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补灵丹
    一众人视线纷纷移到瓷瓶上。

    夏清和也不拖沓,当即拔了木塞,将瓶内丹药倒出一粒,放在事先备好的精致木盒上,递给了徐之明。

    木盒底垫黑如团墨,一粒冰白无暇的丹药置于其上,黑与白的交织,更显那丹药莹白如玉,纯洁剔透的无一丝杂质,丹药周身泛着晶莹光泽,溢着清雅丹香,众人眼前一亮。

    徐之明拿着丹药,细细端详,低着头,鼻翼动了几下,皱起眉,面上有些不解。

    接着,徐之明又拿起木盒,仔细看了几通,突然瞪大双眼,眼中满是惊愕,看着夏清和,“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丹?”

    夏清和未答话,皇帝等人倒是先齐齐一愣,略有所思:“既是夏姑娘所炼的丹,夏姑娘自然知道,更何况,平白无故的,为何问这个?”

    徐之明也不理会众人疑惑的视线,只是盯着夏清和,双手微颤。

    “三品,补灵丹。”夏清和看着丹药,嘴角勾出一丝清浅的笑意,淡然开口。

    “你——,你知道?”徐之明双眼瞪大,太过激动,一时之间,舌头都有些打转。

    众人看着徐之明,不解此话意思。

    “这丹药是我炼制的,我自然知道药名。”夏清和开口,语气有些好笑,若是不识这丹药,她会凭空炼出来?

    徐老咽了咽口水,一张脸黑漆漆的,只剩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紧盯着夏清和,夏清和微动身体,几不可见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不能怪她,实在是徐之明的一双眼神太过诡异,明明已是一个六旬老者,却用饿狼扑食的眼神看着她。

    至于众人,则是看着徐老,嘴角轻轻一抽,他们是精神恍惚了吗,否则怎么会觉得,徐老看着夏小姐的眼里泛着绿光。

    小心翼翼地合上了丹药,徐老搓了搓手,漆黑的面孔挂着笑,露出自己有些泛黄的牙齿,“那个,清和丫头啊,咋们商量个事可好?”

    众人眨了眨眼,他们没看错吧,一向傲气无比死要面子的徐老也会用如此语气和人说话,而且语气带笑,那模样还有些……谄媚?

    “徐老,这丹药如何?”祁云信开口,拉回了徐老神智,不是说检验丹药的吗?为何徐老突然就变成了如此模样?

    徐老低头看了看木盒,又看了看皇帝等人,下一刻,徐老拿着木盒的手一动,低头、弯腰,入袖、背手、动作一气呵成,衔接流畅。

    徐老这是将丹药放入自己袖中了?

    众人目光看着徐老,神色不明,别人炼的丹药,你为何突然收起来,还颇为无耻的放到了自己的袖子里?

    “咳咳——”徐老假意咳嗽了一下,看着一脸莫名的众人。

    直了直身子,理直气壮道:“夏姑娘炼的丹药自然是三品丹药。”

    什么?

    这转变的也太快了些吧?刚刚还一脸不信,现在却理直气壮地说,是三品丹药?这徐老不会是魔怔了吧?

    或许感受到众人怪异的视线,徐老清清了嗓子,“夏姑娘炼制的是三品丹药,我甘愿认输,”

    “清和,你炼制的究竟是什么丹药,不如介绍一番,也好让我们知道是什么丹药能让徐老都甘拜下风。”祁云则眉宇透着笑意,颇有兴味地开口。

    “寻常的补灵丹而已。”

    夏清和轻描淡写道,语气平平,没有倨傲之意,她也不知徐老为何突然如此,刚刚还一副嫌弃不屑的神情,现在就突然成了这样。

    “什么叫寻常的补灵丹?那可是补灵丹,补灵丹啊!”

    徐老跳起,激动无比,那可是补灵丹啊,修炼之人梦寐以求的补灵丹啊,如今到了她嘴里怎么就成了寻常之物?

    “这么说,这补灵丹还有不凡之处?”皇帝顺着徐老的话问道。,

    “自然不凡,这补灵丹算得上是三品丹药中的极品丹药了,就算是四品丹师也极难炼制,而且啊,这补灵丹药效更是不凡。”

    说到这,徐老声音更是扬起,带了三分激动,“只要吃了这补灵丹,就算是灵力耗尽的灵师修为也能立即回满灵力,且不会损害身体一丝一毫。”

    “如此逆天?”

    祁云信率先开口,他如今才是灵徒修为,听到此话,自然激动。

    “不错。”徐老点头。

    “可为何以前从未听过这补灵丹?”祁云则出声问,如此丹药他们是闻所未闻。

    “三皇子,您是不知道,这补灵丹少见,一是因为难以炼制,就算是四品丹师也得费些功夫,二是因为,补灵丹丹方少有人知,天下丹师知道补灵丹的是少之又少,就连我,也是偶然得之。”徐老幽幽道。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看着夏清和,眼中复杂,一个十来岁三品的丹师,如此高的天赋,说出去就连整个云荒都会震动。

    更何况这个丹师,还知晓如此珍贵隐秘的丹方,她的背后若是没实力,说出去,怕是三岁稚童都不会信。

    一旁,祁云信看着夏清和,微微眯着眼,如此绝色的女子又有如此高的天赋,若是娶了回去,享了鱼水之欢的同时,又能得到用之不尽的丹药,岂不是人间乐事,到时,怕是那他那位皇兄也会嫉羡不已吧。

    想到这,祁云信眼底一片火热。

    而夏清和微动了动头,睨了一眼祁云信,那一双眼清灵透彻,平静无波,仿佛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寻常一扫,可祁云信却如同被人泼了一身冷水,浑身一冷,心底冒着寒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