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论如何不动声色的撩妻
    怀中人儿额间冷汗涔涔,没有半分回应,依旧紧咬手指,一会儿的时间,那根原本完好无损的手指,就已透出鲜血,原本有些泛白的红唇也染上了斑斑血迹。

    顾君华温柔地抱着怀中的人,眼含疼惜,也不看自己满是鲜血的手指,任由怀中人儿紧咬。

    顾君华生来便是君隠之子,尊贵霸气,一令可动洪荒号天下,如今却放下一身尊贵,对夏清和如此纵容宠溺,想来是情深入骨,甘之如饴。

    神识内,被烈火灼身的夏清和,瘫倒在地,手心紧握,心中一狠:“忍!忍过去,这丹鼎便是囊中之物!”

    灼灼烈火,燃烧不息,夏清和周身精神力运转,白色丝线绕着焰火,虽只有一丝一毫,却似潺潺细流,缓缓流动,生生不息。

    天色渐暗之际,那熊熊烈火突然一灭,极为乖顺的回到了夏清和的身体里,那白色丝线也是一断,消失于无形。

    夏清和早已痛晕过去,那钻进夏清和体内的烈火,安安静静的位于丹田处,不动分毫,显然是已被收服。昏迷中,隐隐传来一阵缥渺的声音····

    “日为阳,月为阴,日月阴阳,自有天灵,日月一天,是为曌灵。”

    缥渺的声音渐渐远去,夏清和紧蹙的眉眼舒展开来,紧盯着夏清和的顾君华,见此星眸微亮,薄唇一勾,露出一抹笑意,一颗提着的心总算落回原地。

    月落日初升。

    山中清晨略带凉意,一夜未眠的顾君华,看着怀中人儿熟睡的容貌,大手轻抚,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宛若远山的黛眉。

    夏清和纤长卷翘的的睫毛轻颤,似要醒来,顾君华大掌一缩,抽走了盖在夏清和身上的玄色华袍,面上宠溺的神色一敛,又变回了那个身在云端尊贵冷肃的君隠之王。

    睁开双眼,感受到周围温热的气息,猛地起身,檀口轻启,有些惊讶:“我为何会在你怀里?”顾君华冷凝着一张脸,垂下的星眸懒懒抬起,语气随意略带不屑:“昨夜是你喊着痛,非要到我的怀里的。”

    “啊?”夏清和一怔,昨夜她与烈火缠斗,痛极喊出声也是正常,至于跑到他怀里····,看了一眼顾君华冷凝无辜的脸,夏清和生平第一次对自己有了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痛极跑到他怀中去的?”

    不对,夏清和突然问道:“你为何突然出现在此地?”

    “三日已过,寻你下山为我指路。”依旧是冷冷的语调,带着理所应当的霸气,看不出丝毫刻意。

    “那洞口前的屏障·····?”夏清和依旧有些怀疑。

    “那小小的屏障,拦得住我?”语气不屑带着一丝与生俱来的霸气,却不会让人觉得他目中无人,只是让人觉得他这样的人本就应该如此。

    顾君华顿了顿,看了眼夏清和仍有疑惑的小脸,向夏清和身边靠近了一分,嘴角轻勾,星眸里带着邪魅惑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缓缓响起,撩人心弦:“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对你那小身板有什么非分之想?”

    夏清和如今只是二七芳龄,花容清丽,天姿绝色,但依旧眉眼依旧带了几分少女的稚嫩之色,如同未完全舒展开的花,多了清丽动人,少了几分妖娆丰韵。

    夏清和一噎,彻底打消了心中的怀疑,不也在意刚刚的尴尬,对着顾君华神色自若:“走吧。”

    顾君华收起了刚刚戏笑的表情,神色自若,仿佛刚刚调笑的人不是他一样,随意自然地率先走了出去。

    夏清和跟在身后,忽的,似想起的什么一般,摸了摸红唇,发现完好无损没有一丝血迹后,微微一愣,又不自觉地看向前方顾君华的手指,发现十指完好没有任何咬痕后,心中疑惑“难道自己感受错了?”

    随即轻轻摇头,面上竟也有了一丝戏笑“他这样冰冷无情的人,又怎会做那样的事,定是自己多想了。”

    脚步一抬跟了上去。

    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顾君华迈出的步伐不经意地缩小,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夏清和由原本的落后几步,变成了与顾君华并肩而行。

    无人看到的是,二人并肩而行时,顾君华眉梢一带而过的笑意。

    灵雾山间郁郁葱葱,偶尔有高阶灵兽经过,看到二人身上的气势,匆匆拔腿就跑,不见半分踪影。

    夏清和见此眉头轻挑,有些灵兽她都要忌惮三分,今日跟着顾君华,一路倒是极为平顺,不过,难得有如此好事,不拿走什么东西,岂不白白浪费了这个好机会?

    夏清和眉眼轻眯,微光闪烁,清冷语气中带着丝丝狡黠:“不如走的慢一些,你也好看看这云荒灵雾山的景色如何?”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这般模样,心中了然,她恐怕是又惦记上了一些东西,眸子深处划过一丝宠溺之色,面上依旧冷肃,轻吐薄唇:“好。”

    于是,在这外人谈之变色的灵雾山内,出现了这样一幕:一玄衣男子现在白衣女子身后,面色冷凝,看上去不近人情,实则宠溺地看着前方白衣女子四处“搜刮”的举动。

    “玉皇芝,离心草,极品血玉参……”夏清和仗着身后实力高绝的男人,狐假虎威,可谓是“搜刮”了一路。

    灵雾山平日极难见到天材地宝可谓是寻到了不少,看着空间内那堆成小丘似的灵宝,夏清和微微一笑,心满意足。

    忽的,想到身后“赏风景赏了一路”的顾君华,夏清和原本轻扬的眉头一顿,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有些讪讪,自己借着他搜刮了一路的天材地宝,如今这些地宝都到了她的空间里……

    想到这,夏清和看着顾君华,万年无良的心中萌发了一丝丝的歉意:“要不,分你一……”半,话还未说完,顾君华便冷冷开口:“不必。”

    夏清和一弯眼,他这种人看不上这些东西也是正常,那她就不用客气了,当即心安理得地收下了所有的灵植。

    青葱翠绿的山间,夏清和看向顾君华,面露笑意,正午耀眼的阳光,洒在顾君华挺直的身上,为那身玄色衣袍镀上了金色的光晕,散去了几分冰冷寒意,面上多了几分温暖。

    二人相视,一副极为美好的画面。

    可惜,总是会有煞风景的人。

    “呵,我就说还说不定是谁勾引谁呢?”一旁山间小道处,一个刻薄的声音传来,语气嘲讽,令人厌恶。

    抬头望去,赫然是三皇子祁云则一行人,而那声刻薄的话语也自然是出自沈雨绯之口。

    ------题外话------

    恩···,现在媳妇儿还不是自己的,要撩的隐晦,等到手了再明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