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千音笛
    事情一了,夏清和刚想抬步离去,忽的远处的一棵树微微动了动,夏清和眼神一凝,向来只有树枝动后树干才动,刚刚那那棵树却是树干动过之后树枝才动,显然是背后藏着什么,这虽是灵雾山外围,可难保有什么东西出现。

    想到这,夏清和轻喝道:“谁?”,说着就要朝着树的方向走去。“别,别杀我,我只是路过路过。”不等夏清和靠近,四个黑衣人便仓皇从树后跑出,神色惊恐显然是被刚刚夏清和的凶狠惊吓到了。

    夏清和看着四个男人的黑衣,说道:“谁派你们来的?来此为何。”四个男的腿一软险些瘫倒在地,其中为首的领头人颤颤巍巍道:“没…,没人派我们……我们就是来灵雾山赏……些风景。”

    身后,除了呆立在一旁的赵家二人和两个瘫倒在地不知死活的沈雨绯,李乾二人,众人皆是抬步上前,此时一干人都在盯着那四个黑衣人,心中略有疑惑。

    而吴老却是看向夏清和:“姑娘好敏锐的洞察力。”吴老语气平平像是夸赞又似试探。

    “过奖”夏清和亦是语气平平的回了句,吴老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这姑娘说着谦虚的话,面上却是淡淡,看不出一丝谦虚,语气虽是平平,但在他听来好像似完全认同,好像本就是如此,如此一来倒仿佛是他见识太短。

    不过,夏清和却是真没有任何其他意思,她只是出于教养的回了一句,但她性子清冷语气自然也就有些平淡。

    而一旁的未发一言的祁云欢却向夏清和投去了略带崇拜的目光,这位姐姐不仅实力高性子也沉静果断,而且一句就能让吴老哑口,真是厉害呢。

    夏清和却是没有注意到吴老和祁云欢的心里活动,而是看着面前的四个黑衣人,语气冷然:“不说便死。”四个黑衣人相互对望,其中有一人闭眼狠心道:“我们是王家派来的,来拿回丹药。”

    夏清和目光轻扫了三皇子一眼,说道:“此事与我无关。”说完,转身就走,不曾有一丝停留。三皇子看着转身离去的夏清和,张了张嘴,想到方才的事,还是没说什么。

    这边,夏清和离开三皇子一行人,继续独自向着山山赶去。

    日薄西山,临近傍晚的灵雾山有些丝丝凉意,已是灵雾山中心地带,人迹稀少,一片寂静,除了偶尔穿来的灵兽叫声,便再无其他声响。

    夏清和看了眼天色,停下脚步,已是夜晚又是灵雾山中心地带,实在不宜继续前进。想着,夏清和停下脚步,点了一堆篝火,又在附近洒了些虫兽勿近的药粉,背倚大树打算休息一晚,明日再继续赶路。

    ……

    深夜,原本静寂的灵雾山,突然颤了颤,没错就是突然颤了颤。感受到远处传来的轰隆隆的震动,本就浅眠的夏清和突然睁眼,接着身形一跃而起,看向远方,感受到远方的震动夏清和蹙了蹙眉,这震动声实在是太熟悉了,这是——兽潮的声音!

    夏清和并未慌乱,也没有任何出逃的念头,她待在灵雾山七年,兽潮也遇见过两次,现在她虽算不上一个强者,却有一颗强者之心,自然不会遇到兽潮就轻易退缩。

    夏清和立即从空间重拿出一柄长剑,那长剑周身银白,带着缕缕的青色锋芒和浓重的血腥之气。这便是自修炼以来便陪着夏清和的武器——青锋剑。

    此剑由天倾老人为夏清和寻来,为六品,天生带煞,威力无穷。有“一剑出,万宗灭”之称,现如今这把剑经过七年来无数的灵兽人类鲜血的滋养,戾气更是浓厚,微微催动灵气便能伤人经脉。

    夏清和手握青锋剑,看着呼啸而来的灵兽,心头闪过一丝怪异,这些灵兽跑的如此迅速不像是正常的灵兽出行,反而有些像仓皇出逃?

    夏清和有些疑惑,不过却未曾细想,而是提剑向兽潮冲去,唰——,步伐奇快,身形奇快,出剑奇快!

    夏清和所到之处,剑锋所向,一切生灵尽毁,一道道鲜血溅出,一条条生命终结。

    万兽中,夏清和一身白衣身上早已是血迹斑斑,但那不停挥剑而出的身影却是令人惊艳,剑锋带出缕缕青光和一道道鲜血,在黑暗的夜中却是让人见之生畏,见之震撼,如同暗夜昙花,悄无声息却又夺人心魂。

    而周围的兽亦是有些疯狂,不停冲向夏清和,又是一番战斗。

    良久,夏清和以剑插地,气息微喘,身上也不自觉的多出了道道伤痕,流出一股股鲜血,混在身上,分不清是人血还是兽血。

    轻轻呼出一口气,夏清和看着周围蠢蠢欲动,身体紧绷,感叹道:“不愧是灵雾山中心地带的灵兽,品阶的确比外围高出不少。”

    话虽如此说,夏清和面上却无担心之色,拔出剑,四周的灵兽微微一动,颇为警惕,夏清和看了一眼他们,收了剑拿出一把笛子—千音笛。

    千音笛由青乾紫叶竹制成,具有迷惑人心的功效,近可杀人,退可御兽。不过,这还不是青乾紫叶竹的最神奇的效用,青乾紫叶竹的神奇的地方是——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