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剑拔弩张 互不相让
    送走孤狼,夏清和来到顾君华面前,面色沉肃,原本清冷的模样染上了一层薄冰,更添寒凉。

    “为何突然动手?”夏清和问道,声音清冷带着寒峭。孤狼是她的人,他受伤了自然要讨个说法。

    她是个护短的人,即使顾君华实力莫测,这番话她还是会说。

    “你这是在质问我?”顾君华站起,身子向夏清和方向倾靠,一团黑色的人影压来,语气暗沉带着薄怒,极具压迫。

    感受到面前黑色身形倾靠,夏清和不避不闪,清幽幽的眸子直直看向顾君华,“你伤了我的人,自然要给个说法。”

    顾君华大掌一紧,一双幽如寒潭的眸子染上薄怒,看向夏清和,二人眼神相撞,一个暗含怒火,一个冷肃如冰,视线胶着,谁也不肯相让,整个空气都是一滞,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意味。

    “如果这个说法,我不给呢?”顾君华声音低沉带了丝威胁,靠近夏清和,本就相近的二人此时更加靠近,而此时,只要顾君华再靠近一分,二人肌肤就能完全相贴。

    可偏偏夏清和依旧纹丝不动,沁雪的眸子看向顾君华,毫不避让:“不给?那我亲自来拿。”

    顾君华神秘莫测又如何?她底牌众多,再不济还有两仪镯抵挡一阵,更何况,顾君华明日离开,没有时间让他再找一个与他合作的人。

    所以,就算顾君华会动手,她也不惧。

    二人对视,面色紧绷,谁也不肯相让,明明是亲密无比的姿势,却偏偏火药味十足。

    良久,顾君华率先移开眼,往后退了一步,大手一挥,拿出一个药瓶,声音辨不出喜怒:“五品愈灵丹,给他服下。”

    夏清和抬手接过,五品愈灵丹,重伤之人只要服下,就能立即恢复伤势,回满灵气,甚至能助人突破,孤狼的伤三品丹药便能治愈,他拿出五品丹药,这个赔偿倒是足够。

    “此事就此过去。”顾君华既然退让,她也不是得寸进尺之人,得了五品丹药,此事就算过去,毕竟顾君华也不是好惹的人物。

    夏清和说完此话,转身便走。

    顾君华负手而立,看着夏清和的背影,微微一叹,俊美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这世上,能让他顾君华退让的,唯有夏清和一人,这个人打不得,骂不得,就算刚刚她是为别的男人出头,他心里有万般杀意,怒意,酸意也只能一一忍下。

    夜色下明月银光铺洒,忽明忽暗,投射出顾君华高大挺拔的影子,一阵风吹来竟有些孤独寂寥。

    月上中天,正是万户酣眠时。

    夏清和房内,门窗紧闭,漆黑一片,罗汉床上,夏清和合衣而眠,忽的一道人影闪现,来到床边,悄无声息,与黑暗融为一体。

    夏清和依旧昏睡,无知无觉。

    顾君华一双眼紧盯着夏清和熟睡的面容,睡着的她,小脸微微放松,清冷之色缓缓褪去,露出几分女子的娇艳。

    顾君华指尖轻动,想要触碰那分娇艳之色,忽的,不知想到什么,又突然停下。

    清儿谨慎敏锐,一旦触碰,定然会惊醒她,他还是规矩些好。

    天将破晓,看了夏清和一夜的顾君华眸光微动,看向门外,下一瞬,移动身形,向门外掠去,一如刚来时分的无声无息。

    罗汉床上,夏清和呼吸平稳,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个男人不仅夜探香闺,更在此处盯着她看了一夜。

    悠然居一方池塘处。

    “主子。”一男子单膝跪地,面色沉肃,一身黑色,赫然是墨北。

    “我离开后,你就跟着她,听她命令,寻常事宜不要插手,护她安全即可。”顾君华沉声吩咐。

    顿了顿,继续说道:“注意她身边男子的动向,不可有过多接触。”墨北低垂的双眼忽的一瞪,他没听错吧?

    向来对女子不屑一顾,冷淡至极的主子,刚刚吩咐他去防着夏主子的桃花?

    墨北心中震惊,却还是极为恭敬地应了一句:“是。”

    *

    清晨,日光漫洒。

    王家朱红色的大门忽的打开,从内跑出众多持刀护卫和四名长老,一行人气势汹汹,面上皆是不屑狠辣之色。

    大街上,青山镇的人刚刚摆好小摊,吆喝声渐起,王家一行人穿过,横冲直撞,路旁众多摊铺被撞到在地,王家一行人毫不在意,依旧继续霸道前行。

    摊主皆是面色一苦,看着王家凶神恶煞的一行人,张了张嘴,也不敢大声质问,只得默默蹲下收拾摊铺。

    而一旁的路人则是窃窃私语,“唉,看王家这架势定然是寻人麻烦了。”

    “是啊,不知是哪个人那么倒霉,招惹了王家,看王家如此气势汹汹,那人定然是在劫难逃,惨死当场了。”

    一行人中,一个身着长老袍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大哥,那姑娘究竟是什么人,值得我们这么劳师动众的?就连何家也派了两个长老来。”

    “不知道,不过听说那姑娘实力很高,当初李长老就是死在她手上,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一个藏青色长老袍的男子蹙了蹙眉,神情严肃。

    “嗯。”男子应了句,颇为敷衍,他们一行四个长老,还打不过一个小姑娘?大哥就是太谨慎了。

    藏青色长老袍的男子看到弟弟这个模样,蹙了蹙眉,知道弟弟的性格,叹了口气,没再多言。

    *

    悠然居内,夏清和房门外,孤狼和墨北相对而站,二人都是性格极冷之人,皆不发一言。

    墨北想着自家君上的吩咐,对孤狼这个清晨就出现在夏清和门外的男子,暗中防备。

    而孤狼亦是看着这个从未见过的男子,心中警惕。

    夏清和刚一推开门,就看到立在门口的墨北和孤狼,看着二人如此模样,眉一挑,心中有些好笑。

    又想到顾君华昨夜的话,对着墨北说道:“他走了?”

    “是,主子派我来从旁协助你。”墨北应道。

    夏清和点头,不在多言,抬步出去。

    孤狼墨北二人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