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我喜欢你但我不告诉你
    突然,一道人影闪现,夏清和起身望去,微微一愣:“是他?”

    此时那位男子看到主子已从潭内起身,眉心一蹙,没想到让那女子钻了空子,打扰了主子养伤。

    墨北立即上前拱手跪道:“墨北守护不利,甘愿领罚。”顾君华看了墨北一眼,刚刚他就察觉到清儿血气翻涌体内有伤,现在看来是墨北阻拦所至,眼神淡淡却有了几分残酷怒意。

    墨北心中一凉,主子方才看他的眼神虽说与平日并无差别,但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要大祸临头。

    而夏清和也是有些明了,她原本还在为之前遇到的那群兽潮和灵雾山巅没有一个活物困惑不解,现在看来,全是拜这二人所赐。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能解了眼前的困境?夏清和看着面前的男子,墨发随意披散在身后,一张脸俊美无俦,周身霸气凌然,如此站着负手而立便是尊贵天成,让人心生敬畏。

    而此时夏清和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看向顾君华的一瞬间,顾君华身子顿时一僵,一双眼看似直视前方,眼角余光却是在隐晦地看着夏清和。

    “阁下想做什么?”夏清和语气平淡,面对如此强大的男人却没有一丝惧意。顾君华面上神色不变,心里却微微感叹:“这便是他的清儿,即便前尘尽忘时光斗转,即便实力低微,那身如竹一般清绝傲然的风姿也是不会变的。”

    想到这,在夏清和看不见的地方,顾君华那双凌冽的眸子荡出了丝丝笑意,如同幽暗深远的黑夜里缓缓亮起几颗微弱的星,幽蓝纯粹,不粲然不夺目,却是划破了黑夜无边的沉重寂寥,带来了丝丝暖意。

    不过,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冷:“你在云荒为我寻找灵草炼丹,为我拓展势力便可,不必要问那么多。”。

    此时一旁的墨北低垂下的眼眸中却是有些疑惑,且不说主子看不上云荒大陆,便是主子想要取云荒大陆,那也只是片刻之间,何需要借他人之手?

    再说,什么天材地宝是…那方世界没有的?又何需在云荒寻找?不过,他自小便跟在顾君华身边,即使心中疑惑也会听命行事不会多问。

    夏清和看着顾君华听着顾君华理所当然的话,不怒反笑道:“我为何要为你做这些”?顾君华侧过身子,弯下腰缓缓靠近夏清和。

    夏清和看着面前缓缓靠近的脸,身形不动分毫,渐渐地,那张脸越移越近,就在顾君华的脸快触碰到夏清和时,夏清和手中微动,刚想一掌打过去。

    顾君华看了看那微动的手,顿时停住,随即声音冰寒带着丝丝残佞狠绝一字一句地对着夏清和说道:“不答应便是死。”

    夏清和沉默,即使她没有在顾君华身上感到一丝杀意,但她肯定,以他的实力只要他想,定能在片刻之间就取了自己的性命。

    顾君华看着面前静思的人儿,看上去残忍无情的眸子深处却隐藏着极深的温柔爱意,看着夏清和脖间青紫的手印,顾君华心中一痛,闪过一丝心疼与自责。

    若是可以,他又如何不想拥她入怀?与她并肩昭告世人,她夏清和已有所属,是他顾君华的妻?

    只是,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方才疗伤被惊醒,本想直接取了来者的性命,却不曾想,找了十四年的人竟会出现在这,以这种方式与他相见。而他一时不察,更是险些取了她性命。

    以她如今冷清的性子,突然示好定会令她更加防备,怀疑他别有目的。所以,与其示好不如现在顺水推舟,用看似无情残冷的威胁来打消她的防备之心,以后,再徐徐图之,谋求她的一颗真心。

    此时夏清和抬头:“好。”她虽有一颗不惧之心,但她可不会做无谓的反抗,明知是死还偏要正面对上。

    反正日后她也会扩张势力,到时能不能从她手上夺过来,可就各凭本事了。此时夏清和不知道的是,几年之后,当她与顾君华并肩而立,再看云荒时,自己会戏笑当年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因为啊,那个把她放在心尖上的男子早已掏心掏肺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她。云荒?只不过是他费劲心思谋求此生最珍贵的东西的一个幌子罢了。

    顾君华听到这意料之中的答案,直起身说道:“日后,墨北便跟着你,听你派遣。”夏清和看向一旁静无声息的墨北,心下了然,名为帮助,实为监视而已。

    夏清和也不反驳,说道:“好。”

    而一旁被提及的墨北一愣心下虽有不解但还是依言服从道:“是主子。”

    说完此话墨北便转身向夏清和一拱手说道“墨北日后愿听您派遣。”墨北的话听上去无一丝毛病,但细听之下却会发现,较之之前,他的话中少了一份恭敬。

    不过,顾君华和夏清和都不是一般人,自然听出了墨北话中的差距,顾君华虽有不喜却并未直言,他相信清儿会让墨北心服口服甘愿听她派遣的。

    而夏清和也不在意,墨北修为如此高现在不服气她也是正常,何况他真正的主子是顾君华。

    顾君华,此刻看向夏清和脖间的印痕,语气淡淡似有不屑道:“你如今也算我的人了,将体内的伤养好,免得出去丢人现眼。”说完抛出一个白玉瓷瓶,扔向夏清和。

    夏清和看了顾君华一眼心中有些无语:“她这一身伤不都是拜他主仆二人所赐?如今却要来嫌弃她?真是有些无耻。”

    而此时墨北却是有些呆滞,主子何时会如此体贴下属?主子身边这么多人,哪一个没被主子罚到炼狱去过?

    如今主子却要送药?若不是知道,主子如此风华世人难及,他都要怀疑主子被掉包了。

    ------题外话------

    哈哈哈,君华可是为了跟清和搭上关系费尽心思啊。现在面上不显,内心却在暗暗的想着怎么才能更近一步。

    不过杳杳现在有些忧桑,杳杳的高冷霸气男主一遇到媳妇儿就不正常了要怎么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