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皇宫夜宴
    殿内又恢复了歌舞升平的景象。

    华美宽敞的大殿内,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明亮而不刺眼,漆着赤色朱漆的梁柱下投着一片阴影,孤狼幽暗的身影隐入其中,僵硬中透着几分孤寂。

    夏清和刚一落座,便感受到四面八方隐晦的视线打量过来,这些视线大多都是极为隐晦,可唯独一道视线十分灼热,含着浓浓的怒火。

    夏清和抬眸,顺着视线看了过去,这一看,便挑起了眉,本以为是个不认识的,没想到,这含着怒火,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许久的沈雨绯。

    沈雨绯攥着手,骨节泛白,正咬牙切齿地盯着夏清和,见夏清和看过来,也不掩饰自己的怨气,双眼瞪大,死死盯着夏清和,如同淬了毒的刀子,恨不得把夏清和一刀一刀地活刮了。

    夏清和娥眉淡扫,青墨色的远山眉舒展,睨了沈雨绯一眼,拿起面前的玲珑酒杯,浅浅饮了一口,眼角溢笑,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丝毫没有把沈雨绯放在眼里。

    果然,看到夏清和这幅模样,沈雨绯又是大怒,只觉面上涌血,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暗自恨恨不已。

    祁云则也显然注意到了沈雨绯的视线,冷眸一扫,沈雨绯缩了缩,心里又妒又怒。

    收回视线,看着这大殿之上的群秀英才,祁云则缓缓道:“此次夜宴,一是为了犒赏群秀大比之中胜出的少年俊才,二呢,也是为他们即将历练一事践行。”

    嗯,夏清和应了一句,她也看出来了,这次夜宴的确来了不少群秀比上的人。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尖利拖长的嗓音响起。

    大殿众人皆是低头俯首,心中惊讶缠绵病榻多时的皇后娘娘竟然也来了。

    “各位爱卿不必多礼,落座吧”皇帝含笑的声音响起,较之平时多了几分随意。

    众人抬头,一一落座。

    上方,皇帝和皇后也是一同端坐,右下侧坐着茹贵妃等极为妃嫔。

    夏清和坐在位上,看着皇后红润的脸色,低头,对着刚刚落座的祁云则低声说道:“看来皇后娘娘恢复的不错,余毒已清,身体康健。”

    祁云则温润如玉的面庞浮上暖意,颇为真挚地说道:“多亏了清和你的丹药。”

    此时,沈家席位的沈雨绯却是突然站起,来到大殿中央,对着皇帝,清亮亮地嗓音带着毫不掩饰的质问:“皇上,您是九五之尊,方才大殿上,众人都对您恭敬行礼,可为何这个女人为何不行礼?”

    说完,捏着轻薄锻制手帕的手用力指了指夏清和。

    大殿一寂,众臣纷纷看向夏清和。

    轻柔的明亮的夜明珠光洒落,揉碎在玲珑酒盏里荡起的阵阵涟漪里,夏清和收回望着酒盏的视线,看着一脸得意的沈雨绯,心下叹了叹。

    时隔两月,这沈雨绯还是如此不长脑子。

    她没行礼,自然是皇帝允许过了的,这大殿之人有谁开口?偏偏这沈雨绯自作聪明,跑到了殿中央,怒气冲冲的质问,还暗自得意以为自己抓到了她的把柄。

    “沈小姐这是在质问我?”皇帝沉声,沈雨绯这般质问的神态,已经是逾距了。

    沈雨绯身子一抖,面带惊恐,没想到皇帝非凡没有追究夏清和那个贱人,反而冲着她发问。皇帝扫过一眼沈雨绯,又看了看左侧下首的沈国公,语中带了不满。

    “沈国公,你年纪虽大,但也要好好管教管教自己的晚辈。”沈国公神色不变,心底却诧异了一瞬,这皇帝显然是借机警告他。

    起身,对着皇帝行了一礼,一副忠臣做派,“老臣定会严加管教。”

    皇帝轻嗯了一声,对着沈雨绯颇为冷淡地摆摆手,“下去吧。”

    沈雨绯低头不甘不愿的行了礼,带着满腹怨气回到了座上。

    刚刚这一番朝臣往来,各位大臣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安安静静地坐在位上,置身事外,面上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心底却是活络起了心思。

    只是不等这心思活络开来,端坐在上方,向来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娘娘却是发了话:“各位卿家想来也知道,本宫缠绵病榻多时,近日才好转起来,这其中缘由,都是因为夏姑娘医术高明,医好了本宫。”

    “所以,夏姑娘可不必行跪拜之礼。”皇后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算是给了一个解释。

    殿上,众臣眯了眯眼,皇后娘娘这话虽然是轻描淡写,但是却透露出夏清和是位药师,而且,既然能治得了皇后娘娘的病,那显然等级不低。

    想到这,众人隐晦地打量起夏清和,心底思量。

    “唉,你说那位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但实力高强,还是位药师”叶辰拍了拍秦墨寒的肩,向着夏清和的方向努努嘴。

    秦墨寒摇了摇头,惜字如金。

    夏清和饮着酒,面上云淡风清,对那些打量的视线丝毫不在意。

    “此次群秀比各位皆是不错。”皇帝夸奖了一句,显然是对着大殿之上的群秀英才。

    那些群秀英才闻言扬起长眉,挺直脊梁,看上去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皇帝见此哈哈一笑,语调昂扬,含着感叹:“三日后,各位好儿郎便要进入试炼之地,朕希望归来时,各位平安,都如同现在这般神采奕奕,到时朕定会再奉上一杯酒,敬诸位一杯。”

    “是。”各位英才齐齐应了一句,内心火热,激情澎湃。

    大殿上热闹起来。

    祁云则拿起手边折扇,轻摇了摇,“清和,试炼之地危险重重,到时可得小心,往年死在里面的可有不少人。”

    “只有危险才能让人蜕变。”夏清和的声音极为平静。

    “是啊,长老他们可算是用心良苦,只是往年的少年实力虽不差,意志却薄弱的很,在试炼之地中一味想着躲避求援,最后葬身那里。”祁云则浅叹一句。

    夏清和面色冷然,饮尽杯中酒,没有过多感慨。

    酒过三巡,大殿众人也渐渐放开了,说话声大了不少。

    夏清和一双眼随意地看向大殿,兴致缺缺,忽的,夏清和扫过一席面时,凝住视线。

    那席面上坐了四个人,一位朝臣打扮的中年男人,身旁坐了自己的夫人,此时那位夫人和她身边的一位豆蔻年华少女,正对着一个英气十足少年男子说着话,乍一看上去这一家子合乐融融。

    而吸引夏清和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一家四口的容貌。

    那一家四口竟与孤狼的模样有着七分像!

    夏清和捏着酒盏的手一紧,想到孤狼来到皇宫时候的异样,又想起孤狼的天生危脉,心中百转千回,孤狼一直不肯言说的身世,仿佛明了了。

    暗下心中暗涌的心思,睨了一眼身后现在阴影里安静无比的孤狼,夏清和眸色微冷,她的人受了委屈,她定然要百倍地让别人还回来。

    喝完了杯中酒,“夏小姐,奴婢为你添酒。”一位长相平平的宫女突然上前,来到夏清和身边,小心翼翼地拿起酒壶替夏清和斟了一杯酒。

    清冽透亮的酒从壶嘴的缓缓流出,散出香冽无比的酒香,侍女看似无意识的靠近一步,夏清和眸光轻闪。

    神色自若的端起酒杯,看似要将酒水一饮而尽。突然,夏清和顿了顿,极快地扫了一眼对面席位上的祁云信,祁云信此时双手紧握看似紧张无比,见到夏清和突然停下,看了过来,心中一紧,仓皇低下头。

    而夏清和却仿佛没有看到祁云信的异样般,重新低下头,将酒水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