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噬魂林
    地面被长臂猿猛地一击,破裂出道道裂痕。

    不远处,夏清和面色不变,置于笛上的双手翻飞,急促的笛声响个不停,笛声穿透耳膜,长臂猿猴叫声越发凄惨。

    忽的,夏清和眸色一凝,只见,长臂猿猴转过身,一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夏清和,浑身毛发竖起,然后浑身一鼓,毛发竟然开始脱离身体,变为一个个坚硬利锥,带着黄色的耀芒,密密麻麻地,在空中极速前进,直直刺向夏清和。

    夏清和眸中闪过一道冷色,停止奏笛,掌心蓄力,灵宗的磅礴灵气凝聚,带起阵阵罡风,挥向那密密麻麻地利锥,利锥被拍的一滞,接着更为强大的一股力发出,利锥方向一变,反向朝着长臂猿猴而去。

    少了笛音束缚的长臂猿此时正朝着夏清和奔去,看到由自己毛发形成的利锥袭来,也不害怕,大吼一声,声波震动,那些毛发瞬间外空中停下,接着,黄色的耀芒纷纷黯淡,利锥变软,纷纷回到长臂猿身上。

    夏清和面露惊奇,灵兽自身毛发还能有如此用途。

    “吼——”长臂猿猴的神识攻击再次发出,夏清和冷笑一声,将笛子放于唇边,“千音笛,音绝天下!”

    霎时,无数罡风袭来,气浪翻涌,地上的泥土被强行掀起,灰尘阵阵,一道气波闪电般飞向长臂猿。

    “呲——”气波毫无阻碍地穿过了长臂猿猴原本坚硬如铁的毛发,刺进了心窝。

    长臂猿猴呆愣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窝,随即轰然倒地。

    笛声寂。

    夏清和白着一张脸,缓缓靠近长臂猿猴,蹲下身子,有些奇异地看着长臂猿猴已经柔顺光滑的毛发,暗暗打量了一会儿,神识一动,将长臂猿猴的尸身收入空间内。

    长臂猿猴的尸身可是好东西,别的不说,就说长臂猿猴的兽核,就属于高阶兽核,拿出去拍卖也是价值千金。

    顾君华走进夏清和,看着夏清和面色苍白,轻声问道:“你伤刚刚好,方才可有伤到?”夏清和摇摇头,她自愈能力一向极好,昨日的伤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今日只是神识耗费得重了些,没有什么大伤。

    顾君华稍稍放下心。

    夏清和收了尸身,抬头看向那棵枝叶翠绿欲滴,结着五个白果的树。抬起手,轻轻一拽,白色的莹果就这样落入了手中。

    夏清和看着手中的白果,眉眼弯弯,透着喜意,光是这蕴神七化果,这试炼之地就没白来。

    一旁顾君华见此,冷峻的面容稍稍柔和,眼底泛着柔意。

    *

    试炼之地入口处,白老看着周围少年低头难过的样子皱了皱眉,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们担心清和姑娘,但是时间紧迫,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众人没出声。

    白老见此,咬了咬牙,威严着一张脸,“现在你们必须打起精神,我们立即出发,不得延误”

    这句命令的话语终于让人有了动作,一位姑娘抬起低垂的头,语中不满,“白老,夏姑娘是为了救我们,才会像现在这样生死不知,如今我们连等她都不能了吗,白老,你不觉得你太冷血了吗?”

    白老身为护国长老之首,向来说一不二,受人尊敬,如今被人这番质问,彻底绷起一张脸,宽大的衣袖一甩,带出一道风,“我冷血?我冷血就不会让你们在这等上一天一夜了,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你们来这是接受生死考验,为西泽争光的,不是在这儿哭哭啼啼,浪费时间的!”

    白老这番话说的怒气冲冲,众人缩了缩身子,一一站起,见众人这幅模样,白老冷哼一声,“都打起精神,出发!”

    众人乖乖点头,跟在白老身后,人群最末,祁云则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双眼呆愣愣地看了看入口去,如同失了魂般。

    一旁孙老吴老注意到祁云则的异样,对看一眼,欲言又止。

    祁云则呆愣愣地看过入口,本就黯淡无光的双眸又暗了几分,接着僵硬转身,垂着头,像一个行尸走肉,两位长老叹息一声,三皇子的心意他们都明白,只是如今,唉,可惜了。

    惋惜地摇了摇头,跟了上去,一行人逐渐走远。

    *

    试炼之地的某处,夏清和面色无奈地走在前方,身后顾君华亦步亦趋地跟着,走了一段路,夏清和秀眉蹙起,转身看向顾君华,无奈道:“你很闲?”不然怎么总是跟在她身后,何况,有这么一位祖宗跟着,走了半天,以危险重重著称的魔险之森也没让她碰见危险。

    顾君华从善如流,“我很闲。”

    看着夏清和微微一噎的样子,顾君华眼底露出一抹笑,补充道:“跟着你,我就不闲。”夏清和嘴角一抽,心底无奈感更重,看不惯他,又打不过他,这种滋味她算是体会到了。

    “你跟着我,能有什么危险?”夏清和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顾君华依旧从善如流,“那我收敛气息,继续跟着你。”

    夏清和脸一僵,彻底没了脾气,不再管顾君华,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她本是要去寻白老他们,又考虑到白老可能早已出发,试炼之地看上去颇大,要找到他们也不容易。

    是以,她打算一人在试炼之地历练,提升修为。

    眸光扫过沿途风景,试炼之地的树木普遍的高大挺拔,一路走过,皆是遮天蔽日,唯有稀疏的日光隐隐从树枝中穿出,投在地面上。

    夏清和穿过了一片树林,来到一处空地处,周围寂静无声,夏清和眸光时刻警惕,不时打量这四周,不知怎的,她总感觉此处阴风阵阵,处处透着诡异。

    身后,顾君华悄无声息的来到夏清和身旁。

    “吱吱——”夏清和脚步一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又踩了踩。

    “吱吱——”同样的声音再次传来。

    夏清和幽幽的声音响起:“顾君华,你有没有觉得此地有什么东西。”顾君华点了点头,看向夏清和,“有,而且,好像在我们的脚下。”

    夏清和眸光陡然一凌,身子瞬间跃起,整个人悬在半空中,下一瞬,脚下冒出无数个土黄色毛茸茸的头颅,密密麻麻地填满了整个空地,远远看去好似平地一般,半空中,夏清和低头望去,忍不住头皮一麻。

    此时,顾君华身形随之而来,不同于夏清和用消耗灵力维持的身形,顾君华立在半空中,站的随意无比,如履平地。

    此时,顾君华轻轻挥手,一股灵力脱起夏清和,夏清和身体一松,顿时轻松了不少。

    “这是藏地鼠,最擅长钻地打洞,对他们来说有土的地方就能隐蔽,与人战斗时钻入土里即可偷袭也可藏身逃命。”顾君华看着这一地的藏地鼠,淡淡开口道。

    夏清和面色难看,若是一只藏地鼠也就罢了,可它们明显是群居而生,这里的藏地鼠恐怕不下千只。

    “吱吱——”夏清和底下一处空地,数十只藏地鼠突然跃起,张着嘴想要攻击夏清和。夏清和面色凛然,素手扬起,一道雄浑的灵力挥出,突然跃起的藏地鼠瞬间倒飞出去,鲜血洒了一地。

    这个动作瞬间惹怒了藏地鼠们,只见,数千只藏地鼠纷纷跃起,朝着夏清和攻击而去,夏清和冷着一张脸,手腕一动,青锋剑拿出,嗜血的青幽之色伴着浓烈的煞气,剑锋一震,剑气横空扫过。

    一瞬之间,数十只藏地鼠就被斩于剑下,只是,青锋剑威力虽然大,藏地鼠却是天生记仇,不死不休的性子,只见,剩下的藏地鼠不要命般的一一跃起,此起彼伏,成百上千,无数的灰色头颅在空中出现。

    夏清和银牙暗咬,又是一道强大的剑气的挥出,接着清喝道:“青锋剑,一剑星移。”威力无比的剑气横空出现,带着移星之力,铺天盖地的袭向藏地鼠群。

    做完这一切,夏清和脚下一跃,喊了一声:“走!”下一瞬,脚底抹油,飞一般的向别处跑去,速度之快,空中留下了道道残影。

    一跃数十里,起初还有藏地鼠穷追不舍,后来夏清和速度已然提到了极致,渐渐将藏地鼠甩在身后。

    “呼——”夏清和跑到了某处,停下了身形,大喘着气,那些藏地鼠真太疯狂了,跟了她好几里地。

    身旁,顾君华轻轻一笑,拿出个水囊递给夏清和,嘴里略有调侃:“你倒是反应迅速。”夏清和看了一眼顾君华,接过水囊,喝了几口水,还给顾君华,说道:“蚁多咬死象,那藏地鼠少说也得上千,我又不傻,自然不会硬碰硬,跟它分出个你死我活。”

    顾君华拿过水囊,神识一动,水囊消失,然后,顾君华望着夏清和,慢慢悠悠地道:“清儿,你听过一句话吗?”

    夏清和一愣:“什么话?”

    顾君华颇为神秘的开口,语中意味不明:“才逃虎穴,又入狼窝。”夏清和怔了一秒,猛然看向四周,只见这片林子里,藤蔓缠绕,黑色的藤蔓低端纠缠在一起,长长的藤条伸出,此时正微微摇晃。

    夏清和瞳孔一缩,噬魂藤蔓!此处是噬魂林!

    噬魂藤蔓,以魂魄为食,一旦被其缠上不出半刻神识立消,且藤蔓缚身,以肉身为养料,吞噬殆尽,最后只剩森森白骨!

    夏清和眉头紧锁,身体紧绷,这倒是有些棘手,噬魂藤蔓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正想着,不远处的一条藤蔓就开始伸展身子,从背后悄无声息靠近夏清和,夏清和眸中闪过一道幽光,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整个人却还是现在原地,看似一切如常。

    黑色藤蔓摇摆着身子一点一点的靠近,十米,八米,五米,三米,一米!

    在距夏清和还有一米时,夏清和陡然一转身,青锋剑横劈而出,黑色藤蔓猝不及防,断成几节掉落在地。

    此举瞬间引爆了整个噬魂林,无数藤蔓无风摇摆,地上乱影飞舞,黑漆漆的藤身如同剧毒一般,看上去诡异可怖。

    噬魂藤蔓动了起来,朝着夏清和、顾君华二人缠去,顾君华指尖轻弹,一股灵力弹出,倒没有碾压一般的灭了藤蔓,只是稍稍逼退一两步。

    夏清和则是紧绷着脸,手中青锋剑唰唰动起,与攻击而来的噬魂藤蔓缠斗在一起,青锋剑一剑横出,无数藤蔓绕剑,夏清和握剑的手用力,想要挣脱藤蔓,谁知藤蔓缠绕的极紧,夏清和非凡没有挣开藤蔓,反而带的手臂一麻。

    接着又是无数藤蔓飞舞,夏清和顾君华二人背靠着背,警惕地看向这些噬魂藤蔓,下一刻,噬魂藤蔓陡然变长,呼啸着,带着破空之声,刺向夏清和,夏清和眉眼冰冷,身形运转到极致,偏头,弯腰,出剑,横刺,一举一动干净利落,脚步移动,凌厉中透着潇洒自然。

    突然,一个藤蔓扯住青锋剑,猛的一带,夏清和身子晃了晃,接着另外两道藤蔓伺机缠上夏清和。

    夏清和只觉浑身一疼,身上两道藤蔓猛然收紧,夏清和面色瞬间一白,神识震荡一下。

    顾君华看到这一幕,大掌猛地握起,脚步一抬,恨不得立马过去,然而他不能。

    藤蔓越收越紧,夏清和面色越来越白,夏清和两支胳膊被缠住动弹不得,握住青锋剑的手也颤抖起来。

    远处,顾君华骨节泛白,一双眼死死盯着,周身迸发出来的可怕气息,令的附近虎视眈眈的噬魂藤蔓害怕不已,竟然不敢轻易上前。

    又过了几息,夏清和已经面无血色,细长白皙的脖子下乌青色显而易见,双眼紧闭,就在噬魂藤蔓即将嵌入肉里时,吞噬血肉之时,夏清和身体突然迸发出极为强烈的光芒,一股雄浑的力量震出,整个藤蔓顿时寸寸而断。

    顾君华掌中蓄势待发的灵力骤然一松…

    下一瞬,夏清和浑身气息爆涨,一头墨发无风自动,裙裾扬起,双手结印,“两仪诀,一印山河寂!”

    “轰——”罡风刮起,仿佛要震碎山河的巨大力量呼啸传来,一抹刺目的光芒迸发而出,这方天地骤然一亮,噬魂林如同狂风过境,瞬间摧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