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救人(一更求收!)
    祁云则走到夏清和面前,一点也没有被人发现后的尴尬,神色自若,轻轻笑道:“夏姑娘原来有这等本事,难怪有把握治好母后的病。”

    祁云则声音温润却是暗含试探之意。上百枚丹药,就算是云荒皇室、最顶级的家族都不能轻易拿出来,夏清和能在一天之内拿出,这背后的势力可就值得深思了。

    “祁公子是为了百姓中毒一事而来?”夏清和仿佛没有察觉祁云则的试探,而是问了祁云则此行的目的。

    祁云则眸光闪了闪,无比自然地说道:“不错,此番来的确是为了中毒一事,本来我还有所担忧,但方才看到姑娘拿出丹药,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嗯,祁公子不如一起去看看?”夏清和看向一旁低矮的民屋。

    “好。”祁云则应了一句,二人一同朝民屋走去。

    路上,祁云则缓缓开口:“能解毒乌草的丹药怕是不简单吧,不知是几品丹药?”

    夏清和也不隐瞒,语气平淡:“三品丹药而已。”

    闻言,祁云则平静的面上有一瞬间讶然,良久无语,心中却是波涛翻涌。随手拿出上百颗三品丹药,放眼云荒也只有仙云宗了吧?

    难道夏姑娘背后势力不是家族,而是仙云宗?

    民屋内,镇长正将药喂给中毒之人,白色的丹药送入口中,众人皆是伸长脖子,屏息而待,看到二人进来,众人让出一条道。

    二人也不言语,看向那中毒之人,等着他的反应。

    突然,一声惊呼响起,原本躺在床上的中毒之人,嘴角溢出乌色粘稠毒血,毒血大量溢出,顺着下颌流到床上,极为可怖。

    “他…他这是要死了?”一道惊恐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这道声音仿佛预示着什么,空气陷入死寂中,众人齐齐看向夏清和,眼里带了恐惧愤怒。她炼的根本不是解药,而是毒丹!

    当即就有人出声:“镇长,这根本不是什么解毒丹,这姑娘是要害了这些人啊。”

    这些人中不仅有镇上其他人,还有不少是中毒之人的家属,本来以为有救,却不想,这姑娘竟然拿毒丹来充当解药,要害了他们的亲人。

    一时之间,眼神充满了恶毒和恨意。

    祁云则静静立在夏清和身旁,看了眼病人面色有所好转,有些了然。

    “这……”镇长有些迟疑,看向夏清和,带着疑惑不解。

    “解毒的正常反应罢了,吐完了毒血,毒就解了。”夏清和也不在意那些人愤怒的眼光,中毒之事因她而起,她只负责救人。

    镇长点了点头,不再言语,静静看着中毒之人,中毒之人流出的血越来越少,面上的乌黑之色也越来越轻,直到最后,毒血完全溢出,那人面上的乌色一清,透着中毒之后的苍白。

    镇长长呼了一口气,看着已经睁开双眼的病人,问到:“感觉如何?”

    那人依旧有些蒙然,隔了一会儿,才虚弱开口道:“毒素一清,整个身体都爽快不少。”

    听了此话,那些人面色有些发红,既羞愧又有些感激地看了夏清和一眼,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镇长则是大喜,开口说道:“就是这位姑娘,是她炼药救了你。”

    那人一惊,挣扎着要下床拜谢,却被夏清和拦住,“不必,此事因我而起,这是我该做的。”那人愣住,众人也是一愣,不明白夏清和为何如此说。

    祁云则颇有所思地看了夏清和一眼,此事与她有关?

    而镇长也是顿了顿,看了眼手中的丹药,又看了看夏清和,沉吟道:“先不说这个,去把解药给其他人服下再说。”

    众人乖乖服从,跟着镇长去了其他民宅。

    “夏姑娘方才为何说此事与你有关?”祁云则开口,有些思索。

    夏清和没有隐瞒,将自己与王家的恩怨和自己猜测王家在水里投毒一事,一一与祁云则说了。

    “王家真是无法无天,为了一己之私,用出这等恶毒的法子。”祁云则听后,温润如玉的面上染上一层薄怒,握着折扇的手猛然一紧,语气厌恶。

    “那此事姑娘可有解决之法?”祁云则怒后,缓缓开口问道。

    “此事要解决不难,解了河水之毒,揭穿王家恶行便可。”

    祁云则点了点头:“好,那此事我就不在插手,全由姑娘处理。”

    夏清和轻应了一句,来到静水河旁,河水依旧清澈,泛着波光,夏清和蹲下,伸出手,将河道旁的有些萎靡的翠色小草一拨,露出湿润土地上微微发黑的草根。

    夏清和神色不变,道了句果然如此。

    接着起身,对着静水河,素手扬起,一粒粒白色丹药凭空而出,在暖阳下闪过一缕光泽,接着划过一道白色的弧线,落入河道内,很快消融不见。

    远处,祁云则看着前方一身素衣,不停向河内投掷丹药的少女,微微一笑,面上浮现一抹暖意,又透着些许无奈。

    这么多丹药,就算是让他拿出来,都是有些心疼,而她竟然能面不改色,朝河里投了那么多丹药,只是为了那么多被牵连的无辜之人,真是从心而活,随意潇洒。

    祁云则笑了笑,面上竟有些羡慕。

    夏清和看了看澄澈见底的河水,收了手,来到祁云则旁:“我还有事,先走了。”

    祁云则面上含笑,又恢复了那个尊贵无双,气质高华的三皇子:“好。”

    夏清和回到悠然居,刚好看到孤狼急冲冲地出来,看到她眼中一喜:“主子你去哪了?伤势如何”

    “去了静水河,伤势无碍。”

    “主子去哪做什么?”孤狼有些疑惑。

    “静水河有人中毒,我去那看看。”夏清和回了一句。

    接着若有所思道:“你现在立即去查查昨夜静水河发生了什么,着重往王家人身上查。”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