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气死人不偿命
    徐之明进殿,对着皇上拱了拱手,行了个小礼。以他三品炼丹师的身份,就算是对着西泽皇帝,也不必行大礼。

    “徐老,此番请你过来,是想请你和这位姑娘切磋切磋,不知徐老意下如何?”

    皇帝这番话很客气,毕竟三品炼丹师可不多见,但徐老却是皱了皱眉。“切磋?”而不是指导?

    他成名多年,这西泽皇帝却请他来和一个小丫头切磋,未免有些降了他的身价,更何况,这小丫头怕还只是和一等药师,如今却要和他切磋,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皇上,这切磋二字,用在此处怕是有些不妥吧。”徐之明开口,带着倨傲。

    皇帝眉一蹙,有些不快,这徐老本事是真的,可脾气同样也不小。

    此时,祁云则开口,语气带着三分冷意:“徐老恐怕还不知道吧,这夏姑娘也是一位三品炼丹师,这切磋二字,用的是再恰当不过。”

    “她也是三品炼丹师?”

    徐之明拔高了声音,双眼微瞪,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不错。”祁云则含笑。

    “则儿…”皇帝欲言又止,夏清和若是三品炼丹师的话还好,可现在还不知道,则儿现在这么笃定,待会若是不好收场……

    “三殿下,这等玩笑可开不得。”徐之明摇头道,一个十来岁的三品炼丹师?这个消息若是传了出去,整个云荒都会震惊不已。

    “是不是玩笑,比一场不就见分晓了。”

    夏清和上前一步,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从容淡定,面上丝毫不惧,仿佛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徐之明脸微抽,语气转了几转,从口中挤出一个字:“好!”

    比就比,他是反正是不会相信她是个三品炼丹师的。

    “好,那两位便去轻星台比试如何?”茹贵妃娇笑道。

    轻星台是一处高台,地方宽广,视野极好,四方又设有观席处,向来是皇家子弟比武的场地,如今拿来作炼丹炼丹场地,倒也不错。

    皇帝点头,一行人移步轻星台。

    轻星台边上,皇帝茹贵妃位于上首,祁云则,祁云信坐于下方,李总管弯着腰,站在皇帝身侧。

    几双眼睛齐齐看向下方。

    台上,夏清和徐之明二人并排而站。

    徐之明高傲的睨了夏清和一眼,抬手一挥,一个灰色小鼎飞出,落于前方。徐之明看着面前的鼎,语气有些骄傲:“这是我的鼎,三足两耳,鼎身为灰,有平衡药力之效,名曰三翎鼎。”

    夏清和扫了一眼那鼎,语气淡淡:“没听过。”

    没听过?

    徐之明瞪着一双眼,胡子翘起,这可是三翎鼎,多少三品炼丹师都眼红不已,就算是云荒大陆那一两位四品炼丹师都有些意动,她却说没听过?

    夏清和见到徐之明这番模样,挑了挑眉,“这三翎鼎很厉害?”她一直处于半闭世状态,确实没听说三翎鼎,难道说,这三翎鼎是什么厉害的丹鼎?

    徐之明看着夏清和这幅认真询问的模样,顿时一噎,只觉自己的气血都有些不顺,这可是三翎鼎,她竟然真的不知道?

    观看台上,祁云则清隽的眉眼露出一丝笑意,清和真是,气人便罢了,偏生自己还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真是气得人挠墙的同时,又让人无可奈何。

    “哼!你既然不知道这三翎鼎,想必手里是有更好的丹鼎吧?”徐之明冷哼一声,语气刁钻,既然不知道这三翎鼎,那他到要看看她能拿出什么好鼎。

    夏清和轻轻点头,作势拿出一鼎,众人见此,双眼一亮,有些期待。祁云则正了正身子,亦是有些期待,清和处处给他惊吓,不知道这次又会拿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

    下方,夏清和玉手微动,挥手拿出一鼎,那鼎四足,浑身灰扑扑的,做工也只称得上一般,众人傻眼,这个鼎……

    徐老上前一步,看了看鼎,说道:“这不是一般人用的寻常小鼎吗?”

    夏清和视线看了看台上几人,又看了看徐老,语气无辜:“对啊,就是寻常小鼎。”

    众人齐齐一噎,看着夏清和,她方才如此说那三翎鼎,结果自己却拿出一个炼丹之人皆有寻常小鼎?

    见到众人如此,夏清和轻眨了眼,语气无比自然:“我没说我要拿出什么好鼎啊?”

    众人又是一噎,齐齐失语。

    夏清和在未遇到曌灵至尊鼎之前,要么就是凭空炼丹,要么就是用些寻常丹鼎,空间内的确没什么好鼎。

    如今与一个三品炼丹师比试,曌灵至尊鼎又不宜现于人前,她自然不会如此轻易地拿出曌灵至尊鼎。

    “咳咳,”皇帝轻咳两句,缓缓开口,解了这诡异的气氛:“丹鼎只是辅助,还是要看看真本事的,二位开始炼丹吧。”

    此时,静立一旁的宫女上前,点了一炷高香。

    “哼。”徐之明又是冷哼一声,扫了眼夏清和,原来只是虚张声势。

    撇了撇嘴,看着宫女点香的动作,开口道:“三个时辰炼出一颗三品丹药,不论品质,只要你炼出便算我输如何?”

    “好。”夏清和点头。

    一旁的太监抬出两个木桌,俱是放了数十种相同的三品药材。

    二人看了一眼,开始炼制。

    二人伸出手,指尖冒火,皆是普通的丹火,徐之明看了眼夏清和的火焰,没有说什么,异火难得,就算是普通的兽火,也不是他们二人能有的。

    开鼎,起火,徐之明正色,一双眼紧盯着丹鼎,注视着火焰,将丹药放入鼎内,小心翼翼的剥离其中的杂质,提纯药效。

    他虽是三品炼丹师,可成丹率却不是十成十,炼出废丹也是常有的事。

    台上众人也是看着二人,没过不久,脸上显出怪异之色。

    这二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徐之明一双眼紧盯面前的丹鼎,神色专注,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徐之明如此模样他们倒不奇怪,毕竟炼丹师都是需要聚起精神力,神色专注是正常的。

    可他身边偏偏站了夏清和,那个天生就与众不同的人。

    只见,夏清和站于鼎前,一手控制丹火,丹火随心而动,乖巧的不像话,偶尔投入几颗药材,也是一脸轻松,甚至有几分随意。

    众人脸一抽,内心腹诽:夏姑娘,这可是炼丹啊,天下哪个炼丹师不是小心翼翼,怎么到了你这就成了这样,姿态轻松,随意无比?

    众人默默,看着夏清和有些无奈,夏姑娘真是当世奇葩,不!众人看了看两人的对比,嘴角又抽了两下,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不是奇葩!奇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