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出发,进入末霄之森
    一行人散去。

    走出宫门,众臣面上都是一派严肃之色,看不出丝毫情绪,一副三缄其口的模样。

    只是,这京城永远也藏不住秘密。

    翌日。

    京城流言四起,京城的人都在悄悄议论,听说啊,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沈家小姐沈雨绯竟然与四皇子在御花园里行那苟且之事,还被皇帝和众多京城贵胄当场撞见。

    那些底层百姓生活最是无聊,听到此等消息,都是好奇不已,一边鄙夷着沈雨绯和三皇子,一边好奇不已四下谈论,就连京城的各大茶楼里,都出了说书先生,对此事加以编造,含沙射影地鄙夷二人。

    至于那些京城贵胄们,一个个亦是厌恶不已,男子暗下耻笑四皇子一个男子竟然喜好那种姿势,实在是丢脸,女子也是鄙夷中带着快意,沈雨绯平日里就是一副高傲看不起她们的模样,如今被人当场捉奸,还要加入四皇子府为妾,已经彻底沦为京中贵女里的笑柄了。

    沈府,西跨院内,“啪——”瓷器摔碎声接连响起,“娘,我不要嫁给四皇子!”沈雨绯扯着沈夫人的衣袖,有些疯狂。

    沈夫人将沈雨绯揽入怀中,叹息一声,无奈道:“雨绯,圣旨已下,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我不信!”沈雨绯扯着嗓子,面目狰狞,她是要成为三皇子妃的女人,她才不会嫁给四皇子!

    “雨绯,除了嫁给四皇子你没有其他选择了,你放心信儿是你表哥,他一定会会好好待你的。”沈夫人拍拍她的手,安慰道。

    “没有其他选择了……”沈雨绯突然安静下来,双眼放空,呆呆地重复了一句话。

    三日时光,一晃而过。

    今日是启程去历练之地的日子,亦是沈雨绯嫁入四皇子府的日子。

    沈家一切都是静悄悄地,天刚蒙蒙亮,沈家人便用一顶粉色的小轿将人从侧门抬进了四皇子府。期间,沈雨绯没有大吵大闹,平静地仿佛接受了现实般。

    皇宫口,路旁两列士兵挺拔而立,肃穆森然,士兵后,鼓手们正站在红色大鼓前,隆起的肌肉带着雄浑的力量,一下一下,鼓锤落在鼓面上,发出鼓舞人心的力量,一阵风吹来,红绸飘扬,陪着鼓声,激昂而壮烈。

    两列士兵中央,一群人整装待发,皇帝立于前方,面对八十位的神采飞扬的少年,朗声道,“儿郎们,你们是群秀英才,更是西泽的未来之光,如今,你们可愿,入那试炼之地,铸你们一身荣光,护我西泽千年辉煌?”

    “你们,可愿?”

    “愿,吾愿!”八十位少年之声齐齐响起,这方天地都是一震,声音响彻皇宫,久久不绝,人人心中都荡起一片激昂之情。

    他们愿,愿铸就一身荣光,愿护下西泽的千年辉煌,只因,他们是西泽之子!

    从此生死不惧,只为西泽!

    夏清和站于前方,耳畔鼓声猎猎,身后群声激昂,向来平静的心亦有些震荡,为一国,生死不惧!

    这种感情她从未有过,如今却觉得有些震动。

    她长于西泽,却因为与师父生活在灵雾山上,常年与世隔绝,并未对西泽国产生多少感情,更没有所谓的归属感,如今听着这群儿郎们深沉无怨无悔的声音,她的心有一丝触动。

    天地之广,云荒大陆浩渺无边,那方未知的世界更是广博不知尽头,她一人游荡,说是四海为家,可终究是无根浮萍,那些地方更是毫无归属之感,可如今她在此处,看着这些儿郎,心中却涌起一股震荡感动之情。

    天地茫茫,西泽即是养她之地,那从此,她便是西泽之人,西泽便是她的根,即便她以后会踏遍千山万水,走遍数条艰险道路,西泽亦是她的国,她的根!

    夏清和眼中露出一抹暖意,再看西泽众人也觉得和以前大不相同,如果说以前是她对众人是疏离淡漠,那现在便是亲切温暖。

    “好。”皇帝喊出一个字,眼中是遮掩不住的笑意,西泽有这群儿郎何愁不强!

    鼓声渐停。

    “时辰已到,诸位启程吧。”皇帝伸出手,遥遥指了指前方,一脸肃穆。

    “是。”众位少年齐齐应道,对着皇帝一拱手,转身,随着三位护国长老出了宫殿,踏向那未知的试炼之地。

    一行人来到城门外,渐渐远离里京城繁华之地,周围也变得寂静下来。夏清和看着周围枝叶翠绿繁茂的景色,闪了闪眸,这附近森林虽说不少危险之地,可要作为皇家试炼之地,恐怕还差了些。

    难道此处有进入皇家试炼之地的方法?

    一行人又行了几里路,此时已是远离京城,三位护国长老来到一处森林前,停下脚步,对着身后众人说道:“此处是末霄之森,去试炼之地的必经之处,危险不少,你们可要小心。”

    闻言,众人点点头,神色警惕不少,跟着三位护国长老踏入了森林。

    日头渐渐移至中央,高悬在上空,炽热的光芒撒下。

    末霄之森里,众人已经走了几十里路,这片森林虽然树木高大,枝叶茂盛,但还是有不少阳光透过缝隙照了下来,加之众人绷着神经,警惕着危险,是以,这一路走来,除了三位护国长老和夏清和祁云则二人,其他人都是满头大汗,面有疲惫之色。

    “停下,原地歇息一会儿。”白老回头看了看众人,吩咐道。

    “是。”众人兴高采烈,舒了一口气,他们虽然实力不差,可体质却是有些弱,而且平时都是锦衣玉食的伺候着,今天让他们突然走了几十里路,难免会疲累。

    夏清和寻了一处地,坐下了,看着周围气喘吁吁,神色放松的少年,皱了皱眉,这些人实力不差,但心性却差了不少,身在山中,听到歇息二字,便放松下来,实在不是什么好现象。

    夏清和眼光飘移,又在人群里望了望,看到秦墨寒沈敛白等人面上虽有疲惫之色,神情却颇为警惕时,轻轻挑了挑眉,这些人倒是不错。

    身旁,祁云则看着这群少年,无奈叹道:“本来是可直接进入试炼之地的,长老们知道这些人心性不足,这才特意经过此处,提前磨炼磨炼他们,让他们有个准备。”

    “长老考虑的很周到。”夏清和点了点头,颇为赞同。

    休息了一会儿,众人见长老们没有起身继续行走的意思,纷纷从储物袋里拿出干粮。见此,长老们蹙了蹙眉,却什么也没说。

    时间慢慢流逝,众人吃饱喝足亦是一刻钟后的事了。

    最前方,三位护国长老突然起身,沉声道,“出发。”

    夏清和起身,跟在三位护国长老身后,又行了几里路,身后八十人走的散漫无比,这一路走来,也没遇到什么危险,他们早就放松了警惕。

    前方,夏清和踏在松软的土地上,目光一如既往的警惕。忽的,夏清和面色一紧,停了下来,“清和,怎么了?”祁云则问道,亦有些警惕。

    背后,一群人也跟着停了下来,往前方看了几眼,“发生什么事了?”

    “有东西正在靠近。”夏清和沉声,目视前方,面色警惕。

    此话一出,那三位护国长老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清和一眼,这小姑娘好敏锐的感识,几乎与他们同一时间发现异常。

    “东西,什么东西?你们察觉到了吗?”众人一惊,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没有啊,没有异常啊,夏姑娘太过紧张了吧。”众人皱了皱眉,怀疑的目光看向夏清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