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妖蓝星月斩!
    “好戏?”

    “是啊,这秦墨寒灵师二品修为,家世显赫,寻常京中子弟可不敢轻易招惹他,可唯独一人和秦墨寒从小斗到大。”

    “谁?”盈盈眉眼露出兴致。

    祁云则拿起手中折扇,遥遥指了指下方,“就是他,沈国公的嫡长子沈敛白。”

    撑开折扇,手腕轻摇,散了散身上的暑气后,祁云则幽幽道:“这沈敛白也是一身傲气,实力不弱,家世也不输秦墨寒,从小便与秦墨寒不对付,这是没想到,今日在这群秀比上两人竟然撞到了一起。”

    夏清和了然,原来如此,的确是场好戏。

    沈敛白上了台,吴老通知了句:“比赛开始。”

    “秦兄,多多指教。”沈敛白弯了弯腰,慢慢幽幽地来了一句。

    秦墨寒一语不发,只是回了一礼,接着突然出手,掌风凌厉,手上带些幽幽的白色灵力光泽。沈敛白脸色不变,脚下轻移,侧过身子,接着右手一握,亦是运起一道灵力,砸向秦墨寒。

    台上战斗激烈,围观众人也是激动不已,男子紧盯着二人,生怕错过一招一式,女子则是紧握粉拳,面色含春,美眸晶亮地看着台上二人缠斗。

    “秦公子不愧是灵师二品,一身灵力锋利无比,一举一动都是男子气概。”出声的是一位男子,目光崇拜,看着秦墨寒。

    “咋们沈公子也不差,灵力雄厚,出招迅速,也是灵师修为。”

    台上热血沸腾,台下群声嚷嚷。

    秦墨寒与沈敛白激战许久,倏然,二人皆发出一声闷哼,脚步皆是往后一退,身形一闪,各自退到比赛边缘。

    打斗声停,议论声也是戛然而止,比试场上众人屏息,心里砰砰直跳,近千双眼睛看着二人。

    沈敛白手指碰了碰脸上的乌青,脸上不怒反笑:“秦兄,刚刚不过是热身,接下来我可要出真本事了。”

    “奉陪。”冷冷的两个字吐出。

    “好!”沈敛白眼神一眯,声音带了几分阴狠。

    抬脚,上前跨了一步,体内灵力运转,抬起双臂,一臂向上,一臂向下,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圆,顿时,空中震了震,浮现一个泛着蓝色幽光气波的大圆。

    秦墨寒看着蓝色大圆,身子紧绷,面色颇为凝重。

    “沈公子这是什么招式,从未见过啊。”一人窃窃私语。

    “不知道,不过这威力竟然可与灵师高阶修为匹敌,难不成沈公子已经步入灵师高阶?。”众人喃喃,疑惑不已。

    沈敛白面色微白,盯着面前的蓝色圆弧,缓慢抬起双臂,口中挤出五个字:“妖蓝星月斩!”霎时,空气一扭曲,蓝色圆弧陡然一变,缩成圆盘大小,中间为实,四周成刃,形似螺旋。

    “喝——”沈敛白大喝一声,灵力脱手而出,妖蓝星月斩极速旋转飞去,带着刺目的蓝光,罡风气浪翻涌,翻天覆地般袭向秦墨寒!

    秦墨寒瞳孔一缩,右腿一跨,下盘坠力,“一虎啸,崩山!”赤橙灵力喷泄而出,一个猛虎虚影凝练而出,大口一张,露出锋利獠牙,“呼——”虎头仰天,发出轰轰吼啸。

    围观之人只觉耳中鸣声阵阵,精神一阵崩溃,吴老面色一凝,振臂,掌中灵力挥出,一道无形的灵力光罩起,笼住比试台,众人神色一松,心下惊骇,好霸道的功法!他们不过围观而已,竟也险些受伤。

    “这,这竟然也是灵师高阶才有的威力!秦公子难道不是灵师二品修为?而是隐瞒了品阶?”一道惊骇声传来。

    众人大愣。

    须臾,众人稳了稳心神,再次看向比试台,台上,已是混乱一片。

    猛虎提脚踏出,意图擒住妖蓝星月斩,妖蓝星月斩分毫不让,携着锋利无比的罡风气浪,旋转着破空而上。

    一锋利,一凶猛。

    两物一碰撞,在空中炸出震耳声响,蓝色与赤橙之色交织,看似友好缠绵,实则不死不休!

    良久,罡风消失,妖蓝星月斩穿透猛虎咽喉,猛虎倒地,妖蓝星月斩光泽散尽,消弭于无形。

    沈敛白吐出一道鲜血,秦墨寒下盘不稳,倒退一步,面色乌青,透着惨白之色。

    胜负难分。

    “二人实力不错,战况也是精彩。”夏清和点头,二人都是灵师低阶修为,却都能爆发出灵师高阶的威力,的确不负盛名。

    二人撑着身子,灵力耗费太多,他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吴老站在一旁不语,胜负难分,又都不认输,他也没有判决的权利。

    “这要怎么办?”围观之人急了,议论纷纷,不知谁胜谁负。

    秦墨寒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半晌,秦墨寒吐出一口浊气,体内几丝灵力缓缓运转,沈敛白当即警惕,他要干什么?

    台下,叶辰面带焦急,喃喃自语:“秦墨寒,都伤成这样了,你可千万别犯傻啊,不然老子又得照顾你。”

    秦墨寒扫了一眼沈敛白,背脊挺直,气质如寒冰般刺骨,下一瞬,秦墨寒颤抖的手猛然一抬,所剩无几的灵力凝成一线,刺向沈敛白。

    沈敛白心一紧,想要侧身避过,奈何脚下无力,身体笨重,一时之间,躲闪不及,受了这道灵力。

    “呼——”众人惊呼。

    “滴,滴——”沈敛白看了一眼自己流血的胸膛,眼神阴鸷,双拳紧握,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输了!”

    “秦墨寒对沈敛白,秦墨寒胜!”吴老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围观之人一片喟叹,“这场比赛,真是大饱眼福啊,二人武技都极为厉害。”

    “是啊。”

    “哼!”京城贵胄处,沈国公面沉如水,脸色忽青忽白。“哈哈,沈老弟啊,犬子下手不知轻重,伤了令公子,你可要多担待啊。”秦家家主笑道,面上喜气洋洋。

    “投机取巧罢了。”沈国公攥紧手,皮笑肉不笑。

    一旁朝臣不语,两位大佛斗法,可没有他们插嘴的份儿。

    “沈敛白没有机会进入三国大比了?”夏清和玉手轻点。

    “自然不会,后头还有比赛,若是沈敛白赢了,还是会进入三国大比。”祁云则温声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