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与何同谋
    天已大亮,悠然居内,梨花吐露,满园绿意透着春色朦胧,一方池塘内泛着粼粼波光。

    一树满是春意的娇嫩鲜花肆意生长,一直延伸到二楼木制雕花窗外。

    吱——,木窗应声而开,一张清丽出尘的脸露了出来,衬着一树绚烂娇艳的春花,说不出的天姿国色,风雅动人。

    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走来,携着山河岁月的气势,面容冰冷锋利,如同刀雕,薄唇微抿,即使站在这闲逸静好的悠然居内,也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霸气。

    听到吱的一声,抬眸望去,就见到窗边美人映着夭夭春花的美景,步伐几不可见的一顿,脸上的锋利冰冷之色,微微缓和,狭长双眸看向推窗的女子。

    女子似有所感,垂眸望去,整好撞见他那一双眸子,眸子暗沉深邃,如同一口老井,望之一片黑压,又有阵阵漩涡,夺人魂魄。

    夏清和直直望进了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一时微愣,竟没有移开眼。

    二人就如此对视,在这悠闲春意的清晨,竟有几分岁月静好之意。暖风轻拂,荡起裙玦,明明就是一如往常的春日,此刻却格外的春意盎然。

    夏清和率先回过神来,垂眸看向顾君华,他大清早来这为何?

    顾君华看到夏清和回过神来的模样,也不在意,抬步缓缓,向夏清和房内走来。

    夏清和转身回到桌边,刚倒了两盏清茶,顾君华就已行至房内。

    宽大的袖袍轻荡,下一刻,顾君华就已落座,姿态随意神色自然,没有一丝客人的自觉。夏清和看着面前袅袅的茶香,问道:“你这是…?”

    “云荒情况。”顾君华开口,嗓音冷冷,同寻常一般。

    夏清和素手拿起茶盏,对顾君华的性子也了解了一些,听到他这寥寥数语,面上清冷的神色不变,缓缓开口。

    “云荒三国一宗,分别是:云耀,朝凤…”清灵的声音响起,语调徐徐,似春风阵阵,轻抚心尖。

    云荒如今的势力便是如此,抿了一口清茶,夏清和缓缓说道。

    顾君华冰冷的眸光落在夏清和身上,语气淡淡带了丝深究:“暗中的势力呢?”

    感受到那道冰冷的神色,夏清和拿着茶盏的手微微一紧,面上却一如往常,神色自若道:“我一个女子,如何知道暗处的势力?”

    顾君华不语,一双眼紧盯着夏清和的脸,夏清和背后一凉,心中陡然一紧,半响,顾君华眸光轻移,收了回去,神色淡淡,对夏清和的说辞不置一词。

    夏清和内心微微一松,对顾君华的实力又有了几分考虑。

    “以前如何我不管,日后你为我办事,这些自然是要打探清楚的。”顾君华凉凉的声音响起。

    夏清和眸光一闪,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为何要选中我?”

    顾君华扫了眼夏清和,随意无比道:“天赋实力不错。”

    夏清和垂下眼眸,暗中思量,自己往常极为小心,既没有暴露势力也没有透出底牌,这个男子与自己不过偶然相遇,应该不会另有所图。

    想到这,夏清和心下稍安,信了大半。

    不过夏清和心中还有疑惑,又问了一句:“云荒大陆很重要?”夏清和这样问,也有自己的思量,他既然来自另一个更为强大的大陆,为何又觊觎云荒?

    按理说,他这样的人物应该不屑于云荒才是。

    顾君华面色稍沉,语气冰冷了几分,看向夏清和,沉声说道:“这你不需知晓,我自有他用。”

    夏清和默了一瞬,不再多言,对这个问题又多了几分思虑。

    看着静默不语的夏清和顾君华,微顿,又开口说道:“日后云荒便有你来扩张势力,墨北会留下配合你。”

    “嗯。”夏清和轻声应下,势力自然是要扩张的,就是不知道最后他能不能从她手中拿走这势力。

    ……。

    王家,王家家主房内,仆人们皆是轻手轻脚,大气也不敢喘,家主近日来颇为烦躁,稍有不对便是一顿打骂,他们这些仆人都是小心应对。

    房内,王家家主来回踱步,面上一片纠结,良久王家主站定,嘴角一抿,面上纠结神色一扫,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定。

    朝着门外的管家说道:“去,请何家主来一趟。”

    管家弯腰:“是,小人这就去。”

    何王两家向来亲密,请何家主来一趟也是正常。

    不久,何家家主来到王家大厅内,见到王家主先是拱拱手,略有老态的脸上满是笑意:“王家主几日不见,近来可好?”

    王家主先是一笑,听到此话后神色一变,叹道:“何家主啊,实不相瞒,这几日我过得有些不如意。”

    何家家主面上笑意一顿,心下有些明了,王家主此番请他来,怕是为了这件事。面上自然的转换了神色,状似惊讶道:“这倒是稀奇,这青山镇谁能给您王家主添堵?”

    “这青山镇自然是没人能给我添堵,给我添堵的是一群外地人。”王家家主道。

    何家家主心下一提,顿时警觉,他天性谨慎,什么外地人能对王家主造成困扰?王家主为此还特意把他找来。

    心下一时思虑颇多,面上忧虑的神色却是没有改变:“哦?愿闻其详。”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现在住在天香楼的一行人,行事有些张狂,招惹了王家而已。”王家主状似随意道。

    他自然不会告知何家主那一行人是从他手中夺走的三品丹药的一行人。

    一来此事落了王家的面子,二来有如此财力的人定然难以应对,若是让何家主这个狡诈的人有了退缩之意,那他此次的目的就落空了。

    看了一眼细细聆听的何家主,继续道:“这一行人倒也有些手段,我派出去一些人皆是无功而返。”何家主心下更加谨慎,不发一言。

    又听见王家主说道:“此次来请你,就是想请何家主出手派出两个长老,和我王家一同去给那群外来人一个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