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醋意翻涌
    “主子在哪?”孤狼开口。

    “主子她白日就走了。”钱宇回答。

    “走了?”孤狼眉心微拧,垂眸低思,想到他重塑经脉时的那道身影,忽然问道:“主子今日可见过我?”

    钱宇颇为奇怪的看了一眼孤狼,说道:“主子白日来过你的房间。”

    孤狼抿了抿唇,看来不是自己的错觉,那道人影真的是她,那她来是但心他?思及此,孤狼心中有些暖意,她面上清冷,却是真正对他好之人。

    “主子可说什么时候来?”听到这一问题,钱宇一愣,这问题听着倒是极为耳熟。

    “主子说你要是醒了,就去悠然居找她。”钱宇回答。

    孤狼抬眸略有疑惑:“悠然居?”

    “就是青山镇南面的一处宅子。”钱宇回答,悠然居位置偏僻,常年无人居住,常人不知道悠然居也是正常。

    “多谢。”孤狼点了点头,转身而走。*

    悠然居。

    二楼闺房晕黄灯光映着这方天地温暖无比,雕花罗汉床上,夏清和盘膝而坐,闭目修炼,忽的,一双美眸睁开,如同一泓清泉,清亮澄澈。

    美眸微转,溢着丝丝光华,看向房门处,微微一闪,起身坐在红木桌旁:“进来吧。”

    “吱——”,房门应声而开,高大挺拔的墨色身影缓缓走来,忽的一瞬,这昏黄明亮的房间,顿时蒙上了一团黑影。

    夏清和抬臂,在灯光下泛着莹莹温泽玉光的手,指向一旁的红木大椅:“坐。”

    墨色锦袍划过红色大椅,顾君华随意而坐,斜飞入鬓的长眉微挑,一双浸着无数霜雪的星眸,看着夏清和。

    夏清和看着这男人,不得不承认,即使这男人性子反复无常难以捉摸,但他是天生的王者,即使如此随意的坐在此处,也透着尊贵睥睨的华贵之气。

    顾君华感受到这道视线,缓缓开口,声色清越带着些微寒:“明日我便离开云荒。”

    夏清和美眸一眨,明日就走?倒是突然。

    “嗯。”虽然有些意外,夏清和还是应了一声。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清淡至极的面孔,心底涌上一股郁气,他走了,她就是如此平淡的反应?没有一丝不舍?

    想到这,顾君华眼眸深处透出气恼之色,气息微冷,夏清和感受到顾君华的情绪,微微一愣,他这是怎么了?

    看着夏清和那双清润眸子里透出的疑惑之色,顾君华心底一叹,阵阵无奈,清儿此时还防备着他,如何会不舍他走呢?

    收敛了情绪,再看向夏清时,已是平静一片,不见半分喜怒。

    “这云荒便交给你了,墨北明日会来助你。”

    眸光一闪,夏清和点头,也不反驳。

    “待你掌握了云荒,我会派人来接你去那片大陆。”顾君华冷声道。

    夏清和听了此话,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能如此轻易说出掌握云荒的话,他真的在意云荒吗,还是另有图谋?

    可是若是另有图谋,他图什么呢?

    正思量间,突然察觉到悠然居外有人前来,二人同时向外看去,夏清和明白,或许是孤狼来了。

    而顾君华看了看夏清和如常的眉眼,以他的修为自然听出外面是个男人的脚步声,这深夜里,有男人来找清儿做何?

    顾君华心情微恼,浑然忘了自己也是深夜前来的男人。

    顾君华率先开口:“有人来寻,不妨见见。”他到要看看是谁大半夜来此。

    “嗯。”点头答应,孤狼日后定然是要跟着她的,现在被他知晓也没什么。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这般随意的姿态,心下微微放松,看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走,去大厅。”顾君华率先起身,语气带着命令,一副主人的做派,此处是清儿闺房,自然不能让那个男人来此。

    夏清和看着这样的顾君华,心中无奈,果然是喜怒无常,让人猜不透心思。

    二人一同来到大厅。

    孤狼亦是抬步走来,顾君华冰冷的眼眸看向孤狼,仅是一眼,便是面色暗沉,气息更加冰冷,看着孤狼的眼里有着丝丝杀意。

    孤狼身形一滞,陡然一股压力传来,额上青筋突起,浑身轻抖,这个男人好强,和他比起来自己就如同襁褓婴儿,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夏清和蹙眉,冷声道:“你这是做什么?”,听了此话,顾君华心底杀意更甚,陡然一股威压向孤狼袭去。

    “噗——,”孤狼吐出一口鲜血,以手撑地。

    到底还是顾着夏清和,顾君华留了手,并未直接杀了孤狼,顾君华背过手,来到孤狼面前,沉声问道:“你重塑过经脉?”

    孤狼一惊,双眸睁大,他怎么知道?

    见到孤狼这番反应,顾君华拢在袖中的大手一紧,明白孤狼就是夏清和为其炼制丹药的人。

    “你看得出来?”夏清和走到顾君华身边,有些惊讶。

    “他是你什么人?”顾君华并未回答,转身看向夏清和,眼底情绪复杂难懂,带着怒火醋意,和难以察觉的害怕。

    夏清和被顾君华那双眼看得一顿,回答道:“属下。”

    袖中的大掌微微一松,顾君华心中微松了一口气,不是心爱之人便好。

    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心中微嘲,自己什么时候也这般惶恐患得患失了。

    顾君华回到椅子上,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夏清和颇为怪异地看了顾君华一眼,不知道顾君华是怎么了。

    无暇细想,夏清和拿出一瓶药给孤狼,孤狼刚刚受了顾君华的威压,伤的不轻。

    往顾君华方向看了一眼,夏清和心中一叹:“你先去养伤,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孤狼拿了药瓶,颇为忌惮的看向顾君华,语气犹豫,:“主子…”这男人实力莫测,留主子一个人在这,万一这男人突然动手……

    “无事,你先回去。”夏清和心中微动,孤狼对她倒是真心实意。

    孤狼嘴角一抿,虽有些不放心,还是依言出去了。

    顾君华看着二人主仆情深的模样,眼神微眯,清儿从未关心过他,如今对这个男的倒是关怀无比,想到这,刚刚那股股被压下去的杀意又有些翻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