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夺天造化丹,成!
    看着丹鼎,夏清和眼神微亮,这世上能承受住衍紫焚天焰的丹鼎恐怕也只有曌灵至尊鼎了。

    随着鼎身温度的不断提升,药材一个一个的被投入鼎内,夏清和立于鼎前,动作行云流水般自然,精神力丝丝运转,不见丝毫忙乱。

    半个时辰后,鼎内穿来一阵清香,显然成丹前兆,夏清和那双纯澈清亮的眸子晕开一抹欣喜之色,眉梢翘起,她原先炼一品敛息丹需要一个时辰,现如今用曌灵至尊鼎只费了半个时辰,时间整整缩短了一半!

    来不及惊讶,夏清和手下动作不减,操控着丹鼎,精神力如同凝成实质,一盏茶后,鼎底的火焰慢慢熄灭——丹成!

    手臂轻挥,鼎内的的丹药纷纷飞出,洁白如玉的丹药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落在夏清和掌中。

    垂眼一扫,二十粒!

    整整多了一倍!

    原先炼制一品敛息丹一炉只有十粒,现在二十粒!云荒大陆,丹药珍稀,一品敛息丹却也不稀奇,算的上常见,可一个敛息丹不稀奇,十个呢?二十个呢?

    聚少成多,就算是一品丹药,也可以在云荒掀起一阵不小的风雨。

    这还不是最为重要的,一品丹药能整整多出一倍,那高品丹药定然也能多出一倍!一粒高品丹药就能让世人疯狂,那一倍呢?

    可想而知,这丹鼎的效用是有多逆天!这个消息传来又会引起多大震动!

    夏清和轻轻捻起一粒丹药,洁白如玉的丹药衬的那玉手莹莹生辉,薄唇轻勾,清冷的面上透出一抹愉悦的笑,这丹药好像可不止这些变化呢。

    指腹间的丹药洁白无瑕,圆润如玉,没有一丝杂质,阵阵清香散出,若是有炼丹师在此定会认出这是——超等丹药!

    丹药有九品,一品四等:下等、中等、上等、超等。

    超等丹药,丹中极贵,百丹不出其一,效用是正常丹药的十倍!

    这才是丹鼎最为珍贵的地方,所炼丹药皆是超等!

    当即,夏清和便做了决定,这丹鼎日后定然不能轻易在外显露,若是遇上不懂行的还好,可若是有行家能看出丹鼎的不同寻常之处,必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手指轻合,将手中的粒粒丹药收入瓷瓶内。

    石门外,顾君华看着夏清和面上的笑,眼眸深处荡出细微的笑意,细细碎碎,温柔缱绻。曌灵至尊鼎的用处他上一世就已知晓,如今看清儿的反应,想来她也明白了丹鼎的效用。

    夏清和神识扫过空间,药房的木柜中正放着几昧药材,目光停顿,先前炼制一品丹药只不过是想要试试这丹鼎的效用而已,这才是今日的她真正要炼制的丹药——夺天造化丹!

    心神一动,召出衍紫焚天焰,炙烤鼎身,投入药材:“地灵果,冰天花,意玄芝,九醺草……”丝丝精神力化形,包裹着药材,既能让药材发挥最大的效用,又不至于让其中药力流失。

    许久,被精神力包裹着的药材,在炽热的高温下化为液体,相互碰撞,丹鼎内翻滚一片,夏清和面上神色自若,看不出丝毫紧张之感。

    接着手中凭空变出一株花,花身冰蓝,微带寒气,灵力环绕,一抹艳红氲在花瓣上——两色寒灵花,炼制夺天造化丹最重要的一味药材。

    手指轻动,两色寒灵花轻轻飘落在鼎内,花身微带的寒气,顿时一散,原本就沸腾碰撞的丹鼎震动地更加剧烈,夏清和此时也不好受,额间有细汗冒出,精神紧绷,显然是消耗了大量精神力。

    她虽是五品炼丹师,但夺天造化丹实在霸道,还未成形,便如此激烈。

    屋外,明月皎洁,银辉轻洒。

    夏清和精神力依旧不徐不疾的从体内输出,良久,就在夏清和体内精神力即将用尽之时,原本剧烈震动的丹鼎一停,一阵香气传来,清冽沁人,让人闻之心身舒畅,而夏清和在闻到这阵清香后,原本即将干涸的精神力竟有了丝丝的增长。

    这夺天造化丹不愧是五品丹药,仅是一缕香气,就有如此好处。

    下一瞬,原本静止的丹鼎再次剧烈晃动起来,动静之大几乎要震碎这丹鼎,见此情景,夏清和面色依旧平淡,手中灵力轻挥,一股灵力快速袭向丹鼎,丹鼎微顿,两粒蓝色丹药破鼎而出。

    收了体内几近干涸的精神力,轻身一跃,玉手伸出,握住了那两颗蓝色丹药。

    拿出一个白玉瓷瓶,两粒丹药轻轻落入瓶底,通体冰蓝,微带艳红,在白玉细腻的瓶底上,隐隐散出寒气,摇曳灯火照射下,丝丝光华溢出。

    夺天造化丹,果然非凡。

    夏清和露出一抹赞叹之色,收好丹药,放入空间内。

    石门外,顾君华面色暗沉,方才那丹药在空中一闪而过,虽只有一瞬,他还是认出来这是夺天造化丹。

    而夺天造化丹对体质低下经脉堵塞的人有奇效,那这枚丹药显然是为别人炼制的。

    不知道是谁能让清儿如此大费周章,先是独自去灵雾山巅寻找两色寒灵花,后来用各种珍稀药材,耗费精神力,炼出此丹。

    若是一个男人的话?

    思及此,气息微沉,万年积雪般的深邃黑眸丝丝冰冷残忍的情绪凝聚,如同酝酿着一场风暴。

    看了一眼夏清和,眼中闪过势在必得,无论前世今生,清儿都只能是他的!要是有人惦念的话,呵,狭长的双眸一提,一抹杀意荡出,残忍阴狠,暴虐无比。

    深深地看了一眼夏清和,顾君华全身气息收敛,转身走了出去,黑色的袍边在空中无声地划过一道诡异危险的弧度。

    原处一片静默,丝毫看不出有人曾经来过。

    石屋内,夏清和盘腿调息,恢复精神力。

    一个时辰后,夏清和睁开双眼,精神力已经回复的七七八八,打开石门,抬步缓缓,出了假山。

    看了眼夜色,发现远处夜空微微泛白,想到悠然居内的顾君华,夏清和轻轻提气,移动身形,化为一道残影,向悠然居方向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