了。

    顾君华神色自若,好似明白了夏清和心中所想,轻声道:“这种粗活我来就好。”闻言,夏清和无奈抚额,粗活?这也叫粗活?

    *

    西泽国京城,千叶赌坊最顶层。

    一处宽敞的房间内,处处透着精致奢靡,一个红纱制的掸红木雕花屏风放于东面,填漆木桌上放着银错铜錾莲瓣宝珠纹的熏炉,角落内,众人万金不得的潋红紫金花正含香吐露。

    背光处,一人长身玉立,颀长的身姿投下一片黑影,室内一片寂静,男子慵懒地声音响起:“其他两国出发了?”

    “回主子,云耀国与朝凤国皆已出发,正赶往西泽。”暗处,一人弯着腰,恭敬道。

    “都来了谁?”

    “云耀国来了丞相萧封辞、大皇子百里卿,朝凤国来了摄政王朝久歌,公主朝颜玉。”

    “呵。”男子妖红的唇勾起,嘴里发出一道意味不明的声音。

    男子眼眸微扫,懒洋洋地,似是无意道,“小清儿最近如何了?”

    暗处,那人垂着头,“夏小姐尚在西泽国试炼之地,还未出来。”男子皱了皱眉,“西泽国真是麻烦,试炼还需如此长的时间,要是把我的小清儿折腾坏了,那可怎么办?”

    暗处,暗卫僵硬着一张脸,听见自家主子如此不满的话,心中默默想着,夏姑娘可是和主子您一样强悍的人物,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折腾坏。

    *

    试炼之地处,一众人服下了丹药,神色舒缓不少,面上的乌黑之色也都褪去,三位长老缓缓起身,站到夏清和身前,“清和姑娘,此次多亏有你,先是阻止空间壁移动,后来灭了瘴魅,又替我们解了瘴毒,若不是你,恐怕我们这些人难逃一劫,如此恩情,请受我们三人一拜。”

    说完,三位长老双手放于身前,身子一弯,行了一个大礼,夏清和见此,身子一闪,避过了三位长老的大礼,“我与云则交好,又是西泽之人,长老不必如此。”夏清和开口。

    三位长老抬头,语气郑重,“如此恩情,我们三人铭记于心,如今我们以西泽皇室之名,承诺夏姑娘,他日有难,我西泽定当倾举国之力相助!”

    倾举国之力相助!

    如此承诺,不可谓不重。

    即便是夏清和也被震撼一瞬,没想到三位长老竟会许下如此重诺。

    眸光轻闪,夏清和回以正色,“好。”

    救人于她来说不是施恩,而是随心而为,她也不曾想过得到这些好处,但于他们而言,自己救了他们,这便是恩情,他们要还,是以,此番夏清和没有拒绝,西泽竟然许下如此承诺,那她答应便好,总归不是坏事。

    而三位长老见夏清和答应,脸上纷纷染上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