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震撼对决
    战意汹涌,整个战场都仿佛燃烧起来。

    凤倾绝一跃大步向前,率先刺出一剑,银霜剑氲着啸气,汹涌而来,夏清和皓腕用力,青锋剑一震,挡住银霜剑。

    二人反身一转,你刺我挡,银霜剑刺了空,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破空之声,接着速度不减,反刺而去,夏清和神情一紧,柔软的腰肢一弯,避了过去。

    站稳身子,青锋剑刺出,凤倾绝眼神一滞,银霜剑迎上,二人相互使力,谁也不肯相让。僵持良久,夏清和红唇微抿,浑身爆发出磅礴灵力,霎时,青锋剑光芒大斥,剑身泛着青黑之气,剑气更甚。

    凤倾绝上翘的眼尾一挑,感受到手中的银霜剑微微颤抖,手腕一转,一股灵气运转,银霜剑发出耀目银光,丝毫不逊于青锋剑。

    银霜对上青锋,银光如锋,青幽如团,剑光对抗交织,光芒绚丽,迸出震慑人心的气息,一股无形的气浪翻涌,二人衣衫猎猎,各执一剑,斗得难分上下。

    台下,众人早已目瞪口呆,被二人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一个个的心里腹诽:说好的碾压呢?说好的完败呢?都是骗人的!这分明就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决,而且还是巅峰对决!

    “这姑娘实力竟然如此强,和凤三公子都斗了个不分上下。”叶辰晃了晃脑袋,丝毫不掩饰自己惊讶的神情。

    听了此话,秦墨寒难得开口,“的确让人惊讶。”

    高台上白老直了直身子,望着激战的二人,眼神微眯,捋了捋自己胡子,语中说不清是什么意味:“这夏姑娘爆发出的实力可不像是个灵徒啊。”

    此话一出,祁云则倒没什么反应,倒是皇帝含笑,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左侧茹贵妃和祁云信对视一眼,眸中暗涌,深意满满。

    “呲——”,剑身彼此划过,发出一道金属相撞的清脆声音,火花一闪,胶着的二人分开。

    凤倾绝斜飞入鬓的眉一挑,眉眼染上快意:“小清儿,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和你这一战倒是爽快!”

    “我亦是!”夏清和高声道,亦是痛快淋漓,下山后,她很久没有遇到如此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凤倾绝一笑,掩在面露中的红唇一勾,掩去一抹邪肆狂狷的笑:“接下来的这招,小清儿可要接好了。”

    说完,凤倾绝一手握剑一手运转灵气,两手交于胸前,转了一个奇玄诡异的弯,空气蓦然一震,“呼——”风乍起,凤倾绝身上气息猛然一提,阵阵威压传来。

    夏清和握紧青锋剑,双眼沉着,凤倾绝给她的气息很不一般,好似是蕴含了极度危险的气息。绷直身体,夏清和高度警惕。

    台下众人亦是目光灼灼,凤三公子这是要使用剑式?

    吴老则是退至一旁,手臂抬起,布下了一道灵力光罩,将众人隔绝在外。

    “喝——”,凤倾绝清喝一声,浑身气息愈发高涨,墨发扬起,妖红色的衣袂翻飞,整个人笼罩在银霜剑的银光一中,如同上古洪荒时期,从圣光中走出来的妖魅魔子,圣洁而魔魅,让人远远一望就觉心寂不已,甘愿俯首,尊他为王。

    “银霜剑去,万法皆灭!”

    一道银光如同闪电,携着破裂苍穹之势,威压阵阵,带着罡风气浪,刺向夏清和。

    众人大骇,那道银光虽不是冲着他们来,可他们依旧能感受到当中催天毁地般的气息,颤巍巍地看向夏清和,“她能挡的住吗?挡不住的话这恐怕要要了她的命啊。”

    祁云则则是身子猛的一僵,从位上慌忙站起,语气慌乱隐有担忧,“清和。”

    “坐下。”皇帝皱眉,淡淡开口。

    比试场上,夏清和眸光陡然一厉,抬臂将青锋剑置于身前,体内灵气疯狂运转,口中大喝“青锋剑,一剑星移!”

    “她这是要干什么?那不成她也要使出剑式?”

    “不会吧,剑式那么珍贵,她会有剑式?”

    “我觉得也不会,就算她有剑式,但剑式耗费灵力极多,她灵力已经消耗了那么多,难不成还能使出来?”

    青锋剑芒盛,青幽之色起,一剑横飞而去,撞上银白的锋芒,破裂苍穹之力与移星之力相遇,“嘭——”巨大的轰裂声响起,青幽与银白交织,如同数千枝烟花齐齐而放,猛烈绚丽,震撼人心。

    众人被这绚丽的光芒一晃,下意识的闭了闭眼。

    再睁眼时,只见台上乱石一片,坚硬如铁的地面已被掀飞,地上沟壑深深,二人往后退了一步,堪堪站在比试台边缘,至于吴老升起的灵力光罩早已被余波震碎,消散于无形。

    上千人的比试场上,鸦雀无声。

    众人只觉口中干涩,眼也酸疼的紧,无数人下意识地齐齐揉了揉眼,他们眼没花吧?怎么都出现幻觉了?

    又眨了眨眼,发现场上还是那一幕时,愣了愣,这下,“呵——”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这这这……这简直就是妖孽啊!

    凤三公子是。

    夏清和更是!

    谁说她弱的?谁说她不过灵徒修为的?这样的也能叫灵徒修为?你来一个我看看!

    众人脸一拉,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又看了看夏清和,咽了咽口水,这是从哪冒出来的怪物?呸,是妖孽!凤三公子那么妖孽他们认了,可您才多大?修为高深,灵力雄厚,剑式更是说来就来,这还让不让他们活了。

    “咳咳——”吴老轻咳一声,亦是有些被吓到。

    看了一眼凌乱早已看不清原来面目的比试台,颇有感触的一叹,又直了直背,扬声道:“凤三公子对夏清和,平局。”

    凤倾绝眼中带笑,收了剑,又恢复到原先妖冶不着调的模样:“小清儿,咋们下次再战。”说完,一如来时,挥袖腾身,向场外飞去。

    众人只觉一抹红色闪过,还未反应过来,凤三公子就消失在了场上。

    吴老脸一抽,合着这凤三公子完全没有替他们西泽国参加三国大比的意思,只是借着群秀比的名头来打一架。

    至于夏清和则是抚了抚额,这凤倾绝神出鬼没的,她话还未说完,他便消失了。

    “此次群秀比到此结束。”皇帝威严的声音响起,众人齐齐起身,跪拜在地。

    回三皇子府的马车上,夏清和挑起车帘,看着落日余晖将渐渐寂静的繁华街道镀上一层金黄,半阖清眸静静思量,这群秀比算是终结了。

    玉指轻敲,眸光似是不经意间的往后一瞥,她来到京城这么多天,也没联系京城势力,亦没扩张势力,这墨北却是一声不吭,恍如忘记了自己还要替他们家君上扩张势力,“呵——”红唇里溢出一声笑,顾君华,你来这云荒大陆究竟是为了什么?

    “清和,父皇吩咐我们三日后启程去魔险之森历练。”

    “好,不过魔险之森在哪?我听说,京城附近的几片森林都没有叫作魔险之森的”放下车帘,看向马车内正饮着茶水的祁云则。

    祁云则放下手中茶盏,温润的脸上颇为神秘一笑:“到时你便知道了。”

    夏清和见此,微一挑眉,对魔险之森有了几分好奇。

    *

    夜幕初至,星河拖练,万家灯火燃起。

    皇宫口,朱红色的大门敞开,两鼎雄狮立在门前,映着红墙黄瓦,一派庄严肃穆,远处,阵阵车轱辘轧过的声音传来,抬眼望去,两头天银踏空马正拉着马车徐徐而来。

    朝着马车后望去,又是几辆马车缓缓而来,马车停在了皇宫门口,众人纷纷下了马车,脸带喜意,边走边寒暄道:“赵尚书,您最近可好?”

    “嗐,赵尚书自然是春风满面啊。”

    “赵尚书嫡子近来突破了灵师,又在群秀比中大放异彩,赵尚书近来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众位大臣寒暄不已。

    皇宫大殿内,众臣缓缓而来,纷纷落座,各位京城贵女也都是衣鬓如云,浓妆淡抹,头上金钗翠环相绕,看上去华贵至极。

    良久,祁云则夏清和来到皇宫口,下了马车,身后星易和孤狼紧随。夏清和走在前方,眼神随意地扫过皇宫景致,忽的脚下动作一顿,看向身旁略有异样的孤狼,有些奇怪的问道:“孤狼,你怎么了?”

    孤狼前几日被她派出去办了事,今日刚回来,恰好碰到皇宫夜宴,孤狼也就随她一起入了宫,这一路上孤狼始终低着头,看上去分外沉默。

    她有些疑惑,孤狼这是怎么了?

    自从进了这皇宫孤狼就没抬起过头,难不成这皇宫内有什么?

    “主子,我没事。”孤狼稍稍抬起头,低垂着眉眼,双手紧握,语气僵硬。

    夏清和敛眸,念及此处是在皇宫,没再多问。

    穿过长长的宫廷石路,来到了大殿外。

    立在殿旁极有眼力的太监见到二人,高声喊道:“三皇子,夏小姐到。”

    殿内人语窃窃的声音一停,大臣小姐们正了正身子,向祁云则行了个小礼,“三皇子。”

    祁云则温和一笑:“不必多礼”

    说完,和夏清和一同入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