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众人危机,出手救人!
    瘴魅从水泽里缓缓飘起,由青烟凝成的人形还带着滚滚浓黑的煞气,白老掠至瘴魅身前,身形一动,手指弯曲,手心里灵力汇集,挥向瘴魅。

    瘴魅漂浮着身体,看着白老挥过来的灵力,冷然一笑,青烟似的身体在空中极速晃过,来到的白老身后,接着一股暗煞之气朝着背后袭去,白老只觉背后一凉,心中暗道不好,身形瞬间腾空,在空中一个后空翻,险险避过那道暗煞之气。

    上方,白老和瘴魅战的正酣,下方,“快,服下解毒丹!”孙老匆匆喊道,二人一边注视着战场,一边护着那群少年。

    那群少年一一服下解毒丹,云荒大陆丹药珍贵,这解毒丹也是难得,若不是试炼之地危险重重,这群少年又要参加三国大比,西泽皇室也不愿意大出血,将这群人一一配上解毒丹。

    此时,孙老吴老面色也很不好看,嘴唇泛起乌色,他们实力虽然都是灵宗之上,但瘴毒入体,光凭灵力还是难以压制住。

    “轰——”白老掌中灵力甩出,几棵大树被拦腰截断,树木横飞,扬起阵阵灰尘,瘴魅浑身泛着黑色煞气,抬手一股股黑色煞气涌泄而出,凝聚成团,极速地飞向白老,白老右腿迈开,身体微蹲,两手在空中划了个弧,顿时,白色灵力乍现,形成一道凝实的薄膜,挡住那团黑煞。

    白老手中灵力持续向外放出,瘴魅同样凝聚出大量暗煞,黑白各占一边,相互抵制,“嘭——”一道爆破声传来,黑白两团能量炸裂开来,白老瘴魅顿时脱力,被震的齐齐后退。

    “长老,这解毒丹好像没用……”下方,一道声音传来。孙老吴老大惊,怎么会没用,这是他们西泽皇室特意请三品炼丹师炼制的,如今怎么会没用。

    “怎么回事?”吴老急慌慌的问了一句,蹲下四处查看,这一查看顿时心凉了半截,原本中了瘴毒的人此时依旧昏迷不醒,体内瘴毒也正在盘踞,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

    祁云则捂着胸口,唇色乌黑,“长老,瘴毒有异,解毒丹根本解不了瘴毒。”

    吴老狠狠皱起眉头,瘴毒如此诡异,解毒丹竟然毫无用途。看了看周围面色乌黑的众人,吴老心一沉,瘴魅挡道,他们又身中剧毒,再这样下去,他们铁定凶多吉少。

    此时,孙老看了看白老和瘴魅的打斗,心神紧了紧,担忧道“瘴魅由瘴毒孕育而生,灵力对它伤害不大,这样,我前去帮白老,拖住瘴魅,你带着他们赶快逃出林子。”

    “那你们……”吴老犹豫了一瞬,白老面色焦急,“我们伺机摆脱瘴魅,到林子外跟你们回合。”

    “好。”吴老点点头,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见此,孙老一跃,朝着战场上的二人飞去,吴老则同剩下几位修为较高,尚能行走之人搀扶起昏迷不醒的少年们,朝着林外走去。

    此时,白老面上泛起黑色,他一身灵力都用来对付瘴魅了,无暇压制住瘴毒,瘴毒快速流动,使得他灵力衰弱,使出来的武技威力也减弱不少。

    瘴魅体内源源不断的涌出煞气,朝着白老飞去,白老身形稍滞,此时,孙老突然插入其中,扬起一道灵力,挥向瘴魅,白老顿时一松,压力减轻不少。

    因为孙老的加入,瘴魅垂眸一扫,顿时发现吴老等人出逃的行为,“桀桀——”瘴魅发出一声诡异的笑,身形向着吴老飘去。

    白老和孙老面色瞬间凝重,不能让它缠住吴老!想着,二人身形极速而飞,企图拦住瘴魅,途中,二人手心蓄力,灵力化为利刃,不停的朝着瘴魅甩去,身后凌厉的破空之声传来,瘴魅灵活的动了动身体,一一闪过。

    过程不过几息,下一瞬,瘴魅陡然掠至吴老身前,吴老等人一惊,停下脚步,神色戒备的看着瘴魅。

    “进了这林子,你们还想跑?”森冷诡异的声音响起,瘴魅对着众人轻笑,眼底却是嗜血而残忍的杀意。

    此时,白老孙老跃至众人身前,神色冷冷的看着瘴魅。

    两方呈对峙之势。

    瘴魅声音狠厉又带了几分淡淡的不屑:“你们这些人类,还是别挣扎了,中了瘴毒你们是跑不出这林子的。”

    白老面上的乌黑之色越来越重,见瘴魅如此,冷冷一笑,声音中气十足,“那你便好好看看,我们能不能走出这片林子!”

    说着身体作势,眼看就要上前。

    瘴魅桀桀一笑,“下面才是真正的瘴毒,你们可要接好啊。”

    此话一出,众人皆有种不祥的预感,接着众人齐齐色变,只见,瘴魅周身的黑煞之气顿时翻涌,林中树叶剧烈摇晃,一股股黑色浓雾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升腾起来,刚刚还清晰明净的林子霎时就笼上了一团黑雾,黑蒙蒙的,让人见之不喜。

    这是——凝成实质的瘴毒!

    “长老——”惊呼声响起,三位长老回眸,原本瘫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少年们面色极速发黑,裸露在外地指甲已经乌黑一片,“砰砰砰——”眨眼之间,又是几名少年倒地,各各口吐白沫,捂着心口,蜷缩着身体。

    好霸道的毒!

    已经凝成薄雾的瘴毒,无孔不入,即使他们封闭了感知,也能透过肌肤进入身体内!而且毒性更为猛烈!

    如今别说他们,就是三位长老如此深厚的灵力,也有些压制不住体内的正在蠢蠢欲动的毒素,吴老的手抖了抖,“白老,现在应该怎么办,瘴魅这是要把我们困死在这啊。”

    白老凝重着一张脸,沉声道,“闯!拼死也要闯出去!”

    “好!”二人点点头。

    突然,一阵妖风刮起,隐在暗处的瘴魅窜至孙老面前,一道暗煞之气悄无声息地袭来,孙老一惊,多年来形成的警觉性,让他迅速侧身。

    “噗——”孙老虽然险险避过暗煞之气,但还是被余波伤及,加之体内瘴毒暗伏,两者相加,使得孙老直接吐出一道黑血。

    “孙老——”吴老惊呼,没想到瘴魅此刻突然袭击,二人仓皇扶起孙老,目光警惕的看向四周,瘴魅有黑雾作遮挡,说不准就像刚才那样,突然攻击,他们不得不防。

    此时,林子外百米处,夏清和顾君华缓缓而来,远远看见那处被黑雾笼罩的林子,微微惊诧,“那林子居然漫着黑雾,难不成是有什么东西?”夏清和扬起眉,清冷的脸上有几分不解。

    “前去看看。”顾君华说了一句。

    “好。”二人加快步伐朝着林子而去。

    *

    林中,凌厉的风声不断响起,三位长老不时腾空飞起,不时对着黑雾拍出一掌,而瘴魅则是隐在黑雾里,悄无声息,时不时放出黑煞之气,弄得长老们焦头烂额。

    一旁,祁云则靠在树上,神色虚弱,面如冠玉的脸上透着黑气,显然也中毒不浅,只是,此时祁云则显然已经无暇顾及自己,一双眼看向打斗处,暗暗皱眉,长老中毒,如此催动灵力无异于自寻死路。

    就在祁云则担忧间,吴老噗的一声吐出一道黑血,灵力受阻,减弱不少,而没了灵力压制的毒素瞬间爆发,在吴老体内极速流动着,一眨眼,吴老面色就由浅黑变为了乌黑。

    此番变故弄得孙老一惊,微微分神,下一刻,一股浓郁的黑煞之气扑开,孙老瞳孔瞬间放大,“嘭——”孙老倒飞出去,砸在树上,那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树枝咔嚓一声,拦腰而断。

    几息之间,两位长老落败!

    尚留一丝清醒的少年见此微微绝望,二位长老落败,白老灵力耗费许多,体内又中了瘴毒,定然是打不过瘴魅的,看来他们这次是必死无疑了。

    正如他们所想,孙老吴老两个战斗力一失,白老压力陡然重了起来,与瘴魅激战许久,灵力早就不足,而瘴魅借着林中瘴毒,攻势不弱反强,白老渐渐不敌,落于下风。

    此时,顾君华和夏清和已经来到林子外,看着前方黑蒙蒙的一片森林,夏清和凝着眸,眸光变幻了一瞬,微寒的声音带了几分惊讶:“这团黑雾竟然是瘴毒!”

    “可要进去?”顾君华吐出几个字。

    夏清和犹豫了一瞬,“进。”这林中定然不会无故出现瘴毒,她不妨进去看看。

    素手一翻,手心出现两颗白玉一般的丹药,夏清和将手向顾君华那方移动了一下,“清毒丹,吃了。”

    顾君华唇角微弯,大手轻轻拿起丹药,微凉的指尖轻轻触碰,夏清和手心一痒,下一瞬,大手拿开,整个动作无比自然,仿佛刚刚的轻轻触碰只是不小心罢了。

    夏清和收回手,看着顾君华吃下丹药,微微挑眉,“你就不怕这是个毒丹?”夏清和问道。

    顾君华冰冷的双眸泛着笑意,低下头,轻轻靠近夏清和,“不怕,因为——”顾君华顿了顿,低沉酥麻的声音撩动心弦:“你舍不得。”

    夏清和脸一僵,白了顾君华一眼,不想搭理这个脸皮厚的人,吞了手中的丹药,径直向林中走去。被美人白了一眼的顾君华,则是在原地轻笑了一番,心情愉悦地抬步跟了上去。

    林中,浓浓的压抑感扑面而来,白老唇色已经近乎全黑,身形十分缓慢,勉强与瘴魅战了几个回合后,被瘴魅一击而中,轰然倒地。

    “白老——”几声虚弱的呼声响起。

    白老瘫软在地,捂住心口,神色戒备地看向瘴魅。瘴魅缓缓显形,看着这一地的任它宰割的人,桀桀地笑出声。

    笑完,瘴魅看了看白老,竟然丢下白老朝着祁云则而去。

    三步

    两步

    一步

    瘴魅到达白祁云则面前,阴冷而残忍“我早就看中你了,你一定比那些老骨头好吃多了。”说完,缓缓抬起自己的手臂,手心聚起一道黑煞之气,那道黑煞之气足以要了祁云则的命。

    “你要干什么!”白老心中焦急,语气颤了颤,瘴魅没有理会白老,一双眼盯着祁云则的心口,凝着黑煞之气的手缓缓放下。

    众人心底浮现绝望。

    有人闭上双眼,不忍在看,不敢在看。

    “住手!”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夏清和眉眼冷然,一袭白衣如同一道白芒,唰地划破黑雾,带来了光明与希望。

    与此同时,夏清和手中一把青锋剑迸发出强烈的剑气,青色光芒直直刺向瘴魅。

    瘴魅一惊,凝着暗煞的手倏地收回,身体漂浮起来,避过青锋剑气。

    夏清和随之而来,在祁云则身旁缓缓停下,“云则,你怎么样了?”祁云则虚弱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无事。”突然,祁云则慌张起来,“清和,快走,林子里有瘴毒!”

    夏清和安慰一笑,“我是丹师,这区区瘴毒还奈何不了我。”身后,顾君华黑着一张脸,看着前方一对“璧人”互相关怀的样子,只觉靠在树上的祁云则碍眼极了,漆黑如墨的眼里暗沉一片,身上丝丝杀意涌现。

    地上众人激动起来,“是夏姑娘,夏姑娘来了,我们有救了。”其实按理说夏清和实力不敌三位长老,也应该对瘴魅束手无策才对,可夏清和身上就是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让他们无端觉得,夏清和来了,他们就有救了。

    “又来了两个上门送死的。”瘴魅不屑的话响起。

    夏清和站起,看着面前的瘴魅,上下打量一番,“瘴魅?长的的确如同记载一般——”

    “一般什么?”瘴魅有些好奇。

    “一般丑。”夏清和吐出三个字。

    “你!”瘴魅面色扭曲了一瞬,一旁,众人忍不住露出一丝呆愣,呆愣过后又露出一丝鲜血,没想到夏姑娘平时那么清冷的一个人,坑起人来心肠却是如此的——黑。

    瘴魅冷冷一笑,带着嗜血杀意,“不过是逞逞口舌之快罢了,我现在就撕了你的嘴。”说着,就向夏清和扑来,夏和眉目清冷,青锋剑一动,横剑而出,一股剑气震出,瘴魅不避不闪,身形只是晃动了两下。

    见此夏清和一愣,瘴魅则是桀桀笑道:“灵力对我来说伤害极小,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

    夏清和抬眸,眸中闪着光,想起了瘴魅的克星,对着一脸高傲自得的瘴魅一笑,意味深长地道:“灵力伤害小,那火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