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暗夜杀戮
    那位长老往后退了一步,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势,冲着与孤狼缠斗的灰袍长老喊道:“走!”王家长老已死,那位姑娘实力强横,他们再打下去,也只是送死的份。

    灰衣长老听言,当即一个狠招打过去,稍稍逼退孤狼,一个转身,往后退了几步,拉住受伤的长老向悠然居外跑去。

    孤狼步伐一动,正欲上前追去,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不必追了。”孤狼停下脚步,来到夏清和身边。

    “就这样放过他们?”孤狼疑惑道。

    夏清和扫了一眼远处,风轻云淡的面上让人无端感受到寒凉冰冷,红唇轻启:“不是放过,而是斩草除根。”

    孤狼颔首静默,明白了主子的意思。

    何家大门。

    两位长老相互搀扶而来,身上受了几处伤,长袍上沾染了不少血迹,面色微白,看上去狼狈无比。

    守门的小厮一惊,匆匆上前搀扶,心中惊讶,这是他们的长老,怎得如此狼狈?

    正想着,就听那位长老说道:“快,快带我们去见家主。”

    “是。”小厮应了一声,将二人搀扶着去见家主。

    何为盛见到二人,顿时一惊:“何人将你们伤的如此重?”这二人实力不错,已是灵师修为,这青山镇能伤的了二人寥寥无几。

    现在二人竟然受了伤?

    二人面上一苦,将悠然居内发生的事,一一报告家主,听完,何为盛背过手去,面色颇为凝重。

    王秉武邀他合作,本来是让他对付天仙楼一行人,今日却先对付了一个小姑娘,他本来不以为意,觉得对付一个小姑娘,定然是手到擒来的事,却没想到是块硬骨头,伤了两位长老。

    抿了抿唇,他如今是进退两难,与王家合作不能轻易终止,与那位姑娘交好,恐怕那位姑娘也会不领情。

    叹了口气,来回踱步,面上有些急躁,看了看房中摆放的釉色花瓶,大掌一攥,现在是骑虎难下,与其和她交好,不如继续与王家合作。

    他不相信,凭他们两家之力都奈何不了一个小姑娘。

    只是,何为盛没有想到的是,还未等他们两家有所动作,夏清和就自己找上门来,如同一个女杀神,屠尽他们两家之人,不留分毫生机。

    到那时,何家主再想起今日,悔恨莫及。

    王家,王秉武见众人迟迟不归,心中有些慌乱,按理说,此时那一行人应该早已杀了夏清和,取了性命,不应该迟迟不归。

    正想着,就见管家匆匆而来:“家主,何家主来访,说起有要事商谈。”王秉武一听,心中一沉,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脚步一抬,颇为急切,向大厅走去。

    几个转折后,来到大厅。

    “何家主来此为何?”这次王家主倒是没有寒暄,开门见山问道。

    何家主面色微沉,叹道:“王家主,你今日派的那些人都命丧当场了。”王家主眼眸一瞪,语气拔高:“什么?”

    四位长老一众护卫奈何不了那名女子?那名女子到底是何等修为?

    何家主沉下脸:“为今之计只有我们两家合作,合计杀了那女子。”王家主一顿,何家主有何想法。

    何家主眼中精光一闪,面上重新挂上笑意:“想法倒说不上,只是那女子已经与我们两家结仇,还是早下手为好,免得夜长梦多。”

    王家主垂眸,沉声道:“不错。”他三番五次派人刺杀,都是无功而返,这次定然要一击即中,直取她性命。

    想到这,王家主抬头,看向何家主:“我倒是有一计。”

    “愿闻其详。”何家主侧身,眼底精光闪现。

    “青山镇南处有条河,河水通向悠然居。”何家主眸光闪了闪。

    又听道王家主继续说道:“只要我们往河水里洒上毒乌草粉,到时,我们再出手可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饶是何家主如此精明狠辣的人物,也不由感叹一句:“好毒的计谋!”悠然居附近人烟稀少,可那河水可是南处百姓每日必用的水。

    洒下毒乌草粉,那些寻常人不过一天,定然一命呜呼。

    何家主皱了皱眉,转了转手上的扳指,想到夏清和一身强横的实力,一咬牙,这是最省力的方法,能不废吹灰之力就能要了她的命!

    看向王家主:“好。”

    王家主一笑,苍老的面容上有些阴狠和快意。

    对着管家说道:“去,准备毒乌草粉,投到镇上南面的那条河里,做得隐蔽些,对了,那条河水倒是极满,记得多投几包毒乌草粉。”

    管家一愣,毒乌草粉可是服下后穿肠烂肚的毒药,家主他这是要杀了整个南面百姓啊,心底一凉,看向家主。

    见到家主面上阴狠无情的笑容后一惊,低头,道了一句“是。”家主心意已决,他再劝也是无济于事。

    暗夜,星光暗淡,月色掩藏。

    王家大宅内,闪过两道身影,在黑暗的夜色下如同鬼魅。夏清和立于王家墙头之上,一袭妖冶红色长裙飘扬,一头青丝乱舞,红唇轻启,语气冰寒:杀!

    下一刻,身影腾空而下,抽出青锋剑,窜入房内,锋利冰冷的剑身一抖,直取房中之人性命。

    暗夜里夏清和仿佛杀神一般,剑剑不落,收割一条条人命,有些人甚至是在睡梦里,无声无息地就被人了结性命。

    空气里荡着阵阵血腥味。

    忽的,一个起夜小厮,看到提剑而来的夏清和,一个激灵,大叫了一声,“你,你是什么人?”

    凄厉惊恐的声音划破了死寂的黑夜,王家众人突然惊醒,立即起身穿衣,向外走去。夏清和平静无波的眼神扫过惨叫的小厮。

    手臂一挥,脖子上溅出一道鲜血,小厮双眼一瞪,倒地,再无声息。

    夏清和眼神依旧未变,说她残忍也好,狠辣也罢,七年与灵兽厮杀的日子教会她: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此时,王家主来到庭院,看到一身红衣的夏清和,当即一惊:“你是谁?为何来我王家?”

    夏清和冷冷一笑:“王家主派人杀了我两次,怎么,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