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心思暗涌
    三皇子拿了解药后,拢在手中,并未递给沈雨绯,红麻粉虽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丹药,但刘老身为三品炼丹师都拿此药无可奈何,此药定有玄妙。

    他花一万块中品灵石买解药,可不单单为了沈雨绯,想要请刘老看看其中玄妙才是真正的目的。

    三皇子祁云则不愧是西泽皇室自小培养的继承人,即使天性温润如玉,但骨子里还是有皇家之人的斟酌利弊缜密深沉的心思。

    那厢,沈雨绯看到云则哥哥不惜出一万灵石来购买解药,心中一阵甜蜜的同时,对夏清和的狮子大开口的讹人态度又多出了几分恨意。

    然而,还未等她开心完,就看到祁云则就将药拢在手中,没有丝毫要给她的意思,面上甜蜜的笑容一滞,扯了扯祁云则的的衣摆,娇腻腻的道:“云则哥哥,那解药?”

    语气矫揉造作又有一丝疑惑不解,为何拿到解药云则哥哥却不给她?

    祁云则看了眼被沈雨绯扯着的衣摆,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却没有甩开沈雨绯,只是语气微冷:“解药回到客栈再给你。”

    “哦。”沈雨绯低低应了句,虽心有不满,却不敢违逆祁云则的话。不过,她不敢对祁云则如此,可不代表对夏清和会忍让。

    “呵,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话音未完,沈雨绯敏锐的感受到顾君华周身一冷,如坠冰窟,浑身一抖,想到刚刚的伤,将未完的话吞入口中,不再吭声。

    夏清和看着沈雨绯一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模样,微微一笑,语气冷然,带了丝漫不经心,“除了红麻粉我可是还有不少好东西,沈小姐要是想试试,我倒是不会吝啬。”

    她给三皇子解药可不代表她和沈雨绯的的帐就这样一笔勾销了,三皇子愿意出一万中品灵石,她秉着有钱就赚的性子,才给了祁云则解药,可要是沈雨绯不识相,她有的是办法让沈雨绯此现在痛苦百倍。

    若是莲娘再此的话估计又要微微一噎,“主子,你那是有钱就赚的性子吗?你那明明是有冤大头就敲诈的性子!”都说商人重利,夏清和虽然是个甩手掌柜,但这个腹黑的性子就是莲娘都要自愧不如。

    “你……”沈雨绯咬牙切齿恨恨的道了一句,不过还是畏惧夏清和的话,垂下脑袋,不敢多说,眼里满是恶毒算计之色,心里暗暗谋划,等本姑娘回到了京城再收拾你这个小贱人。

    夏清和见已了结,想到顾君华还在身边,不宜久待,说了句“告辞,”抬步欲要离开。

    祁云则刚回礼,就听见,原本静不出声的吴老突然说了一句:“夏姑娘,冒昧一问,你是从灵雾山山巅下来的?”

    吴老突然想到,他们在上山之前就曾经遇到,按说,他们是上灵雾山山巅,路途长远,在下山之时定然不会遇到和他们一同进山的夏清和,可偏偏今日遇上了。

    虽然灵雾山内危险重重,但这位夏小姐自身实力高强,保不准有几张底牌,运气好的话去到灵雾山山巅也不是不可能,是以,吴老才有此一问。

    夏清和顿步,刚要转身的身子轻旋,打量了一眼祁云则几人,心下微愣“他们此行的目的也是灵雾山山巅?”顿了顿,夏清和心思百转,想到了山巅之物,有些了然,他们的目的怕是和她一样,都是为了——两色寒灵花。

    “我去哪没有必要向几位告知吧”。夏清和和吴老打了个太极,没有正面告知。

    夏清和神色淡淡,语气也是极为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

    吴老定定地看了一会,沉声道:“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此行我们想寻到两色寒灵花,不想,这灵雾山巅寂寥一片,我们遍寻不到,这才想问问姑娘,有没有两色寒灵花的下落,若是有的话,还请告知,算我们欠姑娘的一个人情。”

    一旁静立不语收敛全身气息的顾君华,眸光微动,想来清儿此番上山也是为了寻两色寒灵花。

    吴老到底是活了上百岁,一番话说的是滴水不漏,既解释了刚刚的冒昧一问,又诚意十足,率先坦白,显得没有丝毫恶意。

    寻常人若是听了此话,没有两色寒灵花的话也会放下警惕,不会心生不满,若是有的话,听见吴老说的“人情”二字,也会思量几分,考虑卖给他们。

    夏清和听了此话,心中明澈,今日若是换了旁人可能拿出两色寒灵花,换取一个皇室的人情,但她不同,且不说皇室的人情她在意,就算在意,她也不会拿出来。

    这两色寒灵花可是夺天造化丹最重要的药材,在西泽寻到已是难得,她岂会拱手让人?

    思及此,夏清和微微开口:“两色寒灵花的下落?云耀位于云荒之北,地处极寒,若是二位去云耀国的话,说不准会遇上。”

    吴老犀利的双眸一闪,她的意思是“她手中没有两色寒灵花了。”

    看了眼夏清和神色自若的样子,吴老也不多说,明白今日是打探不出来什么的,微微一顿,说道:“打扰姑娘了。”

    夏清和点头,知道吴老也定然没有全信,不过她也不在意,吴老没有实证,不会贸然动手的。

    缓缓抬步,和顾君华并肩离去。

    等到二人走远,祁云则看向吴老眉心微拧:“您是怀疑夏姑娘先我们一步,摘走了两色寒灵花?”

    吴老沉声:“不无可能。”

    沈雨绯见状双眼一转,对着祁云则说道:“云则哥哥,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我们都已经确定灵雾之巅必有两色寒灵花,又怎会突然不见,一定是那个贱人拿走了两色寒灵花。”

    祁云则眉头又是一凝,温润的气息微浮,显然心情不佳,刚想张口,祁云欢眉有忧色,语气沉沉道:“哥哥,那怎么办,母后还等着两色寒灵花救命呢!”

    祁云则薄唇微抿,不发一言,心中隐隐有了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