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前世(结局上)
    似是受了蛊惑般,夏清和轻轻抬手,指尖伸到那团白色的光晕处,神色怔怔,下一秒眼看就要触碰到两仪镯时,两仪镯那点微弱的星光突然一闪,湮灭在黑暗中。

    唰——,原本凝固的空气里传来一点微弱的气息波动,刚刚神色怔怔的夏清和顿时清醒,随即灵力微动,身形一跃,白色的衣裙在空中翻出一朵朵凌厉的花,躲过了暗处的灵力袭击。

    接着,夏清和在空中的身形尚未落地,四周又射来点点暗芒,密密麻麻,在漆黑的一片的空间里显得诡异可怖,夏清和感受到四周如携万钧之势的暗芒,面色一肃,微白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惧意,有的只是不屈一切的傲然战意。

    火光电闪之间,夏清和收了手中长剑,也不看面前四周袭来的暗芒,双手合印,一头墨发无风自动,急速运转体内已经消耗大半的灵力,周身气息翻涌。

    下一刻,随着一声高喝:“灵破九天!”,一阵磅礴的白色灵气迸发而出,向袭来的暗芒撞去。

    唰——,原本势如千钧的暗芒被那道磅礴的灵力一撞,闪过点点细碎的幽蓝光芒,又瞬间被那团白色灵力湮灭,消散于无形。

    风平,这方天地重归平静。

    夏清和茕茕而立,面上一片惨白,体内灵力被消耗一空,白裙微染纤尘。“嗯——”夏清和捂着心口发出一道几不可闻的闷哼。

    她与半玥界等人激战许久,灵力本就所剩无几,又强行使用灵破九天这一极耗灵力的印法,伤及经脉,如今再找不出阵眼,恐怕就要殒命于此了。

    直起身子,夏清和看向四周,内心警惕不减。

    吼——,一道道吼声突然而来,掀起阵阵气流,夏清和身子一歪,噗——,一口心头血从口中喷出,夏清和面上惨白一片,嘴角殷红的鲜血触目惊心。

    夏清和抽出软剑以剑刺地,稳住身子,气息奄奄。

    无人见到的是,心头血喷出的地方,两仪镯发出一道微弱的星光,转瞬即逝。

    阵法外,顾君华原本就慌乱的一颗心突然停跳了一瞬,接着铺天盖地的心悸袭卷而来,顾君华骨节分明的大掌倏地攥紧,微微泛白。

    “清儿,等我!”顾君华看着面前无故阻挡他的阵法,眼中一道狠意闪过,周身气息凌然,仿佛要摧毁一切。

    这失却之阵每日会有三个时辰的灵力薄膜相护,外人难进,这三个时辰本是那位大能体悯世人,防止让世人无故进入,以免无端遭祸,但没想到今日反倒成了顾君华的阻碍。

    顾君华心中冷硬,即使三个时辰后,灵力薄膜便会消失,他可直驱而入不会受到丝毫阻拦,。但三个时辰他如何能等得起?

    伸出大掌,一股黑色翻涌的灵气握于掌心,接着缓慢地将掌中仿佛带着寂灭的山河的灵力置于阵法那道无形的灵力薄膜上。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过,原本坚韧无比的灵力薄膜应声而碎,无人看到的是,在黑色灵力脱手而出的那一刻,手掌轻颤,周身气息一弱,面色也悄然间白了不少——伤势显然加重了不少。

    顾君华却没有在意自己体内加重的伤势,看着破碎的薄膜,身形一动踏入了阵法内。

    那方

    夏清和气息微喘,周身大量灵石粉末散落一地,感受到体内丝丝的微弱灵力,夏清和内心稍定。

    刚刚拿到疑似兽吼的叫声弄得她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衰落,本以为这兽吼还要持续几次,没想到却突然中止,让她疑惑的同时又是万分警惕。

    “呵——”,一道微冷略带新奇嘲讽的声音响起。“谁?”夏清和握着长剑的手陡然一紧,

    冷声问到。

    “呵,我是谁?就凭你这小丫头还没资格知道”。暗处那人的声音沙哑不堪,却又带着十足十的不屑。

    夏清和浑身一紧,暗处那人最后的话声只不过是略带威压,竟将她气息一滞,夏清和眉心紧蹙,暗道不好,这个人定然是在云荒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

    “你想干什么?”夏清和心中慌乱,面上却不动分毫,沉声问道。

    “当然是要你的命啊。”暗处头发脏乱的的老者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嗜血杀意,他在此处封印了不知多少岁月,早就没有感受到人血的温热了,如今竟有个女娃子送上门来,自然是要凌虐至死,解一解无人能杀的寂寞。

    若是顾君华再次定然会认出,这是开天辟地后那位大能的坐骑——玄灵黑麒麟。玄灵黑麒麟嗜血而生,被那位大能收服后,本性不改,以杀人为乐,凌虐四方。

    大能察觉后大怒,本想将其戮杀,但念其主仆情分,只是将其封印,从此难见世人。没想到,亿万年过去了,大能已逝,这玄灵黑麒麟竟然还尚在人间!

    虽然这阵内灵气稀少,玄灵黑麒麟的一身修为也所剩无几,但要杀了现在的气息奄奄的夏清和却还是易如反掌!

    此时夏清和虽不知道这些,但却敏锐的感受到了一丝杀意,浑身紧绷,虽然此刻虚弱无比但要眸间的凌然杀意却是让人心寒。

    这边顾君华已是走过原本夏清和经过的宫廷,看着尘土厚厚的地面上白裙微微带出的灰色痕迹,顾君华心中不见半分喜意,快速走过长廊,来到宫殿处。

    与夏清和不同的事,顾君华没有感受的丝丝诡异,这破败的宫殿内有的只是无声无息隔绝万物的宁静。

    顾君华心中愈发慌乱,庞大的神识扫过宫殿的每一处,不放过一丝一毫。

    那边,玄灵黑麒麟看着远处手执长剑的白衣少女,心中嗜血的杀意越发明显,自从那个人将他封印再此后,他可是上万年都没有见过血了呢。

    玄灵黑麒麟眼中闪过一道嗜血妖光,苍老干枯的手伸出亮出黑色坚硬的乌黑指甲,一道凌冽带着杀意的红色光芒直刺夏清和。

    夏清和拔出长剑,拼着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微微一侧身子,险陷避了过去。

    “咦——?”玄灵黑麒麟干哑的声音发出一道略带惊讶的声音,没想到虚弱至此的小姑娘竟然还能避过他的杀招,他的虽修为倒退,可杀了一个修为低微的小姑娘还是易如反掌的,没想到竟然失手了。

    夏清和站在远处,她已无余力,此时能还能站在这全是凭着一股不屈傲意在死死撑着,感受到前方暗处的隐隐传来的威压,夏清和眸中一片平静,手中紧握软剑,依旧是毫不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