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王家大怒
    这个问题?

    蹙眉深思,夺天造化丹还未给孤狼,王家的账,顾君华还要探查云荒情况,她什么时候能去京城还真不好说。

    “皇后娘娘现在病情如何?”

    “母后体质孱弱,病情日益加重,药师说只有一年阳寿。”既然已经同意夏清和为皇后治病,祁云则也没有隐瞒,直言不讳。

    一年阳寿?足够了。

    “最快七日,最迟不过一月,我处理完事情,便去京城。”王家和孤狼一事她不担心,七日之内定能解决,至于顾君华,依她猜测,应该不会再云荒逗留太久,一月之内,足够他了解云荒大陆的情况了。

    闻言,祁云则轻舒了一口气,正色道,“好,那我就在此等夏姑娘一个月。”

    二人商议好,撤了结界,一同出了房间。

    “我去寻墨君,就此别过。”门槛处,夏清和对着祁云则说道。

    “就此别过。”祁云则应了一句,转身离开。

    夏清和走到隔壁房,推了门,脚步轻跨,素白的裙裾扫过门槛,屋内,顾君华起身,看到夏清和,也不问什么,只是说道:“回去吧。”

    夏清和点点头,也未曾解释,与顾君华一道回了悠然居。

    二人都是冷情的性子,一路上,皆是一语不发,可偏偏二人静默不语的样子极为相似,有着丝丝默契环绕,竟显得有些温情。

    突然,顾君华狭长双眸一动,看向不远处的被夜幕笼罩的民居,眸底极快的闪过一道光芒。接着,神色不变,步伐稳健,仿若无事。

    一旁,夏清和睫毛轻颤,翦水秋瞳般的眸子,不动神色的看向四周,灵力无声翻涌,发现街道上除了略晕黄的灯光外,并未有其他异常,心下微凝。

    她方才明明感受到一丝细微的灵力波动,为何现在突然不见了?

    心中暗自警惕。

    顾君华察觉到夏清和警惕的模样,心下喟叹,清儿生性敏锐,方才那极为细小的波动也能察觉到。

    夏清和眸光轻扫过顾君华,看着顾君华淡淡的面色,心中稍定,顾君华面色如此平静,想来不是什么大事。

    一路平静,二人极为顺利地回到了悠然居。

    月上中天,银辉漫洒。

    二楼,翠叶花簇处,夏清和闺房内,透出星点晕黄灯光,灯下,夏清和看着手中灰扑扑极为粗糙的锈色小壶。

    锈色小壶约成人巴掌大,壶身刻着断断续续的纹路,壶嘴有些残破,在灯下折射出细小的光芒,细细打量,目光跃过壶身,玉手一转,壶身一翻,壶底朝上,露出破裂的底纹。

    眸光一滞,凝神静看,良久,拿着小壶的手微微用劲,锈色小壶壶身裂出道道缝隙,一阵清脆的破碎身音响起,壶身应声而碎。

    破碎的残片中躺着一片泛黄的帛纸。

    极轻极薄,没有一丝重量。

    果然如此,她今晚看到这小壶时,便觉有阵阵灵力波动,心中疑惑,这小壶品质低劣,极为常见,连一品法器都算不上,为何会有灵力波动?

    现在看来,果然内有乾坤。,

    拿起那张帛纸,缓缓摊开,入眼,一片密密麻麻的纹路,这是兽纹?还是文字?正欲再看,脑中突然一片眩晕,双眼刺痛,夏清和一惊,猛然移开双眼。

    好诡异的纹路!

    她只不过看了一眼就被迫移开。再细想刚刚的纹路,脑中一片空白,一丝也想不起来,她自小便过目不忘,古籍看过一遍之后,就熟记于心。

    方才那纹路虽密密麻麻,但也不至于她一点都没有记住。

    夏清和眸光沉沉,看向锈色小壶碎片,心中肯定,那纹路定然内藏玄机。轻舒一口气,不在看那纹路,素手一挥,将其收入空间内。

    这帛纸诡异非常,定然不能现于人前。至于纸上的纹路,日后询问师父,看看师父是否知道。

    悠然居另一处房间里,夜色浸染,昏暗无比。

    “何事。”凌凌的声音响起,带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暗处,一道黑色身影伏地,修为内敛,却是这云荒大陆上的灵王修为也不敌。

    “君上,君隐界隐有暗动,其他两界也似乎有些不安份。”墨南的声音平静无比,字字吐出,带着敬畏。

    “嗯。”顾君华应了一句,没有多言。

    空气一片沉寂。

    良久,墨南开口:“不知主子何时回洪荒古陆?”主子在云荒已待了数日,迟迟不回,恐怕那群人……

    “告诉墨南,让他三日后过来。”顾君华并未回答。

    “是。”墨南领命,不敢再多问。

    夜色沉寂,万户酣眠。

    王家大宅中,却是灯火通明,人影环绕,哭声阵阵。

    “烟儿,我可怜的烟儿,你怎么这么早就离开娘了啊……”大厅内,仆从满地,一个头戴红钗衣着颇为华丽的中年女子,正扑倒在一具女尸旁,泪水涟涟,发出阵阵哭声。

    “好了。”端坐在上方的面色铁青的男子发出一句颇为不满的声音。

    哭声一顿,那妇女起身,悲戚的神色微收,来到王家主旁,声音带着残忍恨意:“老爷,杀害烟儿的人抓到没有?我要将她千刀万剐,为烟儿偿命。”

    王家主看着发妻如此神色,叹了口气,语气软了几分:“已经派人去查了,放心,我定让那人生不如死,替烟儿报仇。”

    这时,管家匆匆而来,跃过众人,面色愠怒,王夫人激动道:“谁?查清是谁杀了烟儿了吗?”

    管家顿了顿,低声说道:“家主,是打伤少爷的那名女子。”

    啪!王家主猛然拍桌,勃然大怒,声音震耳:“又是她!”

    当初夏清和杀了李长老之后,王家主派人四处搜寻,结果寻不到人,心中暗恨,将这笔账记下了,没想到,夏清和再一出现,他们还未找到,夏清和就先杀了王烟。

    王家主如此高傲的性子,如今被人三番五次的打脸,如何能不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