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秦家秦墨寒
    “李姐姐不要生气,这种不要脸的女子三皇子定然看不上。”粉裙女子扯了扯李芷柔的衣袖,语气亦是愤愤。

    这二人皆是贵女,李芷柔是京兆尹的掌上明珠,粉裙女子是太仆寺卿的女儿,名唤田沁。

    二人算是京城贵女中的佼佼者,向来眼高于顶,看不上京城重臣家的儿子,唯独对三皇子祁云则芳心暗许。

    说来也好笑,这二人都心悦三皇子,三皇子却偏偏都不认识,二人自觉芳心微碎,竟成了面上的好姐妹,以为她们二人同为天涯沦落人。

    今日看到祁云则如此柔声细语,自然是同仇敌忾,对着夏清和怨恨起来。

    “墨寒,你可知道这女子的来历。”一个少年开口,约是弱冠年纪,相貌不俗,爽朗清举,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显的眉中有几分风流之色。

    “不知。”秦墨寒板着一张万年不变的寒冰脸,冷冷吐出两个字。

    那位少年显然也习惯了秦墨寒的冷淡,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高台处,若有所思道,语气玩味:“这女子定然不是京城人士,又与三皇子如此亲密,难不成,是三皇子的心上人?”

    秦墨寒冷凌凌地的眸子看了一眼好友,带了点嫌弃意味,叶辰向来不着调,也不知道从小到大,自己是如何和他相交到现在的。

    叶辰被那眼光一看,当即捂住胸口,佯装心痛道:“你竟然如此看我,太伤我的心了,当年是谁把你…”

    叶辰的话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已经抛下他前去抽签的秦墨寒,放下捂住心口的手,嘴里发出一声轻哼,“每次都不等我把话说完。”

    半晌,参加群秀比的人都抽好了签,护国长老吴老,走下高台,来到比试场边上,对着站在一旁的侍卫示意一番,侍卫点头,敲了一下铜锣,扯着嗓子,拉长声音:“比赛开始,一号上台。”

    说完此话,下方两名男子看了一眼手上的签,脚步一蹬,跃到台上,二人相互抱拳,拱了拱手。

    “在下霍谦”

    “在下吴锋”

    这二人实力倒是对等,围观众人点点头,他们都是灵徒三阶修为,虽算不上多高,起码实力相对,这场比赛也有了些悬念。

    比试场上,二人客套一番,忽的吴锋猛然提起腰间弯刀冲了过来,霍谦亦是不让迎面而上,二人战在一起。

    夏清和看着下方的两人,一个打法拼命,一个严防死守,已经激战了好一会儿。

    “清和,这场比赛你觉得谁会赢?”祁云则看了一眼下方,轻轻笑道。

    “吴锋。”夏清和开口。

    “这位姑娘如此笃定?”一旁另一位护国长老白老捋了捋胡子,微微偏头,看着夏清和。

    别人观赛是都是激动不已,唯独这位夏姑娘却是平静淡然,端坐在大椅上分毫不动,神色也是波澜不惊,沉稳的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此时,皇帝茹贵妃祁云信也被二人谈话吸引住,收回看向场中的视线,看向夏清和。

    “吴锋打法虽然耗费灵气,但胜在出手狠厉,能速战速决,这个霍谦。”夏清和睨了眼下方,淡淡开口“守不住的。”

    白老点点头,哈哈一笑“不错,小丫头眼睛倒是毒辣。”

    说完,打量了一眼夏清和,发现自己竟看不出她的修为时,心底未惊,眯起眼暗自思量。

    皇帝高坐在上首,淡淡威严之声响起,“说起修为,夏姑娘也是不逊别人分毫啊。”祁云信眸光一闪,试探开口:“父皇,那这夏姑娘的修为是?”

    皇帝也是不语,看向夏清和,眸中含着好笑意味。

    “区区灵徒,不足挂齿。”夏清和开口,隐瞒了两阶修为。祁云则指尖微动,知道清和有意隐瞒,也不拆穿。

    “灵徒?,”白老点点头,也不知是信没信,只是说道:“灵徒尚可,足够参加群秀比了。”

    夏清和不语,没再接话。

    下方,一道破空之声响起,吴锋面上带了几块青黑,手中的弯刀架在霍谦脖上。

    “我认输。”霍谦白着一张脸开口。

    吴老站在比试台上,喊了一句,“这一场,吴锋胜!”

    “哦——”围观众人爆出阵阵欢呼。

    “嘭——”又一锣声音响起,有两人跃上台上。

    ……

    匆匆看了几场比试,夏清和眸光微深,对西泽国实力也有所了解。

    “看!那是秦公子!”忽的,台下传来阵阵爆喝,不少女子娇媚的声音也混杂在其中。

    台上,秦墨寒静静站立,冷着一张脸,不言不语,如同青松一般,挺然而立,那秀而挺拔卓然不凡的身形,当即吸引了全场目光。

    “他是秦家嫡子,秦墨寒。”祁云则解释道。

    “这人实力不错。”夏清和出声,有了几分兴趣。

    “秦墨寒自小被当作秦家继承人培养,天姿也是不凡,修为据说已是灵师二品,冷静自制,心性过人。”祁云则见夏清和来了几分兴趣,也耐心开口解释。

    说话间,秦墨寒对手也是慢吞吞地上了台,祁云则见到此人,眸光溢笑:“清和,这下你可好戏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