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千叶赌坊(一更,求首订!)
    “清和姑娘,清和姑娘……”祁云信匆忙叫道,有些不可置信,这美人说翻脸就翻脸。

    夏清和眉眼冷淡,快步下了楼。对面雅间内,厢房的门悄悄开了一条缝,一抹妖娆的红色露出,透过门缝,依稀可见男人精致淡漠的眉眼,男人看着夏清和离去的身影,又看了看对面房,微微一笑,唇角勾起一抹兴味,妖冶惑人。

    此时,另一方世界。

    威严高大的玉色宫殿拔然而立,宏大而威严,玉色的冰冷的屋檐在日光下荡着耀目的光芒,屋檐宽大,形似上古卷轴上刻画的古老异兽,震慑人心,琼楼高耸,玉色宫殿悬立上空,周围云雾缭绕,灵气仿佛凝成实质,聚集在这高空之上,玉殿之中。

    玉殿旁,黑甲将士持枪剑而立,身姿笔直,纹丝不动,浑身气息内敛,面上带着一个玄色铁罩,露出一双双死寂中透着杀意的眼眸。

    玉殿深处,极品白玉石制成的案上,一个身着玄色宽袖绣着银色云纹锦袍的高大男子,静静而坐,玉案上,躺着一块绯色玉玦,男子凝视着这块绯色玉玦,刀雕般冷硬的俊脸微微柔和,星眸中漾着细碎温柔的光芒。

    伸出拢在玄色衣袖中的大掌,拿起玉玦,男子冷峻疏离的眉眼透出几缕思念之色,喃喃自语:“好久没见到清儿了。”

    说完,看着案前堆积如山的文案,蹙了蹙眉,一股烦躁之色涌出。

    此时,刚刚行至三皇子府的夏清和脚步微顿,一向清澈通透的双眸里难得的怔愣,抬起青葱似的白玉纤指,抚了抚眉间早已被掩去的朱砂痣处,她方才感到眉间微热,刚一抚上去,那股温热的气息却消失了,这是为何?

    夏清和站在原处,垂眸微思,这眉间朱砂生来便有,师父也说有些奇特,只不过数十年都没有变化,刚刚却发热了?

    “清和。”府内,祁云则唤了一句,“为何站在门前?”

    夏清和抬头,压下心中的疑惑,淡淡道“无事,方才在想些事情。”

    西泽国皇宫,茹贵妃处。

    “啪——”茶盏被摔碎的声音响起,“母妃,那夏清和太不识抬举了,我好意拉拢,她竟然如此不屑一顾!”

    祁云信满是怒火的声音响彻在大殿,整个人如同一头咆哮的狮子般。

    “信儿。”茹贵妃拍了拍祁云信的肩,安抚道:“信儿,娘说了多少遍了,要喜怒不形于色。”

    顿了顿,又看了看祁云信咆哮的面庞,叹了口气:“她是三品丹师,实力也不弱,自然有几分傲气。”

    “那难道就由着她,让她给我甩脸色?”祁云信拍桌,怒气不减。

    茹贵妃却颇有深意一笑,拉着自家儿子,语气低缓暗含深意“再傲气,她也是个女人。”祁云信猛然抬起双眸,看向茹贵妃,语气迟疑。

    “母妃是说…下药?”

    “不错,下了药,生米煮成熟饭,她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就算她现在与祁云则交好又如何,还不是得一心想着你,顺着你。”低缓的声音缓缓在空旷的殿内响起,诡异而渗人。

    “哈哈哈——,不错。”祁云信附和一笑,想起夏清和那清冷如仙的面孔,舔了舔嘴,若是在床上,把那张清冷尘的脸染上娇媚妖艳之色,不知是何等风景。

    眯了眯眼,祁云信心一痒,面上挂着邪笑。

    翌日一早。

    沉寂了一晚的京城开始苏醒,繁华的街道上酒肆临立,人来人往,渐渐繁闹,京城最大的赌坊内,人满为患,桌椅拼凑在一起,远远望去,只见到一片片黑压压的人头。

    夏清和进了赌坊,便听到阵阵喊声:“来来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你们是压三皇子,还是压凤三公子,可一定要想好了啊。”

    夏清和脚步一顿,向人头攒动的那桌望去,眉头轻挑,“这赌局倒是有些意思。”

    “我压三皇子。”

    “我压凤三公子。”

    声音吵嚷响彻不绝。

    “嘿呦,这位小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儿?”一个中年男子,嘴下一撮胡子稀松的并拢在一起,调笑道,这赌坊向来都是男人来的地儿,没想到,今天来了个小美人。

    夏清和皱了皱眉,清灵冰寒的声音响起:“我找赌坊老板。”

    “赌坊老板?”中年男子哈哈一笑,言语暧昧,挤眉弄眼道:“小美人,我是这赌坊管事的侄子,你有什么事呀,找我就行。”

    “我找的事,怕是你做不了主。”夏清和冷冷出声。

    “我做不了主?小美人,那你且先说说是什么事儿。”说着,中年男子邪笑着一张脸,伸手就要拉夏清和。

    “找死。”夏清和看着那伸向自己的油腻泛黄的爪子,眉眼一寒,寸寸生冰,透着一股凌寒。猛的旋身,抬起脚,一脸踢向那油腻的大手。

    “啊——,”一股惨叫声响起,中年男子被踢倒在地,一条胳膊无力垂着,赌坊内吵闹的声音一停,忙着押注的众人回神,纷纷看向惨叫处。

    惨叫处,赌坊内小厮蜂拥而上,忙着抬起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借力,被搀扶起身,恶狠狠的看着夏清和,本以为是个柔弱的小姑娘,没想到还有两下子,哼,冷笑一声,这是敬酒不是吃罚酒啊,他在这京城混了那么多年,除了几个贵胄,他还真没怕过谁。

    朝后一挥手,“一起上。”我就不信抓不住这小丫头。

    众人啧啧,这千叶赌坊的打手是出了名的,都是灵徒修为,为首的一个甚至已经是灵师修为,这小姑娘看着弱不禁风的,今天恐怕就要被孙田给抓住了。

    叹了一声,无人上前,这千叶赌坊背后势力不小,没人敢轻易得罪。

    *

    此时,打手们一拥而上,数十个灵徒团团围住夏清和,夏清和站在包围圈中,眼神凌厉淬着冰,打手对视一眼,纷纷上前,掌风带着灵力,挥向夏清和。

    众人眨眼,心头微颤。

    夏清和提起脚步,一跃而起,打手避闪不及,相互而撞,发出阵阵惨叫。

    微微后撤,提臂一道灵力如同闪电般挥出,“啊——”声声惨叫声想起,打手们如同叠罗汉般一一扑倒在地,嘴里发出嚎叫。

    众人一静,面上神情丰富多变,这……这可是一群灵徒,中间还有位灵师,如今就这样?不过转眼之间就被打倒在地?

    抽了抽嘴角,看了看倒地不起的数十个壮年男子,又看了看弱不禁风的夏清和,众人噎了噎,这位姑娘还真是强悍,不过…,众人又在心中摇了摇头,这姑娘惹得可不是这一群人,而是背后的千叶赌坊,据说,那这背后的主子可是一位神秘莫测手眼通天的主儿。

    啧啧嘴,惋惜一声。

    夏清和面容含霜,冷冷看着已被吓瘫在地的中年男子,缓缓靠近:“现在,能带我去见背后的老板了吧?”

    “谁敢在我千叶赌坊闹事?”一阵雄浑的声音传来,众人只觉耳膜震了震,气息有些不稳。

    望向门槛处,这是谁?好厉害的修为?

    夏清和转身,看向门槛处,只见,一个衣着整齐,剑眉粗犷的的男子站在门口,衣摆处压着一个钱袋子,眼含怒意。

    “你是谁?”夏清和眼眸微深,此人实力竟然是灵师九品,能出现在这,定然不简单。

    “我是千叶赌坊的总管华丰,你又是谁?敢在我千叶赌坊闹事。”华丰开口,打量着夏清和,此女看年纪轻轻,实力却是看不透,那一身从容淡定的气质更是特别。

    眯了眯眼,此女恐怕不简单。

    “呵。”夏清和讽刺一笑,“且不说闹事,就说说这千叶赌坊的待客之道,难道是调戏客人?”

    华丰眼神一凝。

    “何出此言?”

    “华总管不妨问问你那侄子。”夏清和慢悠悠开口。

    华丰眉头一拧,自己的侄子?眼神看向那位中年男子,神色一深,此时,看似随意无比实则时刻注意华丰的夏清和眼神一闪,难不成,这不是他侄子?

    华丰默了几瞬,“此事我可以不追究,不过这位姑娘打了我千叶的人,毁了桌椅,今日定然要赔礼道歉,还要付了这桌椅钱。”说完,指了指地上倒了一闪的断裂桌椅。

    “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夏清和说了一句,神情如同寒风料峭,透着冷意,这千叶赌坊的人未免太霸道了些,她倒要看看这背后的主子是谁,能培养出如此霸道的手下。

    “嘶——”赌坊中的人轻吸一口凉气,这位姑娘胆子也忒大了些。

    华丰神情一冷,“不可能,主子不见外人,这位姑娘乖乖道歉赔偿吧。”

    夏清和气笑:“我若是不道歉,不赔偿呢?”

    “那我只好打到姑娘愿意道歉赔偿了。”华丰眼神一狠,脚步移动,速度极快,噌的一下窜出,一股灵师九品的威严向夏清和笼罩而去。

    夏清和抬起手,迎了上去,二人交战,桌椅轰然裂开,向四周飞去,赌坊众人一散而尽。

    跑出赌坊的人心中惶惶,这二人是什么修为,对战的如此激烈。

    见众人散尽,夏清和眼神一狠,射出凌厉的光,华丰心一凉,暗道不好,下一刻,夏清和掌风携千钧之力而来,直直拍向华丰心口。

    “轰——”,就在玉掌力量拍到华丰心口时,一道妖艳的红色猛然飘来,一双修长精致的不像男子的大掌猛然拽起华丰,接着,掌中运起一道灵力,迎上夏清和的玉掌。

    空中突然响起一道轰声。

    夏清和脚下不稳,往后倒退了几步。

    抬眸,望向那突然闯入的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