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与人争执
    “这位小姐我这摊子虽不大,但里面可是有不少难见的好东西,不知小姐看上了哪一个?”摊主脸带笑意语气热情。

    夏清和低垂的视线微移,玉手轻抬,没有拿起那件不起眼的物事,而是拿走了旁边的一个檀香紫木手串:“此物需要以何物来换?”

    摊主笑成一道缝的眼睛又眯了眯,没有直接回答夏清和的话,而是说道:“这檀香紫木手链啊,可是取自百年檀香紫木,香气清淡不显浓郁,可安神凝气,要是长久配带的话,可稳固修为,最适合姑娘这样的女子。”

    说完,摊子又靠近一分低声说道:“一品法器、一品丹药、七万块下品灵石,都可来换。”

    夏清和眉一挑,这是把她当成了冤大头?百年檀香紫木虽不常见,但也不至于需要拿一品灵石法器来换。

    她不差那一品丹药和法器,但是向来都是她坑别人,如今别人想来坑她?轻笑一声,“这一品丹药法器的价可是此这手串多了不少,摊主这是欺负我不懂行?”

    摊主心下一紧,没想到这位小姐眼力如此好,有些尴尬,笑容一滞退让了一步:“小姐说笑了,这一品法器丹药的确是有些贵了,不如这样,低品草药三份或者四万块下品灵石如何?

    这个价格合适了不少,不过夏清和自己被当作冤大头,不坑回来的话也就不是夏清和了。

    所以,听了此话夏清和并未立即答应,而是开口道:“三万块下品灵石。”

    一旁收敛了气息的顾君华见此,唇角轻扬,勾出一个细小的弧度,墨色深邃的眸子里荡开一抹宠溺之色。

    摊主眉头一拧:“姑娘,四万块可是最低价钱了。”

    夏清和抬眸一扫:“那摊主刚刚要了七万块是何意?再说,这手串也无甚大用,今日我若不买的话,摊主还不知道几时能售出去呢。”

    这倒是真话,檀香紫木手串效用是有的,但需要常年佩戴,才会有显著功效,是以大多数修炼之人都不会话这等价钱买来佩戴此物。

    摊主眉心拧成一个结,低头思索,不久,心一狠说道:“好,三万就三万。”

    夏清和一笑,并没直接付钱,而是侧身,看向摊子,玉手轻抬,随意地指了指两样东西:“那两样东西也加进来,全当添头。”

    摊主脸一僵,一股郁色从心底直窜而来,刚想开口争执,余光扫到那两样东西不过是他拿来凑数小玩意儿,不值什么钱,又歇了口,摆了摆手,无奈道:“好,你拿去吧。”

    夏清和红唇轻勾,目的已经达到,不再多言,从空间内拿出一个装满灵石的储物袋,递给了摊主。

    素手一动,刚把手串拿入手中,一道娇纵傲慢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放下手串,那东西本小姐要了。”闻言,夏清和神色微冷,手指轻动,那三样东西便已放入了空间内。

    那道声音的主人气势汹汹而来,看到东西在面前一闪而过,当即一喝:“本小姐说了那是我的东西,你这个穷鬼还不快把东西交过来。”

    夏清和看向面前的这个女子,衣着鲜亮,满头翠钗,面容清秀,看向自己,一脸的高傲不屑之色,身后,丫鬟小厮聚集,看样子是个大家族的小姐。

    “我买的东西为何就成了你的?”夏清和开口,声音清寒,如同春日里尚带料峭的寒风,让人身心一颤。

    “就凭我是王家小姐,出了十万块灵石来买,手串给我。”王家小姐说道王家小姐之时,暗中偷瞄了一眼顾君华,有些娇羞,等看向夏清和时又是一脸的高傲之色。

    顾君华在感受道那道视线时,眸色冰寒,凌冽冷肃,厌恶至极。

    夏清和明了,原来是男色祸人,心下无奈,她算是被殃及了。

    夏清和猜的不错,王家小姐王烟向来是爱翠玉珠宝,对这檀木做的手串自然是看不上的。

    可偏偏夏清和身边站了一位霸气尊贵,俊美绝伦的男子,王烟眼高于顶,见到这等男子当即眼前一亮芳心微动。

    又看到顾君华身边有一位绝美清丽的女子,心下暗妒。

    在远处看了许久后,发现夏清和竟然为了七万块灵石与小摊主讨价还价,心中不屑,认为顾君华这等人物怎么能和夏清和如此低下之人一起,当即冲了过来。

    想要出十万块灵石强买手串,一来是展示自己的大气,与夏清和的小家子气不同。二来是想接近顾君华吸引他的注意。

    至于夏清和愿不愿意给,王烟从未考虑过,她出十万块已经是笃定夏清和定然会乖乖交出手串,没有再想其他。

    夏清和玉手轻点两仪镯,微有思索,自己和王家难道天生犯冲?先是王家公子,后来又是王家家主,现在又来了个王家小姐,面色微沉,这王家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原本想着王家不犯她,她也就不去找王家算账了,现在想想不如趁早处理了王家也省的麻烦。

    此时,一脸娇纵王烟还不知道,就是因为今天的莽撞之举,成了王家覆灭的引子。

    夏清和从空间内拿出手串,好似要递给王烟,王烟看到夏清和如此动作心下微微满意,一句:“算你识相”刚要脱口而出,就看到夏清和随意地把玩着手串,姿态慵懒,红唇吐出让人吐血的两个字:“不给。”

    王烟一噎,双眸瞪大,声音猛然提高:“你说什么!”

    夏清和清灵澄澈的眸子一转,盛满凌凌冷意,王小姐这是听不懂人话吗?

    王烟感受到夏清和传来的朔朔寒意,身体一寒,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退完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她吓退了?那岂不是刚刚的丑态也被顾君华看了去?

    想到这,面色一扭曲,对着夏清和喊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交出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此时,一旁的摊主早就缩在一旁,他本来还后悔三万块就卖了手串,现在看到两人争执,剑拔弩张,恨不得立马离开此地,不要殃及他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