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鼎中焰
    “对了,主子,这些天三大家族一直在暗中打探三品丹药的消息。”钱宇突然开口道。

    “向他们透露日后每半年拍卖行会出售一瓶三品丹药,其他的不必理会。”夏清和淡淡道。

    夏清和这么做也有她的思量,三大家族虽然底蕴深厚,但也只能算得上云荒的一个微不起眼的小家族,每月拍下一次三品丹药怕是有心无力。

    再者,在这个小地方每月就拍卖一次三品丹药也有些太扎眼了。

    改为半年一次,不仅能体现出风云拍卖行的实力,不会使得有心人打探,还能与三大家族互利,这是最好的办法。

    钱宇垂下头,思索了一番,顿时明白主子的用意,心下微叹,主子不过舞勺之年却是心思缜密,比他这个活了几十年的人想得都要深远,心下对夏清和又敬重了几分。

    “这几日我会住在悠然居,要是有事的话就暂且等几日,不要轻易来寻我。”想到悠然居内的冰冷淡漠的男人,夏清和蹙了蹙眉,那个男人本就是来云荒扩张势力,她的风云拍卖行不能轻易暴露。

    若是被他看出风云拍卖行与她的关系,保不准那个男人又会提出什么条件。所以,她这几日不会和拍卖行联系,等送走了那位大佛,再处理拍卖行的事宜。

    “那孤狼……”钱宇问道,主子不让联系她,那孤狼要是回到拍卖行要怎么安排呢?

    “孤狼暂且留在拍卖行,告诉他不会太久我就会送来丹药。”

    钱宇点头:“是。”

    交代一切后,夏清和出了房门,身影隐没在黑暗中,轻移脚步,几个转弯后来到了一座假山处,抬起手臂,看似无意的碰了碰假山上的岩壁,下一刻,原本静矗在原地的假山,霎时一动,整个山体一移,露出一个一人高的入口。

    夏清和抬眸,看了眼四周,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后,走了进去。

    暗处,树影婆娑,一片静寂处,一道挺拔的身影突然闪现,看向夏清和消失的地方,毫无波澜淡漠无比的眼中一动,上前跟了进去。

    狭长的入口后,并无任何特殊之处,有的只是一间封闭的石室,夏清和缓缓抬步,走入石室内,她上次匆匆收伏丹鼎后,还未曾好好用过这丹鼎,今夜她特地来到此处,为的就是打量丹鼎和炼出夺天造化丹。

    素手一挥,一个拳头大小的丹鼎瞬间出现在掌心里,在摇曳微黄的烛光下,流转着神秘的黑色光华,映着鼎身奇异繁复的兽纹,显得古老久远。

    意念一动,立即与丹鼎心神相连,指尖一缕灵力飘出,丹鼎被拖起,微微转动,原本空空荡荡的鼎内霎时出现一抹异火,灼热无比,火芯氲紫光,散发出阵阵能量,炽热强大似能焚毁天地。

    “衍紫焚天焰!”夏清和瞳孔倏然变大,脱口而出。

    衍紫焚天焰,相传在洪荒之初,清浊二气分离之际,由清浊二气孕育而出,内含天地初开的混沌灵气,焰芯带了一丝极紫之气,炙热恐怖,能焚苍天灭暗地,震慑四方!

    但古籍虽如此记载,衍紫焚天焰却从未出现过,本以为只是前人杜撰,没想到今日在曌灵至尊鼎内见到了。

    鼎身继续微微转动,一个个古老晦涩的字眼如同虚影般投出,缓缓印入夏清和脑海内:曌灵丹鼎,混沌衍紫,生于太荒,丹鼎蕴火,火炼丹鼎,火生鼎,鼎育火,曌灵衍紫相伴而生。

    一个个的虚影投入脑内,夏清和渐渐明白——这丹鼎与火焰本就是相生相伴,丹鼎于外,火焰于内,即可说丹鼎是火焰的伴生物,又可说火焰是丹鼎的伴生物。

    原本盘膝而坐的夏清和睁眼,看向曌灵至尊鼎,清亮澄澈的眼眸中难掩喜意,本以为得到曌灵至尊鼎就是意外之喜,没想到这鼎内竟然还有衍紫焚天焰,她如何能不激动?

    石室外,顾君华一身气息恍如消失,不见一丝气息波动,目光看向石门,一双万年冰冷的眸子内满是温柔暖意,强大的神识笼罩在石室内,没有惊动夏清和一丝一毫。

    夏清和看向鼎内的微紫火焰,手中轻动,原本在鼎内的火苗霎时飘出,盘旋在夏清和指尖上,紫色的火芯微动,有些亲昵环绕在玉指上,没有丝毫灼伤之感。

    曌灵至尊鼎认主,夏清和又被烈火焚身过,已经是丹鼎和火焰的主人,自然不会对夏清和造成一丝伤害。

    而此景若是被天倾老人看到定是感慨颇深,衍紫焚天焰为万火至尊,可焚灭万物,世间万物皆要避其锋芒,如今竟然这么轻易待在夏清和手中,不得不说自家徒弟实在是气运逆天啊。

    看着手中略带乖巧的火焰,感受到其中的亲近之意,夏清和微微一笑,有些心动,手臂一挥,从空间内拿出药材,显然是要准备炼制丹药了。

    吼——,突然,一道兽吼声传来,丹鼎上的兽纹泛起阵阵波动,道道虚影升起,好似活了一般。

    夏清和一愣,想起来当初收伏曌灵至尊鼎时,也是被一群灵兽阻拦,那时情况紧急她未曾细想,今日听到这吼声倒是让她想起了那日的怪异之处。

    为何这丹鼎上会刻有兽纹,兽纹荡起波动,凝虚成形,变成灵兽攻击她?

    正想着,丹鼎又是一变,缓缓显露出几个大字:“万兽护鼎。”

    “万兽护鼎?”这是何意,夏清和不解,低头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除了刚刚的一声兽吼之外,再无其他异常。

    摇了摇头,左右也看不出什么,夏清和暂时将此事放在心底,不再想它。

    催动丹炉,原本还是掌心大小的丹鼎倏地变大,落于地面,伸出玉手,运转灵力,一簇火焰从指尖冒出,火芯为紫,赫然是刚才的衍紫焚天焰。

    指尖轻弹,衍紫焚天焰缓缓飘落,落于丹鼎下方,变为一团烈火,炙热的火焰烤着鼎身,微紫的火焰映着漆黑的丹鼎,说不出的震撼绮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