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山巅遇险
    此时夏清和却是有些不好,她经脉带伤,刚刚又强行与缠心练妖藤缠斗,本就虚弱为了速战速决又使出青锋剑法—:一剑星移,损耗不少灵气,是以急需养伤。

    不过,饶是若此。夏清和却并未立即离开,而是面带警惕地看着缠心练妖藤全身断裂浑身是血的模样。

    这缠心练妖藤是七品灵植,略有心智,不能不防。下一刻,夏清和撑着身子缓缓靠近断裂在地的缠心练妖藤,手中紧握青锋剑。

    倏地,原本躺着地上的一截不起眼的缠心练妖藤霎时而起,夏清和面色微白,出手却狠辣迅速,运起灵力,拿起青锋剑向剩余的一截缠心练妖藤刺去。青锋剑闪过幽幽的青色锋芒,剑身荡起血腥戾气,直向缠心练妖藤而去。

    缠心练妖藤在空中挣扎一番,终是不敌青锋剑锋芒,藤身破裂,化为片片绿色叶块,飘落在地。夏清和看了一眼缠心练妖藤,道了一句:“心智虽开,奈何本性如此,不死不休。”

    不错,缠心练妖藤最后明知极有可能落败,但本性不死不休,依旧想取夏清和心腑,最后落得藤短叶散的下场。

    夏清和斩杀缠心练妖藤后未曾再管缠心练妖藤的尸体,缠心练妖藤虽是七品灵植,但却是食人心腑为生,除了一身较为坚韧的藤皮,毫无其他价值。

    夏清和看来眼周围,确定没人之后闪身进了空间,刚入空间,空间内的混沌之气便翻涌着向夏清和袭来,夏清和立即打坐,一连喂了好几颗丹药,开始修复体内的伤势。

    日渐西移,空间内却并无任何异常,依旧是一片灰蒙混沌。良久,夏清和脸色逐渐变得红润,气息平稳,显然是好了不少。

    呼——夏清和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眼,此番来灵雾山连续经历两番苦斗,她如今伤势已好,体内灵气有些不稳隠有突破之势,但她突破灵宗的时日尚浅,此刻进阶难免有些根基不稳,是以她强行压制,并未直接进阶。

    夏清和用神识向外看了眼,蹙了蹙眉,天色已晚,两色寒灵花通常在夜晚开放,如今若是连夜赶路的话,或许能在天亮之前赶到山顶,若山顶有两色寒灵花的话,倒是可以立即取下。

    如此一想,夏清和便出了空间,运起身姿向山顶赶去。山间夜色冰凉,又靠近山顶,一阵寒风吹来,夏清和脸色渐凉,运起灵力抵挡了一番。

    ……

    灵雾山之巅,此刻山顶雾气浓郁到几乎可以凝成实质,雾茫茫的映着山顶的皑皑白雪,冰冷中带着说不出的壮丽震撼。

    夏清和踏入灵雾山山巅之时眼中却并未闪过惊艳,而是有了几分警惕之色,无他,灵雾山山巅实在是太安静了,就算山巅奇冷灵兽难存,也不该如同现在这般,毫无生命气息,拿出青锋剑,夏清和仔细观察四周。

    灵雾山山巅实在是处处透着诡异,以她的直觉总感觉此番凶险无比,现在还未发现什么就已感受到有些心惊,夏清和放慢了呼吸,敛着自身的气息,一边注意着周围,一边寻找两色寒灵花,眼神极快的扫过四周。

    忽的,夏清和眼神一凝,看向远处晶莹冰雪的里掩一朵摇曳的冰蓝花,花瓣颤颤明明是晶莹剔透的模样,在这冰天雪地中却显得有丝丝妖冶。

    夏清和眼神微动,上前几步却并未靠近,等到看清花中一抹艳红之后,心下确定这便是两色寒灵花了。夏清和依旧未靠近,指尖轻动,向两色寒灵花旁弹过一丝灵力,一旁的冰雪微裂,花枝轻颤,四周依旧是静寂无声。

    夏清和面上神色淡淡,心中却是警惕非常,又站立了一会,夏清和抬步缓慢走上前去。

    一步、寂静无声

    两步、寂静无声

    三步、寂静无声,冰凉的山巅,毫无声息,一片死寂。

    夏清和脚步越来越慢。嘶——,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夏清和微微弯腰,俯身取摘两色寒灵花……。,手指越来越近,周围依旧是寂静一片。

    夏清和指腹一凉,已经碰到了两色寒灵花,接着夏清和立该刚刚缓慢的速度,手中一动,迅速摘下两色寒灵花,刚要转身离去,就听到背后传来一身喝声:什么人?

    嗯—,夏清和口中传出一声闷哼,身形一滞,心中略惊,云荒大陆上能一道声音就能让她感受到压力的可就只有一些避世不出的老怪物,今天是让她碰上了?

    想到这,夏清和眉间紧锁,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身后的男子见此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抬步上前,仅是一息之间就来到了夏清和身前。

    夏清和脚步顿停,看向面前的男子,年纪约是二十多岁,一身黑衣,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装饰,面色冰冷不近人情,一身气息深厚。

    夏清和心中一紧,来不及思考这男子竟然如此年轻,一眼判定这个男人她实力远在她之上。

    夏清和心中微冷,略一思索主动开口道:“无意冒犯,这就离开”。面前的男子冷冷看了夏清和一眼,一言不发,立即抬手向夏清和跃去。

    夏清和一惊,不正面迎上,想要避开,她脚下步伐加快,身形化为道道残影,黑衣男子眼神不变,手中成掌,直袭夏清和背后。噗——,夏清和,身形一滞,喷出一道鲜血,从空中跌落,单膝着地。

    夏清和此时像被碾过一般,若不是她自小便修炼混沌之气,此刻浑身经脉定会寸寸断裂!

    而此时黑衣男子却有一丝惊讶,竟能受了他一掌却没有立即气绝身亡,此人虽是女子倒是个好苗子,不过可惜了,男子眼中闪过一道惋惜,即使是个好苗子,出现在这里便只有死的份。

    男子抬手又是一运掌,夏清和看到这男子如此动作,起身按住心口,冷笑一声说道:今日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掌法厉害,还是我的印法逆天。

    说完,夏清和双手结印,一身墨发无风自动,口中喝到:“两仪诀,一印山河寂”。

    对面的男子微楞,有些惊讶于她的气势。

    如此孤身而立,明明弱小的如同蝼蚁,浑身气势却仿佛尽掌天下,尊贵天成。就仿佛……仿佛如同自家主子一般。

    男子一惊,自己怎会有如此荒唐的念头。

    下一刻,男子却是无暇细想,浑身气势一震,迎上那气如山河的一掌。

    ------题外话------

    啦啦啦啦,明天男主就要出场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