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中毒
    此时,余波已过,夏清和惨白着一张脸,嘴角血迹溢出,与灵宗九品巅峰之人激战,又使出消耗巨大的两仪诀,方才又受了余波冲击,她如今的情况实在称不上好。

    抬眼看向四周,王家已是一片废墟,尸体遍地,她是杀了不少人,可万万没想到,王家老祖宗竟会如此疯狂,要她死的同时又拉了整个王家陪葬,王家最后竟是毁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夜色里,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此时被夏清和送走的孤狼,则是心急如焚,面上常年孤冷的神色染上担忧,暗中自责,朝拍卖行方向看了一眼,双手紧握成拳,蹙眉思考一番,抬脚,大步生风地朝着王家而去。

    此时,夜色正浓,王家附近的百姓人家,却是点亮了灯,不少人偷偷跑了出来,对着王家方向瞄了一眼,只一眼,便呆愣住了,他们看到了什么?

    高墙大瓦的王家现在竟然成了一片废墟?

    呆立过后,一群人连忙回到家中,不敢细看,今夜王家打斗声响了半夜,后来又突然静默下来,他们好奇难耐,这才出门一瞄,没想到,竟看到王家被灭这样大的事。

    众人关窗合门,拍了拍胸口,不敢多言,心中却是讶然激动。

    夏清和回到悠然居。

    直接入了空间,她伤的不轻,需要好好调息,盘腿而坐,空间内大量混沌之气涌来,夏清和闭目,静静调息。

    忽的夏清和身上气息陡然一升,隐有突破迹象,下一瞬,刚刚升起来的气势陡然一降,再无波动。

    清晨,阳光透入房内,夏清和睁眼,她身体自愈向来特别强,一夜调息,如今伤势已经恢复大半。

    闪身出了空间,寻了整个悠然居,看到孤狼还未回来,眉头一挑,有些意外。

    抬步,准备出去。

    大街上,原本繁闹的大街冷清不少,透着丝丝沉闷,街道旁隐隐传来几句私语声:“唉,听说了吗?王家一夜之间,被人灭了族。”

    “听说了。”一句有气无力话音传来。

    “那你为何如此无精打采的?”

    “唉,你还不知道吧,静水河旁,人人面色乌黑,嘴唇发紫,腹痛不止,请了大夫过去,大夫也说不出什么,只说是中了毒。”一人叹道。

    “啊?还有这等事。”

    夏清和脚步一顿,静水河?应该就是悠然居附近那条河了,河旁人人中毒?

    夏清和喃喃两句:“人人中毒?”忽的,心念一动,猛然想到:是有人在水里下了毒!只有这种情况,才会人人中毒。

    无意识的上前走了两步,心中思索,为何要在静水河里下毒呢?静水河附近比不得镇上,人烟稀少,既然想害人,为何要去静水河投毒呢?

    难道是静水河有不得不害之人?夏清和眼神瞄向街道旁,看着百姓淳朴如常的眼,忽的一震,静水河旁有她啊。

    她住在静水河附近,又惹了王家,这次投毒十之**是冲着她来的。

    只是没想到,她未饮用水,这水没害到她,先害到了那些百姓。

    想到这,夏清和有些着急,寻常人的死活她可以不管,但此事是因她而起,那些人被她殃及,此事她是非管不可了。

    夏清和转身便走,脚下生风,赶去静水河旁。

    静水河旁附近的人家,聚集了不少人,有人哀叹有人惊恐有人绝望,空气中透着沉闷的气息。

    夏清和突然到来,一身素衣,周身清冷,显得格格不入。

    门前一位面带愁容老者,看到突然来的俊俏姑娘,先是一愣,继而摆摆手,语气不耐中透着关心:“小姑娘快走,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夏清和看着这位老者,顿了顿,说道:“我略通医术,听说这儿有人中毒,特地来看看,说不定能帮上忙。”老者皱了皱眉,面色微沉,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大夫出来。

    老者顾不得夏清和,走了上去,面上浮现担忧之色:“如何?”大夫摇了摇头:“镇长,这毒看着像毒乌草,但是谁都知道毒乌草之毒,一旦中了,便是药仙也难救。”

    “哗——”围观之人听了此话,一众哗然,带着愁容,这毒解不了?

    镇长面色陡然一拉,无人可解?那这些百姓的性命岂不是……

    众人陷入一阵沉默,压抑无比的气氛笼罩,黑沉沉的,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我可以一试。”清越的声音传来,不谦虚不自傲,带着笃定。

    众人眼神一亮,看向出声的人。

    入眼,是一袭白衣,女子生的绝色,但面容还是略显稚嫩,众人皱了皱眉,她?这么小的女子?

    “去去去,别在这捣乱。”大夫不耐烦的语气响起,带着厌恶。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自大了,能解毒乌草?简直是不知所谓,狂妄自大。

    镇长看着夏清和,仔细打量,发现这名女子,眼神清澈无波,带着看透人心的通透,周身气息平和,不见半分狂妄之态,有的只是淡然于世,胸有成竹的谦和。

    此女子定非凡物!

    镇长的眸光闪了闪,这名女子说不定真的能解毒乌草之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