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一鼎炼百丹
    “你要如何解毒?”镇长问道,语气颇为认真。

    夏清和还未说话,大夫便率先开口,嚷嚷道“镇长,你真的相信这个小丫头,这小丫头年纪这般小,绝对不可能解了毒乌草之毒,要我看啊,恐怕是个骗子,来这坑蒙拐骗来了。”

    说完,又撇了撇嘴,带些不屑:“还是个没脑子的骗子,什么大话都敢说出来。”

    夏清和澄澈无澜的眼神,淡淡扫了大夫一眼,轻幽幽的,仿佛就是随意一瞥,却让大夫后脊一凉,缩了缩头,不再多言。

    “毒乌草的毒要看过之后才能解。”夏清和回答道。

    镇长捋了捋胡须,眼里满是思量,众人看着镇长,又看了看夏清和,眼中闪烁不停,虽然都不言语,但明显是对夏清和有所怀疑。

    那位大夫说话虽然重了点,但是也有些道理,药仙都解不了的毒,这个十来岁小姑娘能解?别说笑了。

    依他们看,镇长这是病急乱投医,信了这小丫头的话,要跟着这小姑娘瞎折腾了。

    不过想是这样想,却没人说出来,镇长实力不差,修为在灵师三品,又德高望重,就算他们心里不赞同这样做,也不敢说出来。

    良久,镇长放下捋着胡须的手,说道:“随我来。”夏清和点头,跟了上去,绕过众人,进到屋内。

    昏暗低矮的屋内,木床上躺着一个人,面色乌黑皮肤尽乎全烂,空气中透着丝丝腐臭的气息,靠近一看,发现脸上尽是大块的黑色斑点。

    镇长眼神一移,看了夏清和一眼,发现夏清和神色未变后,收了视线,这小姑娘但是面不改色,镇定沉着,心中有了些底。夏清和状似没有察觉到镇长的视线,径直走到床前。

    仅仅是一眼,夏清和已经确定,这是毒乌草之毒,而且毒已经深入肺腑,不出一日定然身亡。

    “如何?”镇长看着夏清和静默不语,有些着急。

    “能治。”夏清和吐出两个字,闻言,镇长一喜:“当真?”

    夏清和转身看向镇长,露出一抹笑意:“当真,镇长放心。”对这个一心想着百姓,关心百姓生死的镇长,她是颇为敬重的。

    门槛处,一个约五岁大的男孩跑了过来,面色肌黄,身上灰扑扑的,打着补丁,一双黑黑的小手拽了拽夏清和素色的裙裾。

    眼神纯澈荡着不安恐慌:“姐姐,你真的能治好我爹吗?”

    镇长夏清和裙裾上的黑色小手印,蹙了蹙眉,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夏清和蹲下来,摸摸了小宇的头,安慰道:“放心,姐姐会治好你爹的。”

    镇长闭了口,将原本的话吞入口中,这姑娘看着冷情,心肠倒是极好。

    “小宇过来,别打扰姐姐配药。”镇长对着小宇招了招手,小宇点了点头,黑溜溜的眼珠看了夏清和一眼,乖乖回到镇长身边。

    夏清和对着镇长点了点头,抬步出去,寻了个无人的地方,闪身进入空间,炼制丹药。

    镇上,孤狼未曾在王家找到夏清和后,心中焦急,折了回去,打算和钱宇商议。

    风云拍卖行内,钱宇听了孤狼的话,虽然有些焦急,但还是对夏清和的实力有些了解:“主子底牌众多,实力不差,你放心主子定然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我这就派人去找。”

    闻言,孤狼轻松了一口气:“那我回悠然居看看”

    说完,出了拍卖行。

    天香楼,听了手下打探来的消息,三皇子面色沉重,静水河人人中毒?这可是大事,关乎着几百人的性命,拿着手中的折扇,轻敲桌面。

    “吴老,我先去静水河看看情况究竟如何?”三皇子开口道?

    吴老点头:“去吧,既然我们来了此地,此事就不能不管。”三皇子点头,去了静水河。

    空间炼丹房内,夏清和看了看手边的药材,曾本芝,星芷草,血色三枝……,叹了口气,幸好这几年来她收集了不少药材,不然这次解毒丹,还不一定能炼制出来呢。

    毒乌草毒性极为霸道,但还是有方可解,只是解药的药材并不常见,不说常人,就算是炼药之人,也极少有认识的。

    也幸好有师父留的药经,让她不仅认得解毒的草药,还能炼出解毒丹。不得不说,真是奇妙,毒乌草之毒由夏清和而起,而世上能解了此毒又还有药材的人恐怕只有夏清和一个了。

    抬手一挥,曌灵至尊鼎出现,心念一动,指尖冒出一簇火焰,火焰炙热,火芯为紫,赫然是衍紫焚天焰。

    指尖轻弹,一蹙火焰落在鼎底,鼎身微热,夏清和立于鼎前,时不时的投入几株药材,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看似随意无比,实则时刻注意鼎内药材。

    半响,夏清和左手一抬,一道灵力震出,丹鼎晃动,清香溢出,夏清和缓慢控制火焰,等到香气极为浓郁之时,火焰一灭,鼎盖移到一旁,鼎内数百粒白色丹药堆积。

    一鼎炼百丹!

    这种手法恐怕也只有夏清和能做的到了。

    虽说解毒丹只是三品丹药,但能一次炼出百颗,只能说是天赋独绝,世无其二了。

    收了丹药,夏清和立即出了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