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初至京城(二更)
    西泽国之京,名曰:永建城,地处东南,四周青山延绵,将永建城团团围住,远远望去,如同一方异兽怀中抱着一座小城,看上去奇异无比,震人心魂。

    林间小道处,一行人马突然而来,速度奇快,那行人中,中间的一顶马车最为不凡,那辆马车由暗红色乾檀木制成,坚硬无比,能受得了灵徒修为的全力一击,向来千金难寻,若是有人见此,定然会大呼奢侈。

    然而,这还不是最为不凡的,马车前,两头异马疾驰而出,这两头异马名为天银踏空马,毛发为银,光泽顺滑,且生来六脚,奔驰速度极快。

    此马性情温顺,极少伤人,向来是京城贵族出门代步的不二选择,车帘处,帷裳紧闭,即使如此疾驰的速度,也未能让车帘掀开一角。

    马车疾驰速度不减,一会儿,穿过了林荫小道。

    忽的,一双玉白小手伸出,挑开车帘,一个绿色倩影显现,抬眼看了看前方,只见,城楼高巍,身着红色兵袍的士兵四处巡逻,城门上三个烫金大字极为显眼:永建城。

    马车畅通无阻的进了城,店铺临立,一眼望去,酒肆、炼器铺子、拍卖行一应俱全,吆喝声饶耳不绝。

    马车内,一道清灵的女声响起:“如此繁华之景,不愧是西泽国都。”对面,男子喝茶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女子,温润的声音的掩着笑意:“等治好母后的病,清和不妨逗留几日,也好让云则尽尽地主之谊。”

    夏清和轻笑:“也好。”

    她那日处理好青山镇事宜后,便同祁云则一同启程去京城,虽有天银踏空马代步,还是走了一月有余。

    这一月来,她与祁云则日日相对,发现祁云则虽贵为皇子,天赋傲人,性子却是极为温和谦逊。

    祁云则也时常为她讲述京城事宜,渐渐地,二人关系熟稔了不少,颇为知交好友的感觉。

    走在繁华的街道,马车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忽然,马车突然一停,马车外响起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这是家的马车,敢挡本公子的路,还不快我滚开。”

    路边的吆喝声一顿,看着那个出口嚣张至极的人,一身极好的云锦蓝袍,骑着大马,手执赤色带鳞马鞭,面色嚣张,一副纨绔至极的模样。

    祁云则不语,面色有些冷然:“星易,去看看。”一个暗色的身影闪到马车外,扫了一眼马上的男子:“让开。”

    马上那位男子颠着马鞭,不屑一笑:“叫我让开?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我是沈家二公子沈炳旭,我爹是沈国公,我姑姑是茹贵妃,你敢让叫我让开?”

    男子嚣张神色不减,路旁众人也是默默向后退了几步,原来是他,这个吃喝玩乐无所不通的祖宗。

    他向来气焰嚣张,权势又大,他们可不敢轻易得罪。

    马车内,夏清和淡淡开口:“原来是沈家的人,难怪如此嚣张。”声音虽淡,却带透着的嘲讽,这几年沈家出了一个灵尊,是越发得寸进尺了。

    祁云则垂了垂眸,语气不明:“是啊,沈家确实是有些嚣张了。”

    星易开口:“沈家之人又如何,今日你必须让开。”说完,握紧了手中剑鞘,作势出手。

    沈炳旭见状哈哈一笑:“你这是在威胁我?倒是有趣,我沈炳杰纵横京城,还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怕死的人。”

    说完,又是一笑,看着那辆马车内毫无动静,嘲讽道:“怎么?里面的人是怕了不成?到现在还不肯出来。”

    此话一出,旁边的护卫谄媚说道:“依小人看啊,这里面的人定然是听了少爷的名声,畏惧不已,不敢出来了。”

    “是吗?”车帘掀起,祁云则提脚,下了马车,看着沈炳旭,星眸露着寒芒。

    沈炳旭身上一寒,看到祁云则时,双眸当即呆滞,双腿软了软,良久,咽了咽口水,身形僵硬的从马上翻下,结结巴巴道:“三…三皇子。”

    繁华的街道上静了一瞬,众人看向祁云则,这便是他们西泽国尊贵无比天赋傲人的三皇子?早就听说三皇子丰神俊朗,气质温润,一把寒云破星折扇从不离身,如今看来,倒是极为符合。

    当即,就有不少女子芳心暗动。

    “当街赶人,沈二公子倒是气焰极盛。”祁云则开口,语气意味不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