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防着桃花
    众人心底的唏嘘,夏清和却不知道,看着面前有些无赖的徐老,眉间微拧,心下无奈,她这次是惹了一个粘人麻烦啊。

    “胜负已分,回宫吧。”

    皇帝威严的声音响起,一行人回到大殿,徐老告了退,他此时灰头土脸的,实在不宜进到大殿中。

    “哈哈,没想到清和姑娘小小年纪,炼丹之术便如此精通,真是天姿不凡啊。”大殿上,皇帝祁苍哈哈一笑,眼中满是夸赞之色。

    “略通一二罢了。”夏清和清淡如水的声音响起,她此话到不是谦虚,炼丹之术精深繁复,她现在还称不上精通二字。

    皇帝一愣,随即目露赞赏,而大殿众人看着夏清和,眼神有些微妙,无他,他们都想起了朝凤国公主朝颜玉。

    朝颜玉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前两年因成为一位二品炼丹师,名震云荒,后来又偶然得到仙云宗一位丹师长老赏识,一跃成为仙云宗长老入门弟子。

    这云荒大陆,不说女子,就是男子也对朝颜玉嫉羡不已,惊叹朝颜玉的天赋,运气。

    众人神思回笼,看了看夏清和,想到朝颜玉那向来高傲的性子,又知晓了夏清和的炼丹品阶,不约而同地眯了眯眼,这三国大比可要到了,到时那位颜玉公主也会前来,这二位若是遇上…,众人感叹一番,竟然有些期待。

    “为皇后治病一事,就麻烦清和姑娘了。”皇帝出声,想到夏清和医术,心中有了几分期待。

    “应该的。”祁云则是她下山后的结交的第一个好友,又曾经答应过祁云则治病一事,这个忙她于情于理都会帮。

    茹贵妃垂眸,眼底闪过一道复杂的光,状似无意地扶了扶自己乌色头发上的金色嵌红宝钗,面带忧色:“皇上,妾身也有些日子没见过姐姐了,妾身也想去看看姐姐。”

    “同去吧。”皇帝大手轻动,看不出喜怒,淡淡应了句。

    一行人去了鸾凤殿,皇后居所,处处可见雍容华贵,雕花黄梨木的罗汉床,带了金丝暗绣的罗帐,飘着缕缕青烟的镂空银制的精巧香炉。

    夏清和抬步入内,扫了一眼殿内,一语未发,跟在皇帝身后来到了床榻旁。

    床榻内,罗帐轻放,隐隐传来两句咳嗽声。皇帝示意,一旁宫人缓缓撩起罗帐,“嘉儿,则儿回来了。”皇帝站在床榻旁,低低说了两句,声音温柔。

    病榻上的女子,一脸病容,面色苍白憔悴无比,虽带了病榻时的孱弱,却也依稀可见那端容大气的容貌,此时,女子面上露出一抹颇为虚弱的笑,双眼转了转,看到了清隽如画的儿子,双唇动了动,“则儿过来。”

    祁云则缓步走了过来,母子两人说了几句话,场面一时温馨无比。

    好在祁云则也未忘了正事,指了指夏清和,“母后,这是夏姑娘,医术高超,是儿臣特意请来为您治病的。”

    皇后一愣,这么小的姑娘?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自己的疑惑,他们两父子既然同意这位小姑娘为自己治病,那她也相信这个小姑娘。

    皇上挥了挥手“都下去吧。”

    一众人退下,来到偏殿,只留了夏清和和一位贴身宫女。皇后伸出手,露出皓腕,夏清和抬手搭上,一股灵力探出。

    不过须臾,抬手放下,心中有了计较。

    “去请他们进来。”夏清和开口。

    “是。”侍女轻应,内心却惊讶无比,夏姑娘不过抬手一搭,如此便诊治好了?以往那些太医,药师可是费了不少时辰呢。

    皇帝一行人又回到殿内,“如何?”皇帝有些急切。

    “可解。”

    闻言,皇帝一喜,祁云则却是眸光轻闪,看着夏清和,温润的声音染上清寒:“清和,为何说是可解?而不是可治?”

    皇帝面色陡变,锐利的眼神带着锋芒,直直看向夏清和。

    “因为皇后娘娘不是患病,而是,中毒。”夏清和美眸轻转,清冷的声音顿了几顿,缓缓开口。

    霎时,气氛一凝,宫人齐齐匍匐跪地,皇帝大怒,扫了一眼宫人,浑厚的声音如石一般的砸在大殿上:“中毒?皇后为何会中毒?”

    宫人不语,气息压抑。

    “父皇,此时日后再查,当务之急是解了母后的毒。”祁云则说了一句,语气却是清寒,不见往日的温和。

    皇帝甩了甩衣袖,冷哼一声,看向夏清和。

    夏清和知晓二人心急,直言道:“皇后娘娘中的事红衣灼心毒,此药前期不显,累积在体内,后期则会一朝爆发,中毒之人如同烈火灼心,奇痛无比,片刻之间便会要了人的命。”

    二人面色又是一沉,“可有解毒之法?”

    夏清和轻笑:“不出一日,解药送到。”红衣灼心毒虽然霸烈,但她灵药充足,又知晓炼丹之法,这毒于她来说不过是区区小事。

    “好,好,则儿快带清和姑娘去炼药。”皇帝大喜,急忙催促。

    祁云则也安下心,却还是有些意外此行居然如此顺利,困扰许久的病,竟然如此就就被查了出来,摇了摇头,心下感叹。

    又行了礼,和夏清和一同回了三皇子府。

    二人一同下了马车,祁云则放下心中大石,清隽的眉眼中带了笑意,低头看着着夏清和,带了温柔之色,又不知说了什么,夏清和一双美眸也是漾起波澜,带着丝丝笑意。

    远处,墨北看着二人“郎情妾意”般的身影,面目表情的脸一僵,想到了君上临走时的吩咐,面上一苦,君上啊,您再不来媳妇可就要被人拐走了。

    若是夏主子真的被祁云则那小子拐走……,墨北的心肝颤了颤,君上上次发怒,就血洗了数十个门派,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整个洪荒古陆都震了震,依着君上的执念,这次要知道夏主子可能喜欢上了别人,那毁了整个云荒都有可能啊。

    思及此,墨北紧了紧手上的剑,抬脚快步走到夏清和面前,也不等二人说完话,强行开口打断:“主子,墨北有事找您。”

    夏清和轻眨了眼,看着墨北紧绷着脸,心下有些怪异,墨北这是怎么了?

    祁云则也是有些疑惑,他总觉得墨北对他不善,偶尔看他的眼神更是不喜,甚至还带了三分警惕。

    三人各有心思,夏清和顿了一下,和祁云则告别,随墨北来到了房内,“何事?”夏清和开口,心底思量。

    “主子说让您尽快替他扩张实力,那些药材也要尽快寻到。”墨北回答。

    夏清和点点头,心中却想着,墨北到底不是她的人,跟在身边始终有些不妥,玉指敲了敲桌面,心中思索。

    “主子,不知我们何时搬出去?”墨北又问了句,看似没头没脑。

    “为何这样问,三皇子府怎么了?”夏清和颇为疑惑,祁云则是她好友,府上也无侍妾王妃,住在三皇子府也无人会非议,为何突然要搬出去?

    墨北心中发苦,三皇子府好得很,只是若是被君上知道,您住在别的男人府上,还和别人相处甚欢,自己不死也得褪层皮啊。

    想是这样想,墨北却也没敢把此话说出来,只是面上一本正经道:“三皇子终究是个男子,我担心您的声誉。”

    夏清和挑了挑眉,一双清灵透彻的眼睛盯着墨北看了许久,墨北起初面不改色,身形笔直。

    直到后来,夏清和越看越久,始终不曾移开眼,墨北的腿不由抖了抖,夏主子实力不高,眼神的威力却不亚于君上,被夏主子盯着看,自己的那些小心思都有些无所遁形。

    良久,就在墨北额间冒出冷汗之际,夏清和终于收回了视线,淡淡开口,突出两字:“不搬。”

    墨北闭了闭眼,君隐界的一大统领此时心中竟然有些泛苦,他宁愿提剑杀敌,也不愿意夹在这二人之间,既要听从君上吩咐,时时注意夏主子的动向,防着夏主子的桃花,又要被夏主子怀疑,觉得他心怀鬼胎。

    墨北退了出去,微叹一口气,唉,君上一人追妻,他们这些人都得跟着受苦。

    屋内,夏清和一人独坐,看着桌上的白玉茶壶,眼神微思,顾君华,他究竟想要什么?

    *

    斗转星移,月洒银辉,三皇子府内,一处处灯光熄灭,人人酣眠,墨北房间内,墨北拿出一块绯色玉玦,成圆状,中间镂空,形状诡异复杂,月色下,划过道道绯色光芒。

    墨北那些那块玉玦沉默良久,这是君上特意留下的宝贝,名唤风绯玦,可穿过空间壁垒,将消息传递给君上。

    君上走时特意嘱咐过,有关夏主子的一切要事无巨细地报来,可…,墨北皱眉,君上伤势未好,平定那些人又要耗费不少心力,如今听了夏主子的消息,恐怕会分心。

    沉默良久,墨北拿着风绯玦的手一动,大量灵力运转其上,原本的玉玦顿时闪现出柔和的绯色光芒,墨北出声:夏主子已至西泽京城,顿了顿,又道:一切安好。

    说完灵力一收,风绯玦上飞出一道刺目的红光,划向天际。收了风绯玦,墨北低垂眼眸,他还是没有把消息报给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