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论如何隐晦地追媳妇
    夏清和拿过瓷瓶,却并未立即涂抹,指尖一动,收到了空间内。

    顾君华眉心几不可见的一蹙,却并未说什么,他了解她的性子,况且他现在于她而言,只是陌生人,多说无用。

    只是开口道:“我名顾君华。”

    顾君华上前走了一步,一双眼紧盯着夏清和,面色冷峻,眸中幽幽看不清神色,语气也是淡淡,仿佛只是告知夏清和自己的名字而已。

    可夏清和却无端觉得有一丝怪异,明明是极为寻常的话语,她却听出了一丝郑重,就好像他不只是在告知名字,而是在宣告,宣告自己的存在。

    顾君华看到夏清和微微怪异的脸庞,他太了解她,仅一个神情他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刚刚的语气是泄露了几分不同,因为他要让夏清和知道,以前他缺席的十四年的过往种种,无论她经历了什么,无论她有没有喜欢的人,从今以后,皆是云烟。

    顾君华这个名字将会融她骨血,伴她余生。

    成为她一生中最割不掉,舍不得的东西。

    看了眼夏清和面上略有疑惑的神情,顾君华面上神色一改,多了几分漫不经心,仿佛刚刚语气略有郑重的人不是他。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告诉清儿不急,毕竟未来他会用时间来证明。

    不过,现在若是做的太过,引起清儿怀疑警惕,可就得不偿失了。

    果然,夏清和看着漫不经心的顾君华,心中怪异虽在,但那份警惕倒是减去了不少。

    无人言语,周围又是一片静默。

    顾君华也不在意,开口道:“药草和扩张势力的事,你全权负责,隔段时间我会过来看。”

    “你亲自过来?”夏清和问到,似有惊讶。“不错,云荒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会亲自来。”顾君华语气平平,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违心和异想。

    而夏清和却是听出了一丝不对,她本就在想这二人究竟来自何处?方才听见顾君华如此回答,更是有些怀疑,就好像…好像他们不是云荒之人?

    夏清和微微一顿,道:“你不是云荒之人?”

    顾君华依旧是那般冷峻的神情,不过那冷峭的眉梢却是泄露了几丝笑意,清儿向来都是如此聪慧,他只不过微微泄露一丝便能抓住关键。

    “不错,我的确却不是来自云荒,而是自云荒之外的另一界面。”顾君华直言,清儿迟早是要来那方世界的的,现在早告诉她也无甚大碍。

    “云荒之外?”夏清和心中一动,却没再多问。看着这二人的实力,她也能猜出一二,定然是较之云荒实力更为强大的大陆。

    而如今她实力不够,多问无益,不过,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光芒,云荒之外?她迟早是要去见见的。

    顾君华心中又是一笑,若是常人知道此等不同寻常的事定要好好询问一番,可清儿不同,她看似清冷淡然万事皆不在意,实则比任何人都要通透明彻。

    她知道自身实力所限,与其多问不如好好提升实力,也不会因这些外物轻易动摇,内心坚定。

    “不过你为我办事,我也不会苛待自己的人,日后,修炼资源定是不会少的。”顾君华看着夏清和,语气依旧冷冷。

    “好,不过,空口无凭,不如现在先兑现一下,也让我提前知道您的财力如何?”夏清和语气略带狡黠,有好处自然是不占白不占,何况他这样人物能拿出手的自然是不凡。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略有狡黠的样子微微一怔,他找了她十四年,十四年来,她的音容笑颜只会出现在梦里和回忆中。

    如今乍然见到,无疑是极大的诱惑,天知道他多想要拥她入怀,可是现在不能,这样只会让她防备退缩,想到这,顾君华按耐住骨子里的冲动,克制道:“好。”

    说着,顾君华大手一张,出现一个漆黑的三足小鼎。接着,大手轻移,并未隔空递给夏清和,而是伸出大掌,移到了夏清和面前。

    此时,夏清和却并未在意这些细节,而是伸出手,从顾君华手中拿过面前的这方小鼎。

    神色略有迷惑,这小鼎好熟悉,刚一取出就有一股熟悉之感,仿佛,本就是属于自己,是自己之物。

    而顾君华感受看那冰凉的小手,轻轻划过自己的掌心,心中微微一悸,面上神色却是不动分毫。

    接着又看到清儿盯着那方鼎,神色微怔,眸间一闪,微微了然,这曌灵至尊鼎本就是她之物,曾与她神识相连,如今再见虽没了记忆,但也会有所熟悉。

    夏清和看着这鼎,三足双耳,通体乌黑,鼎身深厚,鼎腹宽阔似能吞炼万千事物,鼎身铭刻繁复的纹路,似兽纹又似百草,一眼望去便觉气势磅礴隐隐有洪荒之气。

    夏清和眼中一亮,她虽不识这是什么丹鼎,但定是一件稀世珍宝无疑。“当真要送我这宝鼎?。”夏清和抬头看向顾君华道。

    “自然。”顾君华语气平平。说完此话,顾君华看了夏清和一眼,又道:“我手下之人,炼丹之术皆是不精,这曌灵至尊鼎留着也是无用,今日送你,日后也好为我办事。”

    夏清和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过这样她也放心,至少知道顾君华想要什么,不用猜他心思,特意防备。

    而一旁的墨北唇角有些微抽,默默想到主子十年前强势夺取曌灵至尊鼎,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手下那群炼丹大师更是一把年纪了还在觊觎主子手中的鼎,隔一段时日便要缠着墨四追问一番,要不是碍于主子威名早就要没脸没皮的来恳求主子赠鼎了。

    现在主子如此随意的说出那群人炼丹不精,更是直接的拿出曌灵至尊鼎送人。要是被那群久负盛名的炼丹师知道,估计会吹胡子瞪眼,气晕过去。

    ------题外话------

    墨北一脸难过:“主子你什么时候体贴过我?”

    顾君华面无表情:“你又不是我媳妇儿”

    墨北一脸郁闷:“主子那鼎……。”

    顾君华面无表情:“我抢来的东西自然要给我媳妇儿。”

    墨北一脸吐槽:“主子您追媳妇的方法未免也太闷骚了。”

    顾君华面无表情:“你还没有媳妇儿”

    墨北,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