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群秀比
    清晨,春日的园内馥郁芬芳,娇嫩的花瓣上带着未晞的白露,声声鸟鸣穿来,三皇子府内静谧无声。

    玉手推开木门,一道清丽的人影出现,腰如约素,步履纤纤,素白的裙摆微晃,漾起优雅的弧度。

    “清和。”

    温润的男声响起,带着点点温柔笑意。

    夏清和抬手,拿出一个瓷瓶,递给祁云则。

    “解药。”她昨夜费了半宿时间,炼出来这冷沁越雪丹。

    祁云则微愣,有些意外,夏清和说了不出一日,没想到这才过了一夜时间,就把解药炼了出来。

    收起解药,摇了摇手中折扇,面前浮现温和笑意,:“好,用过早膳后我们便入宫。”

    夏清和点头。

    早膳后,二人入宫,皇帝退了早朝,各位重臣齐聚在御书房,“皇上,三国大比在即,不知派谁来接待?”

    皇帝转了转手上的珠串,“皇室之中,能接待其他两国和仙云宗的也就只有则儿和信儿,你们说,谁来接待更为妥当?”

    众人不语,论实力声望自然是三皇子更为合适。

    “皇上,臣以为四殿下年纪渐长,也该趁此机会历练一番。”沈国公右跨一步,抬脚上前,声音洪亮。

    各位大臣不语,心中如同明镜,沈家算是四殿下的外家,沈国公自然是向着四殿下的。

    皇帝坐在金色大椅上,垂下眼眸,半晌出声“接待一事便交由信儿处理。”众臣附议。

    忽然,话锋一转,皇帝开口,“明日群秀比一事,交由则儿处理。”

    沈国公面色一沉,群秀比,是三国大比之前各国内部的比试,到时,西泽国的少年英才皆会参加,其中西泽国京城子弟占了七成,各大势力子弟占了两成,还有一成被出身贫寒但天赋卓绝的寒门少年所占。

    可以说,这群秀比是结识西泽国全国英才的绝好机会,如今皇帝却交由三皇子处理。众臣心底千思百转,皆是默了默,三皇子向来得宠,天赋实力算是西泽国的英才之首,皇上有此举也不奇怪。

    “皇上,三皇子到了,说是解药已经炼好。”殿外太监走进房内,低低说了一句。

    原本垂头站立的沈国公突然晃了晃身子。

    皇帝一喜,站起身子,又看了看朝臣,挥了挥手,退下吧。

    朝臣却是面面相觑,他们昨日便听说,三皇子带了一个女子入宫,要给皇后娘娘治病,后来又听说这位姑娘炼丹之术奇佳,已是三品丹师,更是大败徐老,他们本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想到今日解药便炼好了,难不成,那姑娘真是一位丹师?

    想到这,众人震了震,眼中惊愕,又有些不可思议。

    又看到皇帝摆手,众人垂眸,敛下眼中复杂的光芒,纷纷告退。

    夏清和和祁云则走入御书房,“丹药炼好了?”皇帝面上喜色不减。

    祁云则拿出瓷瓶,递给皇帝,皇帝大手一拢,三人一同去了凤鸾殿。

    皇帝大步生风,快步走到殿内,无暇理会那些下跪的宫人,来到床榻前,看着一脸病容的皇后,轻皱着眉,小心翼翼地扶起皇后,拿出那颗净白中带着寒意丹药。

    “这是夏姑娘炼制的解药,嘉儿,朕喂吃你。”皇帝柔声道。

    皇后张口,咽下丹药,丹药入腹,瞬间化为冰凉的液体,流淌在四肢百骸中,突然,皇后神色一变,双手捂住胸口,面色痛苦狰狞,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看上去极为骇人。

    “嘉儿。”皇帝惊慌,抱住皇后,眼如利剑看向夏清和。

    “红衣灼心毒至阳至烈,冷沁越雪霜至阴至寒,两股药力在皇后娘娘体内发作,皇后娘娘会如此痛苦也是正常。”

    夏清和清浅如同珠落玉盘的声音响起,缓了殿内的急躁之气。

    皇帝稍安,“要何时才能痊愈?”

    “这毒在皇后娘娘体内蛰伏许久,要化去毒素,至少需要一个时辰。”

    皇帝攥紧大手,眸子阴沉,这背后之人他定要找出!

    气氛一时又陷入低迷,夏清和和祁云则终究是外人,没有再殿内多待,而是转身去了偏殿。

    日头微移,空气中多了几分暖意,凤鸾宫内折腾了一个时辰,皇后身心俱疲,歇下了。“来人,去请徐老。”皇帝低声唤了一句宫人。

    徐老匆匆赶来,皇帝示意,徐老来到床榻旁,替皇后诊脉,良久,眨眨眼,目露惊奇。

    “如何?”皇帝出声。

    “皇后娘娘脉搏虽然微弱,体内却再无半丝毒素。”徐老回了句,心中却有些痒痒,不知道夏姑娘用了什么法子,这毒尽然如此轻易的就解掉了。

    皇帝双手轻抖,颇为激动,起身去了偏殿。

    殿内,祁云则看到父皇如此模样,心中明白,露出一抹笑,眉宇透着喜意。

    皇帝见了夏清和,微微拱了拱手,直言许诺,语气真诚:“夏姑娘救了柔儿一命,便是我西泽的恩人,从今往后,夏姑娘若有麻烦,我西泽定会鼎力相助。”

    夏清和红唇轻勾,“好。”

    西泽皇帝虽老,却没有倚老卖老,恩怨分明,一时之间,她对这西泽国有了三分好感。

    西泽皇帝顿了顿,又想到自己还未尽尽地主之谊,思索一番开口道:“明日皇家比试场举行群秀比,到时我西泽少年英才聚集,不知夏姑娘可有意一观?”

    “群秀比?”夏清和微扬起远山眉,问出声。

    皇帝一怔,夏姑娘不知道群秀比?祁云则却是早已习惯,清和虽实力高绝,但对西泽国却是不甚了解。

    出声解释道:“群秀比是为三国大比选拔比试人才。”

    点点头,夏清和了然。

    看向皇帝,有些笑意:“如此盛事,自然要去。”

    “好,群秀比之事由则儿负责,到时夏姑娘随则儿一同前去便可。”皇帝笑道,心中大石落地,言语之中也轻松不少。

    此时,一众朝臣皆回到家中,纷纷下了命令:“来人,去查查三皇子带回来的那位女子。”

    一时之间,为了一个刚至进城两日的女子,京城势力齐齐出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