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表明心意,我心悦你
    试炼之地入口处,一群少年瘫软在地,口中喘着粗气,看样子精疲力竭,脸上却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轰——”突然,试炼之地震了几下。

    “长老,快看!”正对着试炼之地的一个人指着空间通道,大呼出声。

    众人被声音吸引,望向空间通道处,只见空间通道正爆炸开来,空间壁碎成一片,四处横飞,那激烈的震动带的试炼之地都是一颤。

    “长老,这是怎么了?”祁云则飞快道,一张俊美的脸上一片焦急。

    “空间通道塌了。”白老惨白着脸,怔怔道。

    “塌了。”祁云则晃了晃身子,低头呆愣,“不可能!”祁云则赤红着眼,怔了几息之后,突然向着已经断裂塌陷的空间通道跑去。

    “云则!”白老向前几步,拽住祁云则,口中斥道:“你疯了!空间通道塌了,你难道要去送死不成?”

    祁云则一双眼睛通红,平日里温润如玉的气息早就消失,浑身充斥着暴戾气息,对着白老大吼道:“白老,清和还在里面!别拦我!”

    白老沉着脸,死死拉住祁云则,“你等等,清和姑娘既然有能力送我们出来,就一定会有保命的手段,你先冷静下来。”

    祁云则挣扎的幅度小了几分,面上还带着悲戚之色,“空间通道塌了,清和如何还有生还的可能?”

    “有,空间通道塌了,不一定会死,还有可能跌入另一空间。”白老语中深沉,安慰道。

    祁云则紧握双手,指缝里流出道道鲜血,听了此话,整个人都呆呆木木的,状若失魂般。

    其余之人已经被这番变故吓坏了,又想起夏清和最后耗费灵力,替他们拖延时间的场景,都是眼眶一红,难过不已。

    “长老,清和姐姐还会回来吗?”一个姑娘出声,带着哭腔,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白老,叹了口气,轻声细语,“会的,会回来的。”

    这边愁云惨淡,哀伤不已,那厢,却是宁静美好,淡淡温馨流转。

    山谷里,阳光漫洒,灵气浓郁,结成了淡淡的薄雾,氲着柔暖的日光,清风拂来,一处清潭漾起涟漪,四周高大挺拔的树正舒展着枝桠,翠绿招展,团团翠绿处,几颗白果掩藏,晶莹剔透,泛着淡白的莹光。

    周围静悄悄地,灵力中心汇聚之处是一个山洞,山洞里,亮如白昼,薄雾缥缈,脚下铺就着白玉,山壁是天然形成的极品灵石,山壁上,墙角边,朵朵奇花盛开,温润凝华的白骨玉灵芝,色泽嫣红的血色月莲花,晶莹亮泽的离心草……

    一花一草皆是外界万金难求,珍贵至极的极品灵宝,若是有人在此恐怕会当场红了眼,毕竟此等天材地宝,一株便会引起疯抢,更何况这有数十株!

    然而,此处的“主人”却好像对此不屑一顾,只见质地光滑细腻的千年暖玉床边,正坐着一个男子,男子一身玄色锦袍,袖口处云绣银丝缠绕,腰间勒着玄黑玉带,衬得劲腰如松,尊贵睥睨之感顿生。

    男子俊美绝伦的脸上不见半分喜怒,嗜血般的红唇紧抿,如夜的墨色双眸盛着缱绻的爱意,静静地看着暖玉床上的女子。

    女子三千青丝披散,肌肤如雪,双眸静阖,娇美的脸上褪去了清冷之色,显得沉静柔美,忽的,女子薄如蝶翅的睫毛颤了颤,下一刻,缓缓睁眼。

    顾君华紧抿的红唇扬起,颇为紧张的问:“清儿,感觉如何?”

    夏清和眨了眨眼,秀眼还未散去迷茫之色,支起身子,怔怔地问了句:“顾君华?”

    “是我。”顾君华身子前倾,反手抓住夏清和的手,微微一揽,尚未反应过来的夏清和就这样被带入怀中。

    此番动作,夏清和彻底清醒过来,秀美的眉毛蹙起,从顾君华怀里挣脱,一跃三尺远:“你怎么在这儿?”

    顾君华眼中闪过一丝黯淡,看着夏清和,淡淡的语气却带着如水般的深重:“我想你,所以来找你。”

    夏清和怔在当场,刚想戏笑一句,就看到顾君华直直看着自己,那张脸上是自己不曾见到过的真诚情深。

    夏清和怔了怔,试探道:“顾君华,你修炼走火入魔了?”自从自己醒来,顾君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不近人情,冷淡疏离,今天怎么这般……

    “我没有走火入魔,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心悦你。”郑重其事的一句话,没有丝毫隐瞒,顾君华表了心意。

    他明白这很突然,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本应是徐徐图之,可他管不了了,清儿怀疑也好,防备也罢,当她昏倒在他怀里的时候,他就决定了,去他娘的徐徐图之,他要清儿知道他爱她,从此以后,他会以爱慕者的身份护着她,不会处处掣肘,理所当然地吃醋,爱她,挡桃花!

    夏清和呆住,眸光轻闪,想要戏谑一声,眸光却对上顾君华灼灼的双眼,戏谑的话一噎,留在口中。

    夏清和别过眼,扫向别处,这一扫又是一愣,“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

    突然,夏清和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是你救了我?”

    顾君华见夏清和避而不答,眼眸半敛,嘴角微涩,走到夏清和身旁,低沉的声音带着柔意:“这应该就是你们口中的试炼之地。”

    “当时空间通道坍塌,你灵力枯竭经脉损伤不小,我知道你们要进入试炼之地,便带你来了这养伤。”

    夏清和颔首,明白了前因后果。至于顾君华如何得知试炼之地的,不用说她也知道,定然是墨北通风报信。

    顾君华低下头,正对着夏清和,将头侧到夏清和的耳边,夏清和身子一僵,耳边温热的呼吸传来,“清儿,答应我以后不要受那么重的伤了,好吗?”

    嗓音低沉酥麻,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语气轻颤,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害怕。

    顾君华在求她!

    生来就被定为君隐之王的顾君华在求她!他生而尊贵,长大后更是冷酷无情,俯览众生,如今为爱折了腰,对她一人低头。

    想起她晕倒在他怀中的场景,他害怕了,怕再一次失去她,怕了心如死寂的滋味,怕下一个十四年,他找不到她,所以,现在,他求她!

    夏清和心尖颤了颤,看着顾君华这般模样,心中无端涌起一股痛意,神使鬼差地,说了句:“好。”

    顾君华一喜,面上激动,双手颤了颤,一把抱住夏清和。

    夏清和猛然一醒,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什么后,挣开顾君华,退后一步,清冷的面上染上微红,声音冷冷带了慌乱,掩饰道:“顺口答应的而已,我自然不愿意自己受伤。”

    此话一出,夏清和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这不是欲盖弥彰嘛。

    见此,顾君华墨色的眉眼上染上笑意,轻笑出声,语气说不出的缱绻宠溺:“好,我知道你只是顺、口。”

    顾君华将“顺口”二字,咬的格外重。

    夏清和微恼,含着怒意的水眸扫向顾君华,顾君华笑意一滞,正正色,不敢再惹佳人生气,抿着唇,努力憋着笑意。

    夏清和眉眼舒缓,满意了。

    开始打量这山洞,这一打量就愣住了,清眸眨了眨,愣愣道:“这,这简直就是洞天福地啊。”

    感叹完,夏清和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问道:“这里可是无主之地?”顾君华双眼带笑,知道了夏清和的意图,顺着她意,无比自然地道:“无主。”

    夏清和一喜,对着顾君华说道,“虽说这地方是你带我来的,不过见者有份,咋们五五分,如何?”

    说着,露出了五个青葱纤细的玉指。

    顾君华如墨的眸子泛着宠溺,“你若喜欢,都给你。”

    夏清和立即露出笑意,声音清亮,“却之不恭。”

    说完,一转身,率先将千年暖玉床收了起来。接着,走到墙边,看着这一面墙壁上的天材地宝,又看了看墙壁上的极品灵石,轻眨了眨眼,嘴角划过一丝笑意。

    接着,素手一挥,一股灵力砸向墙壁,“呲——”原本完好的墙壁,裂出几道口子,夏清和神识一动,整个墙壁彻底脱离,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这竟然是将整面墙都放入了自己的空间!

    然而,这还不是最夸张的,做完这一切,夏清和犹觉不够,目光移到脚下铺着的极品白玉上,旁边,顾君华笑了笑,知道了清儿的想法,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觉退到洞外。

    夏清和挑眉,倒是懂她。

    接着素手扬起,神识一动,整条白玉被抽出,放入了空间内。

    山洞内,亦是光秃秃的一片,天材地宝被洗劫一空,这模样,犹如蝗虫过境,片甲不留!

    夏清和扫视了一眼,光秃秃的山洞,满意地点点头,退了出去。

    刚出洞口,脚步顿停,目光看向不远处拢在薄雾中的晶莹剔透的白果,脱口而出道:“蕴神七化果!”

    竟然是蕴神七化果!蕴养神识的圣品!直接吞服,仅一口,便能修补重创神识,整个吞下,能令神识扩大十倍!

    这还只是直接吞服的效用,若是配上其他灵宝,炼成丹药,不仅会蕴养神识,对精神力也大有裨益!

    甚至能令一个普通人的精神力直接跃过药师,到达丹师的标准!

    此处竟有如此天材地宝!

    夏清和心中激动,眸光唰地一亮,脚步抬起,朝着蕴神七化果而去。洞口旁,被忽略的顾君华摇头低叹,跟了上去。

    夏清和来到树前,右手抬起,小心翼翼的靠近蕴神七化果,突然,一道凌厉的风袭来,夏清和瞳孔一缩,猛然倒退一步,刚刚站稳身形,又是一道罡风袭来。

    足尖轻点,身子腾空而起,避了过去,秀手一震,青锋剑在手,剑锋横扫而去,“呼——”一个长臂猿猴一掌挥过,两道灵力相撞,消散于无形。

    夏清和看向这只长臂猿猴,浑身长满了金黄色的毛发,毛发一撮撮地横直竖起,底端尖锐,看上去不像柔软的毛发,反而像长在身在的利刃。

    夏清和眯了眯眼,蕴神七化果不愧是蕴养神识的圣品灵果,竟然有守护灵兽。

    此时顾君华缓缓而来,见此情景住了脚,没有要出手的打算,这长臂猿猴虽不好对付,但清儿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夏清和脚步飞上前去,手握青锋剑,刺向长臂猿猴,长臂猿猴不躲不避,青锋剑刺向长臂猿脖子处,只听得“砰——”的一声脆响,青锋剑被脖间坚硬如铁的毛发一挡,不能移动半分。

    下一瞬,长臂猿臂膀伸出,一爪手拽住青锋剑,一手挥向夏清和,夏清和一惊,左手挥出一道灵力,迎上长臂猿气势汹汹的一掌,接着握住剑柄的手猛的一震,一道剑气震出。

    长臂猿的手震的一麻,猛地松开,就在此时,夏清和凌空一跃,倒飞出去,身形在空中转了一个弯,竟然朝着蕴神七化果而去。

    长臂猿顿时气息猛涨,“吼——”口中发出一道吼声,声音震动气波呈涟漪状飞向夏清和背部,夏清和只觉背脊一凉,遗憾地看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蕴神七化果,翻身,青锋剑灵力翻涌,格挡住袭来的阵阵声波。

    长臂猿奔跑而来,口中不断发出吼声,一波一波,夏清和耳膜震动,脑中神识刺痛,夏清和低咒一声,立即封闭了听觉。

    没想到,这蕴神七化果可蕴养神识,它的守护兽却是擅长攻击神识。

    看着飞奔而来的长臂猿,夏清和一脚点地,向后飞去,素手翻转,收了青锋剑,拿出千音笛。

    将千音笛置于唇边,悠扬的声音带着凌厉的杀意,一声声地传入长臂猿耳里。

    千音诀三式:杀、驭、渡!一式九重。

    而今这一招便是千音诀,第一式,第五重——音杀万里!

    “吼——”长臂猿停下脚步,伸出两手捂住耳朵,口中不断的发出声波,意图抵抗,夏清和眉眼冷傲,笛声一变,转向急促,“吼——”长臂猿声音凄厉,再次发出吼叫。

    夏清和面色微白,见此,笛声再变,“轰——”长臂猿抡起拳头砸向地面,面色痛苦。

    ------题外话------

    推荐好友烙世烟的文《军门风月:凉少追妻全天候》。

    初见,她强势腿咚,一脸连暗夜虚空都能轻易撕裂的明媚嚣张。

    某女:“凉锦生,你要不要做我男人?”

    而他,风轻云淡,一身冷感白大褂禁欲优雅,烟火不侵。

    某男:“妆长官,你确定自己给的是选择题,而不是送命题?”

    某女一万种脑补:拖出去,糟蹋了!

    小剧场

    某女:我有一份报告不会写。

    某男:自己想。

    某女:结婚报告想不出,那就不写了。

    某男:过来,我的脑子借你。

    颜控女军官vs妻控男军医,这是一个厚颜不矜持的女流氓和一个冷艳又妖娆的男流氓,一路奸情互撩不休的故事,宠无下限,1v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