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追妻要慢慢来
    顾君华又道:“此鼎名曰曌灵至尊鼎,等你契约了这丹鼎自然会明白用途,不过,这丹鼎有灵,契约收服起来倒似有些麻烦。”

    顾君华神色依旧有些漫不经心,这关怀的话语也是语气淡淡,好似只是随意提起一般,看不出丝毫

    这边,夏清和收了丹鼎,听到此话略一点头,对顾君华的事也有了几分上心,问道:“你要搜寻何种草药?”

    顾君华听见此话深邃幽深的眼眸深处荡起层层涟漪,幽幽道:“圣清灵幽草、天琼芝,血色无心根、”接着顾君华顿了顿,眼中波澜荡荡缓缓道:“菩提神果、阴阳两生花”。

    墨北神色木木,不想再细究自家主子的话,虽然他不通药理,但他也知道主子报的前三种药材在那方世界都是极其稀有之物,至于最后两种药材也只有那方世界的顶级势力才会有,在云荒根本不会寻到这两昧药。

    如今主子将这些药材报给夏姑娘,明显是不想让夏姑娘找到这些药材,主子的用意真是越来越难以揣摩了。

    夏清和听到顾君华报出的药材名,眸间闪过一丝异色,这些药材她倒是在师父的药材典籍中见到过,个个皆是疗伤圣品。

    圣清灵幽草、天琼芝、血色无心根也曾在云荒大陆中出现过,不过,菩提神果、阴阳两生花在云荒倒是从未有过消息,要寻起来倒是有些麻烦。

    不过既然收了曌灵至尊鼎自然是要为人家办事,所以虽是有些棘手,夏清和依旧说道:“我尽量寻来这些药材。”

    “此次来云荒我还有要事,先同你一起下山吧。”顾君华长身玉立,语气清淡,看上去别无他意。

    “主子——”墨北一惊,主子此来云荒本就是意外,如今体内隐疾又有复发之势,应该尽早回去,不宜在云荒多待。

    夏清和看了墨北,不知他为何作此反应。

    顾君华则是凉凉的看了墨北一眼,对着夏清和说道:“无事”。

    夏清和眸光淡淡地扫了一眼顾君华二人,又看了眼远处的浸满药材的腾腾冒着热气地温泉,说道:“你这是在疗伤?”。

    顾君华依旧是那般长身玉立的样子,面上神色也是有些冷峻,不过在夏清和看不到的地方,那双幽深的眸子却是荡起一丝欣喜,如同雨落静湖荡起丝丝涟漪,“清儿这是在关心他?”

    “恩”。不过,心中虽然欢喜,声音却依旧凌凌冰寒。

    夏清和了然,想到曌灵至尊鼎还未契约,沉吟道:“不如你在此疗伤后在下山?”

    顾君华听到此话同样是想到了曌灵至尊鼎,想来清儿是想借此时间来契约丹鼎,而他自然不会逆着清儿的意,略一点头,应下了。

    而墨北看到夏姑娘只是提了一句,主子便答应留下疗伤,欣喜的同时又十分震惊,没想到夏姑娘对主子这么重要。

    忽的,墨北想到了十四年前,那时主子在闭关修炼,出来后便修为大增,提高了好几个品阶,甚至达到了能掌握时空法则的地步,不过主子却也受了极重的伤,后来更是因为常年未治成了隐疾。

    出关后,一身气息也是大变,有一段时间更是状似癫狂。

    以前的主子虽然也是冰冷,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却会偶尔泄露一丝情绪,尚有人情,而现在的主子则是冰冷至极,如同亿年不化的寒潭玄冰,冷到了骨子里,手段更是阴狠残忍,如同暗夜的诡谲的王者,让各方势力忌惮无比。

    而自从主子出关后的十四年里,主子更是有些神秘,不仅让人四处秘密寻找一个眉间有朱砂痣的女婴,更是大肆扩张势力。

    有时对一些天材地宝的出现更是了如指掌,就像曌灵至尊鼎,明明之前毫无风声,主子却在曌灵至尊鼎出世的那一天带领众人强势夺了丹鼎。

    而十四年来,主子自从出关受伤后就一直未曾好好养伤,做得最多的就是寻人。

    可惜,十四年已过,他们到也找了不少眉间有朱砂痣的女子,只可惜主子只是看过一眼后,就直言不是,继续派他们四处寻找。

    如今偶然来到云荒,主子竟对一个小姑娘百般忍耐,虽面上隐藏的好,但他常年跟在主子身边,知道主子对女子向是厌恶至极,更不会同现在这般和夏姑娘一起如此平静的谈话了。

    主子今日实在有太多不寻常的地方了,想到这,墨北眼神眯了眯,看了眼夏清和的眉间,那里虽是一片光洁白皙,但墨北内心确是有个大胆的想法:这位夏姑娘便是主子十四年来心心念念不顾身体隐疾要寻找的人。

    墨北心中一震,看向夏清和的眼神也隐隐尊重,这些年来他们可是知道主子对那名女子的执念的。

    就在墨北深思之时,顾君华道:“退下吧。”墨北双手抱剑说道:“是。”

    顾君华看了夏清和一眼,那一眼极为平常,可有仿佛蕴含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接着顾君华转身向药泉走去,一步一步,不似来时的缓慢,步伐快了不少。

    几步后,顾君华已行至药泉旁,接着袅袅的水雾,缓缓褪去自己的黑色金丝锦袍。

    而夏清和此时正低头体会顾君华离开时的眼中的意味,有些不解,她敢肯定最后一个眼神定然是有意味,但顾君华究竟要表达何意她但是不太清楚。

    夏清和皱了皱眉,抬头看向顾君华,想询问一番,谁知刚抬头便看见美男入浴的一幕,夏清和一愣,顿时明白刚刚那一眼的意味:墨北已走,你为何还要留在这?难不成是想要……

    夏清和明白了那个眼神的意味,又看着面前在袅袅热气中隐隐透着紧致细腻却又蕴含强大力量的肌肉,脸色有些微红,接着转身迅速离开了此地。

    而顾君华感受到夏清和离开后,则是低笑出声,笑声低沉悦耳,回荡在这方小小的天地,显得温暖而真实,面上也无冰冷神色而是漾一股暖意,心念道:他的清儿方才是害羞了。

    接着,顾君华靠在泉内的玉石边上,唇角噙着一丝笑意,渐渐放松了紧绷十四年的心。

    时光缓缓流淌,十四年未曾睡过好觉的顾君华,渐渐有些睡意,氲着袅袅的水雾,那俊美绝伦的脸渐渐柔和,静静的睡着了。

    ------题外话------

    顾君华一本正经:“药材要是都能找到我还怎么趁机追媳妇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