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再遇祁云则
    沈雨绯一身红衣,脸蒙红纱,头戴桃凤金钗,即使在这山野荒林也依旧打扮地精致无比,格格不入的同时显得愚蠢而做作。

    夏清和看向沈雨绯,发现不到十日,那脸上的红疹虽然没有褪去,但却是被扼制住了,想来沈雨绯如今能站在这,红疹之痛看来是少受了许多,眉头轻挑,这三皇子有些手段,她的红麻粉虽然只是闲暇时候随意弄出的玩意,但能解得了的可是不多。

    这三皇子虽然没能解得了,但是却能将红麻粉遏制住,看来是费了不少心思。

    不得不说夏清和猜的是**不离十,那日夏清和离开后,三皇子当即派了人去寻炼丹师,刚好碰见一位三品炼丹师。

    那位三品炼丹师名叫刘曾颉,与皇室有些渊源,途径此地刚好遇到三皇子求药,便留下来替沈雨绯诊治,不料刘曾颉虽然是三品炼丹师,但是对着一品的红麻粉却束手无策,最后只能扼制几分,不让红疹蔓延,缓解了几分疼痛。

    刘曾颉替沈雨绯缓解了病情后,大呼惊奇,缠着三皇子询问了红麻粉的由来,那惊奇不已模样令三皇子感叹的同时,对夏清和背后的势力又有了几分重新思量。

    而沈雨绯知道刘曾颉不仅不能治好她,还对夏清和手中的药粉好奇不已,当即就咬碎了一口银牙,满腔恨意不知道是对刘曾颉还是对夏清和。

    现在,一行人又重新碰面,沈雨绯当即就不掩饰自己的性子,出口嘲讽,满是刻薄之意。

    夏清和还没有什么反应,顾君华当即就冷了脸,眼中更是有一道杀意,看向沈雨绯,带着无尽的冷峭。

    微一抬手,一道暗色灵力快速弹向沈雨绯,那灵力速度极快,力携万钧,就连夏清和也愣了一下,看向顾君华不知他为何突然出手。

    “聒噪!”薄唇轻吐,带着料峭寒意,刚刚还透着几分温暖的山间,霎时变得冰冷无比。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沈雨绯喷出一口鲜血,奄奄一息狼狈无比。

    原本遮面的红纱,飘落在地,露出一脸的红疹,又是一声大叫,沈雨绯顾不上伤痛的身子,抬起胳膊想要挡住自己的这幅尊容。

    三皇子和吴老本来看到夏清和有些意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沈雨绯如此刻薄的言语,本来想要问候的话语一滞。

    下一刻便看到夏清和身旁那位气势强大的男人快速出手,未等他们反应过来,沈雨绯就已瘫倒在地。

    三皇子微惊,颇为忌惮地看了顾君华一眼,对着祁云欢示意了一番,祁云欢不情不愿地喂了沈雨绯一颗丹药,顿时,刚刚气息奄奄的沈雨绯气色好了许多,伤势虽没痊愈,也好了不少。

    愈体丹,可补灵续气,重伤之人服下,一身伤痛可治愈大半,算得上是三品丹药中的珍品,就连皇家都是少有,用在沈雨绯身上实在是可惜了。

    沈雨绯服下丹药后,气息缓和,原本苍白的脸色当即红润了几分。

    “夏姑娘又见面了。”祁云则上前几步,语气温和,依旧是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姿态,看不出丝毫的不满怨气。

    “嗯。”夏清和回了一句。扫了眼瘫倒在地的沈雨绯,语气嘲讽道:“沈小姐这样的人估计不知道,勾引人也是需要资本的。”

    说完看了眼沈雨绯满是红疹的脸上,意有所指。

    沈雨绯双眸瞬间瞪大,一双眼满是熊熊妒火,银牙紧咬,阴狠狠地瞪着夏清和,恨不得喝她血啖她肉。

    夏清和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蝼蚁而已,除了恨她什么都做不了。比起杀了沈雨绯,她的这幅看不惯自己又拿自己无能为力的样子,更为有趣。

    不得不说,夏清和的恶趣味又出来了,明显是把沈雨绯当成了逗弄的玩意儿。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那副随意无比却又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微微一笑,心里摇了摇头,无奈而宠溺,清儿的恶趣味他是领教过的,每次领教他都是无奈纵容由她而去,今日看到旁人被如此捉弄倒是有趣。

    不得不说,这夫妻两还真是天生一对,都是如此无耻而恶趣,让人恨的牙痒痒,却奈何不了。

    祁云则依旧没看躺在地上的沈雨绯,对着夏清和微微道:“夏姑娘,不知可有红麻粉的解药,在下愿意重金购之。”

    “有是有,不知三皇子能出多少?”夏清和语气轻轻淡淡,可话中趁火打劫的语气谁都能听的出来。

    夏清和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沈雨绯两次出言不逊,她可没大方到把解药拱手相送。

    “一万中品灵石,如何?”三皇子也不介意,温和出声。

    “一万中品灵石?”一个一品药粉的解药出一万中品灵石倒是祁云则亏了,夏清和挑眉,三皇子倒是诚意十足。

    “好。”夏清和红唇一勾,答应了。

    祁云则也不拖沓,当即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夏清和,这是一万中品灵石,请姑娘收下。

    夏清和玉手轻抬刚要收下,一旁的大掌却此她还快,从祁云则手中抽走了储物袋,夏清和一愣,“他这是何意?”

    “抵押。”顾君华淡淡的语气响起,虽只有两个字,夏清和竟奇异的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这一袋灵石算作刚刚灵植的抵押费?”

    看了眼顾君华一本正经的脸,夏清和噎了噎,心下确定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阴晴不定心思难测。

    夏清和内心千思百转,面上一如往常,不再理会顾君华,拿出一个白瓶,递给祁云则:“解药。”

    祁云则方才看着夏清和二人之间的互动,眸光微暗,这男人是夏姑娘的…?,顿了顿,不再想下去,一切未定,自己在这妄加猜测,也是徒惹烦恼。

    无人知道的是,那袋灵石刚进了顾君华的空间便化为了一堆齑粉,“笑话?这个男人明显看起来居心不良,他会让清儿收了这个男人的东西?”

    顾君华还是一如既往的腹黑,面上不动声色,却既没让夏清和收了祁云则的东西,还让祁云则多想,一举两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