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众人心里的千思百转。夏清和二人却不知道,只是一心炼丹。

    中央,高炉上的香正寸寸掉落,时间过去大半。

    此番,二人皆用的是木桌上的药材,炼制的也都是三品丹药,除了成丹后的品质、效用,二人的炼丹速度也是极为重要的一项。

    观席台上,众人也知道二人快要成丹了,都是屏息而待,皇帝看着二人,一个随意自然,一个紧张专注。

    开口问道:“则儿信儿,你们觉得这场比试会是谁赢?”

    祁云信眉一动,快速开口,带了几分自得:“父皇,儿臣觉得夏姑娘年纪还小,炼丹之术尚欠火候,徐老成名已久,炼丹之术老练,这场比试,应当是徐老得胜。”

    皇帝不作言语,转头看向祁云则,“则儿觉得呢?”

    祁云则轻笑,开口,声音清亮温和,笃定十足:“清和胜。”

    闻言,祁云信眼神一沉,眉宇中显出一抹阴鸷之色,祁云则向来都是一副清高从容,万事了然于胸的模样,如今为了和他作对,竟然睁着眼说瞎话。

    他倒要看看等到胜负已分,他祁云则该怎么维持自己这番虚假的面孔。

    想着,祁云信出声:“三哥此话就不对了,夏姑娘好是好,不过要和徐老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祁云则但笑不语,不作口舌之争。

    倒是皇帝听了祁云则此话,眉头轻挑,语气有些趣意:“结果未明,则儿便如此笃定?”

    “儿臣相信清和。”祁云则含笑,语气清淡,寥寥数字,其中的信任却是显而易见。

    皇帝眸光微动,眼神看着祁云则,含着深意,下一刻,不等祁云则多想,皇帝收回视线,看向轻星台。

    轻星台上,只见,夏清和素手轻挥,合上丹鼎,接着精神力缓缓流出,接着,丹鼎开始剧烈晃动,夏清和控制手下火焰,不慌不忙,弹出一道灵力,挥向丹鼎,刚刚剧烈的丹炉一定,仿佛静止。

    众人盯着夏清和,徐老还未有动作,她便先动,她这是要先成丹?他们皆是外行之人,见此有些不解。

    可徐老心中确是一震,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夏清和如此动作,分明是要成丹了!

    徐老心一急,又看了夏清和一眼,发现她的确是此自己快一步,心中惊愕,手一抖,火焰晃了一瞬,丹鼎不正常地晃动,徐老心迅速回神,小心翼翼地控制火焰。

    可是,看了方才夏清和的动作,徐老眉间便已染上了焦急之色,如今更是无法静心,手下的火焰晃动不已,忽明忽暗。

    光是看着便让人心惊。

    夏清和恍若未觉,看着面前的丹鼎,忽的,面前的丹鼎又晃动起来,夏清和眉心一动,手中火焰熄灭。

    围观众人齐齐一愣,盯着夏清和面前的丹鼎。

    下一刻,晃动的丹鼎内传来一阵清香,微风轻拂,清淡的香气四溢,让人闻之舒畅。

    人人紧盯那飘香的丹炉,无人看到的是,徐老面上焦急,右手颤抖,火焰晃动的厉害,面前丹鼎也是有些微晃,竟有炸炉的迹象。

    夏清和稳住自己晃动的丹鼎,灵力飞出,打开鼎盖,又震出一道灵力,霎时,五粒洁白细腻丹药从鼎中破空而出。

    众人视线上移,看着横空而出的丹药,面色僵硬,满是惊愕,忽然,空中飞快地闪过一道蓝色身影,接着,一个素白小手一把抓住丹药,然后,人影一闪,身速奇快,向轻星台一旁越去。

    “这是怎么了?”

    台上众人尚未从炼丹一事中反应过来,就看到夏清和飞奔而离去的身形,那样子竟有些急切?

    众人疑惑。

    “轰——”,一阵爆炸声传来。

    皇帝众人抬眼看去,徐老浑身漆黑,面带焦色,头发竖立,丹袍破洞,原本平坦的地面多了几条裂缝,丹鼎碎片落了一地。

    这是炸炉了?

    此时,夏清和已闪到一旁,装起丹药,静静站立,一身如水蓝衣纤尘不染,发丝不乱,气息平稳,丝毫看不出炼制一场丹药。

    祁云则暗笑,摇了摇头,难怪清和跑的如此快,原来是察觉到要炸炉了啊。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那一地碎片,按说,这丹师炸炉是常有之事,他们也习以为常,没有丝毫看不起之意,可偏偏这二人一同炼丹,先是炼丹之时神态迥异,再是炼丹之后,二人如此模样。

    他们无端觉得,还是夏清和炼丹时看着顺眼,炼丹之术也略高一筹,炼丹时不像徐老这般万分紧张,事后狼狈不已。

    皇帝愣了一会,好在身为西泽皇帝也经历不少风浪,很快反应过来,对着李总管说道:“还不扶着徐老去休息,再寻个太医好好瞧瞧。”

    “是。”李总管应了一句,连忙下了高台,走到徐之明面前。

    此时,呆立在原地的徐老中午动了动,反应过来,漆黑蒙灰的脸上又瞬间黑了不少,他这下算是栽了跟头,彻底没了面子。又看了看一地的丹鼎碎片,心中滴血,这可是他宝贝多年的三翎鼎啊,如今就这样轻易的碎了!

    想着,徐之明心中更是气恼,看着想要过来搀扶自己的李总管,眼中带着凶狠,甩了甩衣袖,避过了李总管伸过来的搀扶自己的手。

    冲着皇帝不甘心的喊到:“皇上,我虽炸了炉,可我炼制的是三品丹药,炸炉一事也算正常,这小丫头虽成功炼丹,却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三品,若只是个一品丹药,岂不是对我不公?”

    皇帝面色一沉,“徐老,结果已明,你还是回去养伤吧。”

    徐老不理会,走上前去,“炸炉一事本就稀疏平常,这点伤还算不了什么,还请让夏姑娘交出丹药,让我看看是几品,不然,我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徐老语气算不上好,毕竟跌了如此大的面子,他现在一心只想着看到夏清和手里的丹药,好扳回一城。

    “徐老。”皇帝语气沉沉,面色不虞,他一个西泽皇帝可不是谁都能大呼小叫的。

    茹贵妃此时开口,带着笑意:“皇上,不如就让徐老看看,也好让清和小姐赢的明正言顺。”

    茹贵妃言笑晏晏,心中百转千回,若是夏姑娘不是三品丹师,她也算给了徐老一个面子,若是的话,一个十几岁的三品丹师,可就值得她拉拢了。

    皇帝看了茹贵妃一眼,眼神淡淡,辨不出喜怒,又看了看夏清和淡然不惧的脸,开口说道:“好,夏姑娘可否拿出丹药让徐老一观?”

    夏清和也不在意,有人要送上来让她打脸,那她也不必不客气,伸出手,一个瓷瓶出现在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