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惨败收场
    赤红色的断鳞长鞭极速挥来,道道鞭影闪过,破空之声响起,凌厉鞭风直袭夏清和面门。

    夏清和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那个夏小姐不会是被吓傻吧?”

    “是啊,鞭子都要挥到脸上了还不躲,估计是被吓得动不了了。”众人撇了撇嘴,这胆子也太小了吧,实力比不上人家,没想到胆子也如此小。

    “呵,我当是有多能耐呢,原来是个绣花枕头,这次肯定会被宫姐姐打的满地找牙,看她还敢缠着三皇子。”女子不屑的声音响起,满脸高傲,颧骨奇高,配上刻薄之色,令人见之厌恶。

    “是呀,坐在上头,就知道装腔作势,这次非要毁了她的容,让她还装出一副冰冷出尘矫情的模样。”女子迎合一句,看着夏清和清丽绝色的脸,眼中划过一丝恶毒。

    台上,长鞭携风而至,就在众人微闭双眼,不忍看那张小脸被打的皮开肉绽之时,夏清和忽然动了。

    右手轻抬,伸出两指,以迅雷之势,迎了上去。

    鞭声一停,空中一寂。

    一些闭着双眼的人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没有听到惨叫声?接着,有些疑惑的睁眼,看向台上,下一刻,看向台上的众人纷纷愣住,这方天地仿佛禁止。

    夏清和白衣胜雪,静立在台上,周身气势磅礴,右手轻抬,青葱的两指间,正夹着一个赤色鳞鞭。

    夹…夹住了?

    仅用了两根手指!

    而且只是随意一夹!

    众人咽了咽口水,宫姝艳那气势汹汹凌厉无比的一鞭就这样被夹住了?揉了揉眼,他们难不成是出现幻觉了?

    众人还在呆愣,只觉这副场面实在是太……诡异震撼了!

    宫姝艳也是一怔,随即清醒过来,拿着鞭子的手一动,企图将鞭子抽出,谁知,那两根手指看似柔弱,实则力如千钧,宫姝艳那用力一抽,非但没能把鞭子抽出,反而带的自己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

    围观之人回神,发出一阵哄笑。

    宫姝艳霎时面色涨红,心中一狠,一道灵力自手心挥出,夏清和淡扫一眼,身子一侧,躲了过去,接着夹着鞭子的两指一握,右手拽住鞭子,手腕一用力,宫姝艳手里的赤色断鳞鞭便脱手而出,被夏清和攥在手里。

    “你…!”宫姝艳恼怒,她要杀了对方,可连武器落到了对方手上,这让她情何以堪。

    “哈哈哈——”席上的人一笑,看出了门道,这夏姑娘看来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宫姝艳灵徒七品的修为,她却能随意接下,恐怕最低也是个灵徒八品。

    众人不知道的是,依着夏清和灵宗的修为,要灭了宫姝艳也只是举手之事,只不过,她对皇帝等人说了自己是灵徒修为,自然不能锋芒太露。

    “还我鞭子。”宫姝艳伸出手,高傲且不可一世,语气中更是有几分理所应当。

    “呵。”夏清和红唇轻勾,精致绝艳的脸上露出一抹似嘲似讽的笑,轻幽幽的开口:“宫小姐出门莫不是忘带了什么?”

    宫姝艳一呆,顺着夏清和的话问了一句:“忘带了什么?”

    众人也是竖起耳朵,宫小姐出门能忘带什么东西?

    夏清和斜睨了宫姝艳一眼,眼神轻眯,动了动宽大素色的袖摆,一脸正经的道:“脑子啊。”

    “噗——”不知从哪发出一句笑声,众人脸一抽,接连而笑,宫姝艳眼神一寒,扫过众人。

    众人神色一正,嘴角憋起笑意,看着宫姝艳那瞬间黑如锅碳的脸,心底默默为她点了一炷香,夏姑娘这招实在是高啊,什么是气死人不偿命,他们今日总算是见到了。

    先是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随后又无比自然回答,让人哑口无言,心中憋闷,这夏姑娘看着清冷淡然,万事不过于心,没想到这嘴不但毒,心肠也是极黑。

    “贱人!”宫姝艳口中挤出两个人,眼神喷火,恨不得将夏清和生吞活剥了。

    “哦,我忘了,宫小姐不是没带脑子出门,而是……”夏清和笑盈盈的话中透着寒意,众人再次凝神,而是什么?

    “而是…,没有这东西。”

    众人再次怔愣,下一刻,哄然大笑,没有这东西?那不就是说宫姝艳愚蠢至极,没有脑子嘛。

    “咳咳。”祁云则右手握拳,放于唇边,轻咳了几下,眼眸中一丝宠溺之色划过,清和果然是半分亏都不肯吃,一如既往的腹黑啊。

    宫姝艳面色已经红透,分不清是羞愧还是恼火,口中大嚷:“贱人我要杀了你!”接着,拿出一把银色长剑,直直冲向夏清和。

    夏清和提脚迎上,身形极快,宫姝艳已是怒火腾腾,握着长剑,不要命般的夏清和刺来,夏清和一一闪过,状似与宫姝艳缠斗几个回合,接着,拇指一弯,四指并拢,以手成掌,灵力稍稍运转,一股磅礴之气从掌心涌出,拍向宫姝艳的心口。

    “噗——”宫姝艳倒飞出去,口中还冒着鲜血,空中一道血弧划过,接着地上一片淋淋鲜血,宫姝艳坠落在地,不省人事。

    宫小姐…败了?

    众人眨眨眼,嘴里啧啧两声,宫小姐怒气冲冲的去找人麻烦,没想到却惨败收场。又看了看夏清和,心底唏嘘两声,这夏姑娘看似柔弱无害,没想到实力却是凶悍。

    而那些参加群秀大比的少年更是神色复杂,脸上难堪之色显而易见,望着夏清和,心里腹诽:你既然有如此实力,那为何不参加群秀比,害得他们以为是个绣花枕头,还让他们丢了如此大的脸。

    “皇上,这位夏姑娘既然有如此实力为何不参加群秀比呢?”少年儿郎处,一个锦衣少年冲出,对着皇帝一拜,冲动问道。

    皇帝眼神一动,夏姑娘实力莫测,如果能入三国大比,那绝对是一大助力,只是…,皇上抚在大椅上的手动了动,这三国大比对其他人来说是荣耀,对夏姑娘来说可就不一定了。

    思及此,皇帝收了心思,摆摆手,“退下吧,此事不必再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