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抬手,灭灵宗之威!
    “三皇子,我这是不知道这辆马车里坐的是您吗。”沈炳杰语气讨好,若是遇到其他皇子他还不用这么低声下气,可谁让他倒霉,遇到了的祁云则。

    祁云则是西泽国修炼天赋最高的天才,与云耀国的丞相萧封辞,朝凤国的摄政王朝久歌并称云荒三杰。

    就算是他的那位大哥,也会对三皇子忌讳三分,更何况是他?

    “你的意思是,今日若是别人,便可肆意妄为?”祁云则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却已是带了三分怒意。

    沈炳杰腿一软,既害怕又羞愤,面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张了张嘴,想为自己辩解。

    祁云则不理会:“不必多说,此时我会禀告父皇,看看是沈二公子嚣张任性还是沈家恣意妄为。”

    说完,踏上马车,空余一地混乱。

    车厢内。

    “你这是要出手整治沈家?”夏清和问道。

    “说不上整治,只是压一压沈家气焰罢了,毕竟十年一次三国大比在即,到时两国到来,总不能让皇室在其他两国面前失了面子。”

    “三国大比?”那是?夏清和挑了挑眉,来了几分兴致。

    祁云则看了一眼夏清和,心中有些怪异,三国大比是云荒大陆的大事,便是三岁稚童也都知道,清和却不了解?

    更何况,三国大比虽说是三国比武,可仙云宗也会前来观看,清和身为仙云宗的人,却不知道此事?

    敛了敛眸,压下心中的怪异,回答道:“三国大比是西泽国、朝凤国、云耀国数百年前的约定,规定每十年比武争霸,三国三十五岁以下之人皆可参加,不过,虽说是皆可参加,但参加大比之人,无一不天赋实力皆备。”

    顿了顿,祁云则继续说道:“到时仙云宗也会前来换看大比,由仙云宗判决比武胜负,最后胜出的一国,则会被尊为云荒第一国。”

    夏清和点点头,仙云宗实力强大,从不轻易插手三国之事,让仙云宗裁决,倒也公正。

    说话间,马车到了三皇子府,祁云则下了马车:“先梳洗一番,之后我们再入宫面见父皇。”

    “好。”她入京自然不能住在皇宫内,为了行事方便,先暂住在三皇子府。

    皇宫内,一处金碧辉煌的房间内,传来几句说话声:“则儿今日回府,听吴长老说,他带了一位姑娘。”

    “是。”一旁弯着腰的李总管弯着腰,看着姿态卑下,实力却在灵宗六品巅峰。

    金色雕纹的大椅上,一个中年男子头带金冠,面上带着笑意,语气竟有些打趣:“则儿,向来不近女色,如今却带了一位姑娘,难道是动了心?”

    “这老奴可不知道,不过三皇子龙章凤姿,这京城里的姑娘,可有不少芳心暗许的。”李总管含笑,极有分寸地说了几句。

    皇帝眼中露笑,面上也有些许骄傲之色:“则儿是我和柔嘉的儿子,自然非凡。”

    李总管垂着头,已是见怪不怪,皇上一向疼爱三皇子,这是众人皆知的事。

    这时,殿外走来一个太监,对着皇上行了一礼:“皇上,茹贵妃和四皇子求见。”皇帝含笑的面色一顿:“让她们进来。”

    殿外,一个身着嫣红色烟罗纱曳地长裙,头戴红色宝石金钗的女子娉娉袅袅地走了过来,端的是雍容华贵,艳丽逼人。

    身侧,一个约二十五六的男子,一身暗色锦衣,腰配玉带,面容与皇帝有三分像,模样甚是俊朗,不够那双偶尔露出的阴沉之色的眼神,却是让人不喜。

    茹贵妃缓缓行了一礼,走到皇帝身旁,声音娇媚:“皇上,信儿今日特意入宫给您请安。”

    皇帝面上看不出喜怒,对着下首的四皇子说道:“信儿有心了。”

    茹贵妃带着笑意开口,状似无意问道:“三皇子是今日回来吗?”

    “嗯。”皇帝冷淡的应了一句。

    茹贵妃艳丽的脸上带着笑:“三皇子毕竟才是弱冠之年,难免有些玩心,出去这么久,如今才回来,皇上可要体谅体谅。”

    皇帝淡淡的眸光扫了茹贵妃一眼,眼眸深处有些厌恶:“则儿此番是为了去寻药材,耽误些时日也是正常。”

    茹贵妃面上一僵,随即挂上娇媚的笑意,带着试探道:“可我怎么听雨绯那丫头说,药材被人早就夺去了?”

    皇帝眉心一沉。

    “皇上,三皇子带了位姑娘前来拜见。”一位太监匆匆赶来。

    “快,请三皇子进来。”皇帝大喜,有些急切。

    一旁的茹贵妃、祁云信则是面容有些扭曲,皇上方才见到他们母子俩如此冷淡,现在见到三皇子就喜不自胜,还真是偏心。

    殿外,夏清和和祁云则齐齐而来,一人蓝衣如水,一人白衣如画,二人皆是容貌绝世之人,如今一同前来,这方金碧辉煌的大殿都仿佛黯淡了一瞬。

    皇帝也是愣了一瞬,这女子的确貌美,与则儿如今相携而来,倒似一对璧人。

    而一旁的祁云信看着一身蓝衣,气质清冷的夏清和,有些惊艳,他本以为雨绯表妹就已是貌美绝色,今日见到夏清和才知道什么叫做天人之姿,世无其二。

    “父皇,则儿回京,特来父皇请安。”祁云则行了个礼,一旁夏清和却是站立不动,丝毫没有下跪之意。

    她天地尚且不跪,这么多年也跪过自己的师父天倾老人,如今让她跪西泽皇帝,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殿上,众人看到站立不动的夏清和,齐齐一蹙眉,茹贵妃率先斥道:“见到皇上,为何不跪?”

    “为何要跪?”

    四个字,轻描淡写,却犹如千钧。

    “放肆!”李总管怒斥,一阵灵宗威压陡然袭向夏清和。就算是三皇子带来的女子,也不能如此藐视皇威。

    夏清和站在殿中,轻一挥手,那股陡然而来的威压,瞬间消散。

    静,死一般的静。

    大殿众人愣住,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刚刚…是怎么了?

    那位姑娘一个抬手,就挥散了一个灵宗威压?

    这不可能!

    那可是灵宗威压啊,三皇子祁云则都得使出全力抵挡一阵,如今却抬手之间,便挥灭了!

    这让他们如何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